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移间谍话题 江系上演狗血剧"邓文迪劈腿"(图)
 
乔劁
 
2013-11-25
 



江系挑拨传媒大亨默多克与英前首相布莱尔的关系,
榨干了邓文迪的最后一点剩余价值!(人民报制作)

【人民报消息】2013年6月13日默多克递交离婚申请给法院后,英国《卫报》就按照江系的意思创造了邓与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劈腿的狗血剧。

英国《卫报》早已经堕落为江系的外国专用造谣篓子,其帮助江系以「斯诺登」名义分裂民主阵营的做法已经受到英国政府的严厉斥责,那个放消息的记者格林沃尔德被除名。

新华网说,英国《卫报》2012年曾以《托尼-布莱尔和默多克家族:一项家庭事业》为标题透露邓文迪与布莱尔关系密切,说布莱尔成为邓文迪大女儿格雷丝的教父。其实外国高层圈子里这种事情很平常,与劈腿毫无关系,与身份等级有关系。格雷丝若不是默多克的女儿,英国前首相是绝对不会给这个面子的。

新华网说,英国《每日邮报》引述亲近默多克的消息人士报道,默多克位于加州豪宅的员工宣称,布莱尔与邓文迪曾在去年10月与今年4月的几个周末在豪宅内共度整个夜晚,而默多克完全不知情。消息人士还表示,邓文迪曾瞒着默多克与布莱尔在伦敦、洛杉矶与纽约见面。按照牧场员工说法,邓文迪与布莱尔私会时,她与默多克的女儿格雷丝和克洛艾均不在场,云云。

按照间谍的规矩,与谁上床都是有目地的,都是上司派给的任务。想当年50年代江泽民去苏联留学,为搞好各方面关系而使出浑身解数,到处吹拉弹唱、讲笑话,出风头。苏联情报部门看在眼里,记在心头,觉得中共治下会弹钢琴、拉二胡、懂外语的干部必定曾经家世显赫、财大气粗,又是南京人士,说不定是社会名流,甚至是汉奸。于是去档案馆查看是否有江泽民的档案。一查之下,发现江果然是大名鼎鼎的汉奸江冠千(又名江世俊)的儿子,于是派出一位美女色情间谍克拉娃诱江泽民就范,并录了像。于是江加入了克格勃远东情报局。

邓文迪成为「默多克夫人」就有了进入上流社会的免费门票,就完全不需要用睡觉来拉拢那些男人了,她利用这个含金量甚足的夫人头衔在上流社会畅通无阻,拉关系,搜集情报,易如反掌。邓文迪把这些人的兴趣爱好,生活规律,都与什么人来往等等提供给江系掌控的情报系统,让他们派人用各种手段对症下药的拉拢或威胁这些上层人物,让他们为恶党和江泽民服务。

从得到默多克宣布离婚的消息,邓文迪就崩溃了,她非常清楚失去了「默多克夫人」的头衔就失去了上流社会的一切资格,昔日有身份的朋友们对她的热度立即从100度变成零度,再有派对铁定不邀请她,也没人跟她煲电话粥,都远离了她,她突然被安静了。

这还没有完,江主子为了把自己的阴谋漂干净,转移她是间谍的话题,就利用西方媒体到处吆喝她是婊子。

还记得那个中共间谍金无怠吗?他为中共主子服务了40余年,最后被揭发后,在事实面前,他希望中共把他换回中国,但中共一口咬定根本没有这回事,骂他是疯狗乱咬伟光正,在法庭宣判的前几天,把金无怠灭口在监狱里。

默多克是公认的传媒奇才,任何要倒闭的报纸刊物到他手里一定起死回生。他会毫无证据就贸贸然提离婚?那个整夜向他要有表决权股份的邓文迪会如此服服贴贴的同意离婚?

若是因为邓文迪劈腿而离婚,那是一定要有证据的,没有录像不算数。有外媒明确指出,默多克没有派私家侦探跟踪邓文迪查她是否劈腿。默多克忙什么呢?忙着抛售凤凰卫视的股份,凤凰卫视的董事长刘长乐是江泽民的马弁。

2006年默多克对其大儿子说娶邓文迪是个大错误。2006年6月,并列凤凰卫视第一大股东的新闻集团将20%的凤凰卫视股权卖给了「中国移动」,仅保留18%,甘愿降为第三大股东,让刘长乐成为第一大股东。7月,默多克宣布两位前妻所生的4个「大孩子」普鲁登斯、伊丽莎白、拉克兰和詹姆斯将继承集团控股权,而邓文迪生的两个女儿只拥有没有表决权的股份。

2013年6月上旬,传媒大亨鲁伯特□默多克把新闻集团拆分成两个独立上市公司。其中主攻娱乐的公司将被命名为「21世纪福克斯」,所有出版和传媒业务将划归到「新闻集团」名下。 6月12日默多克向法院提请离婚。

2013年10月中旬,凤凰卫视发了公告,宣布默多克旗下的星空集团将自己所持有的最后的12.15%凤凰卫视股权悉数转让给全球最大的私募基金TPG,作价16.57亿元。在经历几轮减持后,默多克终于彻底斩断了自己与江系凤凰卫视的联系,套现离场。

默多克彻底撤出中共地盘后,10月28日,凤凰新媒体一开盘即直线下跌,最大跌幅接近23%,近三日跌了近35%。截至北京时间10月28日23点18分,凤凰新媒体跌幅为21.78%,报8.33美元。

11月20日默多克与邓文迪离婚生效,两人走出法庭的神情说明了一切,两天以后,邓文迪再次遭受江主子的打击,说她是与有妇之夫的布莱尔多次睡觉才被默多克给休了。江系认为这样做可以一箭双雕,既转移了舆论对间谍邓文迪的关注视线,又离间了默多克与布莱尔的关系。江系根本不考虑邓文迪本人的感受和名誉损失,间谍在主子眼里从来就不是人。

恶势力派遣的间谍是最可恨的,下场也是最悲惨的。△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