人民幣入籃 將給世界帶來好運(圖)
 
——專題︰中國正在頑強的和平崛起
 
2015年12月1日發表
 



人民幣入籃對中國和世界經濟很重要。

【人民報消息】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對中國的金融改革和人民幣匯率走勢產生重要影響。

什麼是SDR?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於1969年創造了SDR。

SDR(Special Drawing Right),即特別提款權,是IMF成員國對可自由使用貨幣配額的潛在債權。其實它是一種補充性的國際儲備資產,是IMF和其它一些國際組織的記帳單位,也稱爲「紙黃金」。

自SDR創立以來,IMF已對其成員國進行了4次SDR分配,累計創造了2,040億SDR,相當於2,815億美元。

二戰後,世界上的貨幣經由佈雷頓森林體系與美元掛鉤,直到20世紀60年代,美元出現危機。爲了確保世界貿易發展和國際流通順暢,當時經過各國協商建立了一個以SDR爲儲備貨幣的新的貨幣體系。最初,SDR的價值定義爲等值於1美元,隨後在佈雷頓森林體系於1973年3月份崩潰後,其價值被重新定義爲一個貨幣籃子。

IMF原始會員國在加入的時候會按照一定份額繳納一筆資金,即原始國的份額,按照原始國份額分配SDR。目前,SDR籃子包括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美元佔4成以上份額。

IMF每5年評估一次SDR貨幣籃子。一般來說,它會調整籃子中的貨幣權重,並考慮納入其它貨幣。到目前爲止,籃子中僅有的一次貨幣替換出現在1999年,當時是用歐元取代了德國馬克和法國法郎。今年又是一個評估年,一個主要問題就是IMF是否會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

SDR也有利率,每週確定,其中利息由SDR持有量少於所分配量、即藉入儲備的會員國向儲備借出方支付。

納入SDR的資格標準

IMF總裁拉加德今年4月曾表示,人民幣納入SDR不是一個是否將會納入的問題,而是一個將於何時納入的問題。那麼,怎樣才能被納入呢?

早在2005年11月,IMF執行董事會明確,SDR籃子的組成貨幣必須滿足兩個標準︰一是貨幣籃子必須是IMF參加國或貨幣聯盟所發行的貨幣,該經濟體在籃子生效日前1年的前5年考察期內是全球4個最大的商品和服務貿易出口地之一;二是該貨幣爲《基金協議》第30條第f款規定的「自由使用貨幣」。

中國已滿足了第一條標準︰WTO數據顯示中國在2014年佔全球出口的比重爲12.4%,高於美國(8.6%)、德國(8.0%)、日本(3.6%)和英國(2.7%)。人民幣加入SDR主要的障礙來自第二條標準,這要求該貨幣在國際金融交易中「可自由使用」。

自由使用貨幣存在兩條認定要求︰一是在國際交易中廣泛使用,包括該國在IMF參加國中出口所佔份額、以該貨幣計價的資產作爲官方儲備資產的數量;二是在主要外匯市場上廣泛交易,包括外匯交易量、是否存在遠期外匯市場、以該貨幣計值的外匯交易的買價差等指標。

納入SDR籃子貨幣要求不少於70%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成員國投票支持,在按投票權衡量的前十大IMF成員國中,德國、法國、英國和加拿大已經成立了離岸人民幣清算銀行,而意大利和俄羅斯已經與中國訂立了人民幣雙邊互換協議。

加入SDR還要求央行對金融資產、外匯儲備的公佈非常詳細和透明。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6月底最新的外匯儲備和黃金儲備情況是︰外匯儲備爲3.69萬億美元,黃金儲備規模爲5,332萬盎司(摺合1,658噸)。值得關注的是,與2009年4月底數據相比,過去6年多來中國黃金儲備規模增加了604噸。央行相關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也表示,公佈黃金儲備等數據正是爲了符合IMF數據公佈特殊標準(SDDS)進一步提高我國涉外數據質量和透明度。

在2010年,江系人馬、周永康薄熙來等人正組織自己的班底,要等十八大把習近平綁架後,搞政變上臺。這個時候IMF在五年一度的例行審查中,認爲人民幣尚未達到「自由使用貨幣」的標準,因此未將其納入SDR貨幣籃子。其實是時機不成熟。

納入SDR有多重要?

