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間諜鄧文迪和斯諾登將下場悲慘(圖)
 
李威
 
2013-6-26
 



中共間諜斯諾登(左)與鄧文迪將下場悲慘!


【人民報消息】近日,世界媒體有兩大看點,一個是鄧文迪間諜案,另一個是斯諾登間諜案,都與中共有關,都是中共操縱的,都失敗的一塌糊塗。

中共把女間諜鄧文迪鼓搗到世界媒體大亨默多克的床上當老婆,弄出倆試管嬰兒,就是為了奪取有表決權的公司股票。倘若鄧文迪能成功的話,中共就可以手握世界媒體3/4的話語權;那麼,斯諾登間諜案的輿論導向就不會象今天這樣糟糕。

但,直到2013年6月13日默多克遞給法院離婚申請書,中共也沒拿到一毛錢的表決權股票。所以官媒吵吵鄧文迪可能會撈到10億美元的分手費時,新華網說「這場離婚背後最重要的,或許不是鄧文迪能得到什麼,而是鄧文迪得不到什麼。」一語道破了鄧文迪是中共侵略西方的螺絲釘。

據BBC報導,美國國家安全局(NSA)承包公司的前雇員斯諾登 (Edward Snowden)於5月20日逃到香港,並先後接受英國《衛報》和香港《南華早報》採訪,披露美國國家安全局的「棱鏡」網絡竊聽計劃內容,說該計劃包括針對中國內地與香港的黑客行為。

章家敦在接受默多克旗下的福克斯採訪時,置疑斯諾登「作為一個低級的合同公司的雇員,你僅僅在這個公司工作了3個月,你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東西?」也就是說,是有人給斯諾登餵料,讓他出面當槍使。當然要有高額報酬。

另外,6月上旬,習近平受邀訪美,美國擬提出受中共黑客攻擊的問題,就在中美首腦會晤之際,6月10日斯諾登又在香港說美國對中國也有黑客攻擊。於是中共官網大肆炒作,說美國黑客攻擊中國。懂行的人說,黑客攻擊和網絡監控是屬於兩個完全不相干的領域,斯諾登在搞監控的公司裡工作的話,他根本沒有權力,也不可能知道有關黑客攻擊的事情。

6月13日,美國國會情報委員會主席羅傑斯告訴華盛頓記者說,這個委員會正在跟美國情報機構合作「徹底調查」斯諾登跟中共的可能關係。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羅伯特-米勒表示,FBI已經開始對曝光美國國家安全局「棱鏡」計劃的斯諾登展開刑事調查。調查員將使用由斯諾登披露的監控工具來探測他自己的電話和網絡通訊以查明是否他跟中共或者其他外國機構有任何聯繫。目前查出斯諾登有個中國女朋友,她與中國「有些關係」。

彭博社報導說,兩名美國官員和兩個熟悉反間諜調查程序的前政府官員說,除了採訪斯諾登的親屬和同事,調查者還將審閱他的所有電子郵件、短信、網上發帖、電話和其他通訊。在反間諜調查當中,調查員將探查有關斯諾登的財務狀況和搜尋任何色情陷阱或勒索的證據,他們說中共和其它國家仍然使用這些技術來招募美國人和其他人員。

英國《金融時報》發表社評《斯諾登不是英雄》。社評表示,把斯諾登當作一個「英雄般」的告密者之前,我們應該記住:他尋求庇護的那些政府,卻很少關心本國民眾權利。

6月16日,美國前副總統切尼在「福克斯週日新聞」早間節目中說:「這一棱鏡項目已經挽救了美國人民的性命,使我們免受襲擊」。

切尼在節目中還痛斥斯諾登為賣國賊。他認為斯諾登有可能是中共的間諜。他說,斯諾登泄密後逃往香港,顯然是要向中共泄露更多的情報。他說:「如果你對自由充滿嚮往的話,你是不會選擇去中國的。所以問題就出來了,泄密之前,他是否就和中共串通一氣了呢?!」

6月17日,中共終於沉不住氣了,由外交部出面否認斯諾登是中共間諜,就像當年否認給中共當了40多年間諜的金無怠一樣。這是中共官方首次直接就斯諾登案發聲,也許也是最後一次,因為斯諾登的作用已經起完了,他沒有任何利用價值,只是一隻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斯諾登是在6月10日委任何俊仁及其事務所的文浩正律師作為其代表。他的另一位代表律師是專門接辦人權案件的羅伯特.提葆律師。但到6月18日晚餐時,何俊仁才第一次見到斯諾登。此時,斯諾登知道美國政府已經啟動引渡程序,所以在隨後兩個小時的談話中,斯諾登想知道他能否得到中國政府的庇護,如果香港當局應美國政府要求將他拘留,他能否獲得保釋?如果斯諾登設法前往機場離開香港,香港政府是否會干預?

何俊仁6月24日對BBC中文網說,他在接受委任後曾經與港府有關官員進行會議,表明其代表律師的身份,並希望港府能在斯諾登問題上「私底下給我一點意見」,但是直到斯諾登離開香港「他們到現在一句話也沒有回覆。」。據信是來自北京的官員在6月21日接觸斯諾登,告訴他「最好離開香港」,並保證他能安全離境。

6月22日,美方宣布撤銷斯諾登護照,23日斯諾登離港前去俄國,只在入境區停留。24日路透社報導稱,北京策劃了斯諾登逃亡。世界媒體均持這種看法。25日港府裝傻說沒接到美方通知。

6月26日,新華網有兩篇文章《斯諾登的下一站真是白俄羅斯嗎?》《斯諾登如何歸案,美方選項不多》,都非常搞笑。

例如,阻止奧巴馬採取行動捉拿斯諾登,理由是:「如果總統奧巴馬直接向另外一個國家提出要求,會有損奧巴馬本人和美國的國際聲望。」還嚇唬奧巴馬說:「作為總統,過度曝光有危險,」呵,還有「如果他發出威脅或要求其他國家交出像斯諾登一樣的人物卻未能達到目的,他的個人威望連同國家聲望就會受損,會招致各種各樣的言論。」呵呵,「越努力推動這件事,就令它越受關注,美國國家聲望也就愈發處於危險之中。」結論是什麼呢?「如果美方繼續高調要求其他各國協助送回斯諾登,必將得不償失。」

新華網說:「(如果)斯諾登身處俄羅斯,這個國家現在與美國的關係非常冷淡。斯諾登正在考慮去古巴或者厄瓜多爾。顯而易見,他之所以選擇這些國家,是因為它們與美國的關係不佳。」

中共的官員忙著把家屬子女往美國送,有點錢的去美國生美國籍孩子,八十年代江澤民就讓長子江綿恒在美國生子,給全家留條後路。這個純種兒美國人要投奔中共,去「與美國的關係不佳」的國家尋求政治庇護,豈不是逆世界潮流而動?!

為了不讓斯諾登講出被收買的真相,中共極有可能在某一個國家或地區把他滅了口,然後再栽贓到美國情報局身上。

戲還在往下演,但可以肯定的是,鄧文迪和斯諾登的下場一定是悲慘的,因為歷史已經證明,給中共當間諜特務的,有一個算一個,沒有一個有好結局的,除非回頭上岸,金盆洗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