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移間諜話題 江系上演狗血劇"鄧文迪劈腿"(圖)
 
喬劁
 
2013-11-25
 



江系挑撥傳媒大亨默多克與英前首相布萊爾的關係,
榨幹了鄧文迪的最後一點剩餘價值!(人民報製作)

【人民報消息】2013年6月13日默多克遞交離婚申請給法院後,英國《衛報》就按照江系的意思創造了鄧與英國前首相布萊爾劈腿的狗血劇。

英國《衛報》早已經墮落為江系的外國專用造謠簍子,其幫助江系以「斯諾登」名義分裂民主陣營的做法已經受到英國政府的嚴厲斥責,那個放消息的記者格林沃爾德被除名。

新華網說,英國《衛報》2012年曾以《托尼-布萊爾和默多克家族:一項家庭事業》為標題透露鄧文迪與布萊爾關係密切,說布萊爾成為鄧文迪大女兒格雷絲的教父。其實外國高層圈子裏這種事情很平常,與劈腿毫無關係,與身份等級有關係。格雷絲若不是默多克的女兒,英國前首相是絕對不會給這個面子的。

新華網說,英國《每日郵報》引述親近默多克的消息人士報導,默多克位於加州豪宅的員工宣稱,布萊爾與鄧文迪曾在去年10月與今年4月的幾個週末在豪宅內共度整個夜晚,而默多克完全不知情。消息人士還表示,鄧文迪曾瞞著默多克與布萊爾在倫敦、洛杉磯與紐約見面。按照牧場員工說法,鄧文迪與布萊爾私會時,她與默多克的女兒格雷絲和克洛艾均不在場,云云。

按照間諜的規矩,與誰上床都是有目地的,都是上司派給的任務。想當年50年代江澤民去蘇聯留學,為搞好各方面關係而使出渾身解數,到處吹拉彈唱、講笑話,出風頭。蘇聯情報部門看在眼裏,記在心頭,覺得中共治下會彈鋼琴、拉二胡、懂外語的幹部必定曾經家世顯赫、財大氣粗,又是南京人士,說不定是社會名流,甚至是漢奸。於是去檔案館查看是否有江澤民的檔案。一查之下,發現江果然是大名鼎鼎的漢奸江冠千(又名江世俊)的兒子,於是派出一位美女色情間諜克拉娃誘江澤民就範,並錄了像。於是江加入了克格勃遠東情報局。

鄧文迪成為「默多克夫人」就有了進入上流社會的免費門票,就完全不需要用睡覺來拉攏那些男人了,她利用這個含金量甚足的夫人頭銜在上流社會暢通無阻,拉關係,搜集情報,易如反掌。鄧文迪把這些人的興趣愛好,生活規律,都與什麼人來往等等提供給江系掌控的情報系統,讓他們派人用各種手段對症下藥的拉攏或威脅這些上層人物,讓他們為惡黨和江澤民服務。

從得到默多克宣布離婚的消息,鄧文迪就崩潰了,她非常清楚失去了「默多克夫人」的頭銜就失去了上流社會的一切資格,昔日有身份的朋友們對她的熱度立即從100度變成零度,再有派對鐵定不邀請她,也沒人跟她煲電話粥,都遠離了她,她突然被安靜了。

這還沒有完,江主子為了把自己的陰謀漂乾淨,轉移她是間諜的話題,就利用西方媒體到處吆喝她是婊子。

還記得那個中共間諜金無怠嗎?他為中共主子服務了40餘年,最後被揭發後,在事實面前,他希望中共把他換回中國,但中共一口咬定根本沒有這回事,罵他是瘋狗亂咬偉光正,在法庭宣判的前幾天,把金無怠滅口在監獄裏。

默多克是公認的傳媒奇才,任何要倒閉的報紙刊物到他手裏一定起死回生。他會毫無證據就貿貿然提離婚?那個整夜向他要有表決權股份的鄧文迪會如此服服貼貼的同意離婚?

若是因為鄧文迪劈腿而離婚,那是一定要有證據的,沒有錄像不算數。有外媒明確指出,默多克沒有派私家偵探跟蹤鄧文迪查她是否劈腿。默多克忙什麼呢?忙著拋售鳳凰衛視的股份,鳳凰衛視的董事長劉長樂是江澤民的馬弁。

2006年默多克對其大兒子說娶鄧文迪是個大錯誤。2006年6月,並列鳳凰衛視第一大股東的新聞集團將20%的鳳凰衛視股權賣給了「中國移動」,僅保留18%,甘願降為第三大股東,讓劉長樂成為第一大股東。7月,默多克宣布兩位前妻所生的4個「大孩子」普魯登斯、伊麗莎白、拉克蘭和詹姆斯將繼承集團控股權,而鄧文迪生的兩個女兒只擁有沒有表決權的股份。

2013年6月上旬,傳媒大亨魯伯特□默多克把新聞集團拆分成兩個獨立上市公司。其中主攻娛樂的公司將被命名為「21世紀福克斯」,所有出版和傳媒業務將劃歸到「新聞集團」名下。 6月12日默多克向法院提請離婚。

2013年10月中旬,鳳凰衛視發了公告,宣布默多克旗下的星空集團將自己所持有的最後的12.15%鳳凰衛視股權悉數轉讓給全球最大的私募基金TPG,作價16.57億元。在經歷幾輪減持後,默多克終於徹底斬斷了自己與江系鳳凰衛視的聯繫,套現離場。

默多克徹底撤出中共地盤後,10月28日,鳳凰新媒體一開盤即直線下跌,最大跌幅接近23%,近三日跌了近35%。截至北京時間10月28日23點18分,鳳凰新媒體跌幅為21.78%,報8.33美元。

11月20日默多克與鄧文迪離婚生效,兩人走出法庭的神情說明了一切,兩天以後,鄧文迪再次遭受江主子的打擊,說她是與有婦之夫的布萊爾多次睡覺才被默多克給休了。江系認為這樣做可以一箭雙雕,既轉移了輿論對間諜鄧文迪的關注視線,又離間了默多克與布萊爾的關係。江系根本不考慮鄧文迪本人的感受和名譽損失,間諜在主子眼裏從來就不是人。

惡勢力派遣的間諜是最可恨的,下場也是最悲慘的。△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