被IMF納入SDR籃子貨幣,意味着人民幣成爲了真正意義上的世界貨幣,名正言順地成爲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80多個成員國的官方使用貨幣。也將標誌着IMF首次將一個新興經濟體貨幣作爲儲備貨幣,大大提升人民幣在國際貨幣舞臺的地位,新興市場獲得更大的話語權,不光是象徵性意義巨大,實際意義就更大。

國內方面來看,對於13億中國國民來說,它的直接影響非常小。就像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需要其做出重大改革一樣,滿足加入SDR的條件意味着人民幣國際化加速。短期來看,中國很可能還將把納入SDR作爲金融改革的一個催化因素,尤其是在資本項目開放和匯率體制改革方面,相應也會推動國內利率自由化和資本市場改革。

國際方面來看,SDR籃子貨幣通常被視爲避險貨幣,獲得此地位無疑將增加國際範圍內公共部門和私人部門對人民幣的使用。

隨着中國對外貿易中以人民幣計價的比例越來越高,人民幣已成爲最常用的支付貨幣之一。中國企業經常向貿易對象提供更具吸引力的價格和融資、換取對方採用人民幣結算,從而消除自身的匯率風險。截至目前,中國已與30多家外國央行簽訂了互換協議,利用其外匯儲備幫助鄰國和其它國家抵禦國際資本流的波動。事實上,人民幣正在迅速擴大其在貿易結算中的作用。用貿易伙伴國的貨幣結算交易而不通過美元作爲中介可以大大提高效率。調查顯示,過去12個月,跨國企業使用人民幣爲跨境交易貨幣的比率上升同比漲了一倍。

值得注意的是,能否納入SDR將影響國際貨幣體系轉型,它爲IMF提供了一個改革催化劑、包容性推動者的機會。此前的金融危機讓國際貨幣體系的缺陷暴露無遺,美元一旦貶值將造成嚴重的國際收支不平衡。如果將金磚四國貨幣放入SDR中,SDR的價值將比現在更加穩定,一定程度上能解決國際貨幣體系弊端。

人民幣命運看好

IMF於8月5日早發佈的題爲《特別提款權(SDR)估值方法評估——初步考慮》的報告稱,人民幣納入SDR的評估「仍有大量工作要做」。報告建議可能將當前貨幣籃子的評估從目前的12月31日延長9個月至2016年9月30日,屆時再做出最終決定。但是人不急天急,結果還是在2015年12月1日就完成了入籃。

報告在點評人民幣發展時指出,自2010年SDR評估後,人民幣在國際使用中取得「顯著進步」,並認可人民幣已成爲國際貿易中第五大常用貨幣。就國際貿易而言,人民幣已符合重要貨幣的條件,但在「可自由使用」方面,也就是廣泛用於國際支付及匯市交易上,仍需加以評估。

華爾街日報評論認爲,IMF延長儲備貨幣籃子調整生效的時間,可以爲中國爭取更多時間。報導援引康奈爾大學教授、IMF前中國區官員普拉薩德的話稱,推遲生效時間意味着,如果中國政府切實承諾在未來一年裏實施改革和政策行動以增強人民幣的自由使用,IMF可以就人民幣納入SDR一事做出積極決定。

也有觀點認爲,人民幣的國際化不能僅僅依賴於SDR。英國金融時報指出,SDR資格對於儲備資產地位來說既不是必要條件,也不是充分條件。例如,瑞士法郎並沒有被納入SDR貨幣籃子,但它被相當普遍地作爲一種儲備貨幣而持有。人民幣與瑞士法郎評估不在一個層面上。中國將成爲世界領袖,因此是必須要加入SDR籃子貨幣當中的。

IMF駐華首席代表席瑞德7月份表示,一旦一種貨幣加入SDR籃子貨幣當中,就必須發揮自己的作用,就人民幣而言「IMF必須能使用它來爲各國提供貸款,這些國家也能自由兌換人民幣。」對照這一要求,中國在岸人民幣市場還有很多改革亟待完成。

重建佈雷頓森林體系委員會高級研究員奧斯曼•曼登8月曾在英國金融時報撰稿表示,即將到來的SDR重新評估,遠不只是一次貨幣籃子的調整,或是一項是否將人民幣納入其中的決定。它關係到IMF是否願意採取認真措施,推動國際貨幣體系轉型。它提供了一個使IMF成爲改革催化劑、包容性推動者的機會。最後的結果表明IMF對中國是有信心的。△

 
分享:
 
人氣:169,93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