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倆人進十八大常委會木已成舟(多圖)
 
姜青
 
2012-8-9
 
【人民報消息】從北戴河傳來的消息,下屆7名常委人選已確定,他們分別是習近平、李克強、李源潮、汪洋、王岐山、劉延東(女)、俞正聲。

對於現任國家副主席、軍委副主席的習近平、第一副總理的李克強,和現任中組部部長李源潮,血債幫知道怎麼折騰,這三人進政治局常委會木已成舟,只能變著法兒的臭他們。

這幾年最常使用的方法就是罔顧歷史,哪怕是上個月發生的事,這個月也敢歪曲到真假顛倒的地步。這種現象發生的次數越多,證明江澤民為首的血債幫越虛弱。

例如,江澤民臭不可聞,就反反覆覆說習近平是江提拔的;曾慶紅十七大前突然被轟下臺,卻說他拿自己下臺換習近平進常委;薄熙來被打下去後,就散風兒說李源潮見風使舵。

上海幫敗在習近平手下


上海幫要把習近平處死在五大陷阱!

2006年9月24日,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中共中央免去上海市委書記職務,停止其擔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員職務,並立案檢查。陳良宇曾是繼黃菊之後,江澤民的又一個得意打手,專門跟溫家寶對著幹。

江澤民的希望落空

四季發情的黃菊死於2007年5月,在他死前,最擔心的就是上海地盤會被胡錦濤的人馬占據。3月人大開會時,胰腺癌晚期的他被折磨的相貌完全走了樣,但他要求露麵人大主席臺,並堅決要求見上海代表團。3月8日,黃菊在上海代表團停留了僅僅12分鐘,他疼痛到連說話都斷斷續續,還給上海幫打氣說:「上海近年建設、發展,對全國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上海幹部隊伍整體是好的,是能經受審查的。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協領導班子整體是好的,上海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滿意度是公開的。上海的發展和業績是不能抹殺或否定的」。


漢奸出身的江弄個假爹江上青。
當時,江澤民最希望的是時任上海市長韓正接任陳良宇的市委書記,但上海市民早就要求「不正」的市長韓正下臺,所以胡中央順水推舟,表示不考慮韓正。實際上胡錦濤想借此機會削弱江澤民在發跡地的勢力,但上海不是其它地方,胡知道江一定會全力保護地盤,於是在元老們的推薦下(其中沒有曾慶紅),同意用真貨對付假貨。用真太子黨對付漢奸出身的假貨江澤民。

2007年3月24日,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空降上海當一把手,外界沒人能猜到這個結果。當時,果真發生假貨怕真貨的局面,江澤民堅決反對習近平上任,原因有二,一個是習近平當浙江省委書記時,曾被黃菊拉攏入江家幫,但習近平沒搭理他。這事發生在2004年4月中旬,當時霸著軍委主席位子的江澤民在高層和民間的怒罵聲中早已無法「江前胡後」了,這使江心中恐慌,命令一心當總理的政治局常委、第一副總理黃菊藉口到上海出席一次國際性會議,擅自召開了四省一市(上海市、江蘇省、浙江省、江西省、安徽省)黨、政、人大、政協四套班子領導人座談會,煽動批判總理溫家寶。但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沒有表態,事後黃菊向江澤民匯報了會議情況,尤其對習近平的不滿多抹了幾筆,讓江耿耿於懷。

其二是江澤民怕真太子黨上臺自己玩兒不轉,更何況習近平是老老老資格的習仲勛的兒子。習仲勛生前最看不慣江戲子的一切作派,所以平日素無來往。2002年習仲勛去世時,鼠肚雞腸的江正三權在握,卻連一個挽聯都沒送,故意輕謾。被元老們認為「太過份了」。

習仲勛信任耿飈,是從20多歲開始的,因為幾十年的相知相交,所以1979年他把兒子習近平托付給了時任國防部長耿飈。

一份久遠的友誼──習仲勛與耿飈


耿飈長女耿瑩(左)和小女兒耿焱。

習仲勛1913年10月15日生人,2002年5月24日去世,享年89歲。原國務院副總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耿飈2000年6月23日過世,比習仲勛早走兩年,享年91歲。

耿飈有兩個女兒,長女耿瑩,是中國華夏文化遺產基金會的理事長;小女耿焱,曾求學於哈佛大學,在香港城市大學任教。

2010年8月15日,中國經濟周刊以《耿飈:一位"無所畏懼的領導" 習近平給他當秘書》為題,談到耿飈,篇幅較長,其中一個小標題是「習近平給耿飈當秘書」。耿焱談到了父親與習仲勛伯伯的友誼,以及習近平是如何去給耿飈當秘書的,在耿飈去世的十幾年中,每年新年習近平都會給耿飈妻子趙蘭香老人送賀年片,等等往事。

報導說,習仲勛是中共陜甘邊區根據地的主要創建者和領導者之一,曾擔任陜甘邊區蘇維埃政府主席。在慶陽的耿飈與習仲勛感情很深厚。耿焱說:「因為都很熟悉,他們倆性格都很耿直,幾十年來都比較合得來,習仲勛伯伯的兒子近平還曾經在父親身邊擔任秘書。「

耿焱對記者說:「近平先是在陜北插隊,後來從清華畢業,就直接去了我父親那兒,工作了大概3年。」

1979年,習近平從清華大學學成畢業後,分配到中央軍委辦公廳,擔任當時的國防部長、政治局委員耿飈的秘書。

「父親覺得近平是一個非常踏實的小伙子,用心學習。當時父親有3個秘書,習近平最年輕。」耿焱說。

在習近平3年的秘書生涯中,「其中兩年我父親在任上。這段經歷應該對他很重要,他可以參加很多中央的會議,參與一些軍隊、地方和外事的工作,有些會議、文件,中央怎麼處理他應該都很清楚。」耿焱說。

習近平在擔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前,還曾特意到耿家看望耿飈的妻子趙蘭香老人,耿焱說,「當時他說那3年秘書工作對他有很大的作用。後來,在中央政治局他分管港澳臺工作,當年我父親曾負責港澳臺工作,近平做秘書時看了很多的資料,還隨我父親接見港澳臺的人物。近平說,那時候積累的經驗和知識非常重要,接手工作的時候就不會覺得陌生。」

報導說,如今,每逢新年,習近平都會送賀年片給趙蘭香老人,並寫上「身體健康」等祝福語。

上海幫天天與習近平過招兒


陳良宇下臺是江的失敗!
2007年3月24日,離瀕死的黃菊在北京見上海人大代表僅僅16天,習近平空降上海任市委書記,上海幫炸了窩,知道江澤民都頂不住了,自己硬抗不行,就下軟刀子。到3月26日,僅僅到任才兩天,習就收到市委九名常委、市政府五名副市長、市人大主任和四名副主任,以及市委、市政五十八個部門的「表決心」「表擁護」的戴高帽兒信函:例如「在習近平新書記正確、堅強領導下……」、「堅決擁護黨中央的決定,以習近平同志為首的市委新班子……」、「二千萬人民熱烈歡迎新書記!」「習近平同志任上海市委書記,是黨中央對上海市民的真誠關懷!」「習近平同志是經受考驗的優秀領導者!」「各界人民盼望習近平同志領導上海再創輝煌,構建繁榮、和諧的國際大都市!」……緊接著,來自各區、局、縣的一百五十多封恭賀信又送到習近平書記辦公室。

鬧劇剛表演一天,3月27日習近平就召開了第二次市委常委擴大會議,就「恭賀」「忠誠」信函,作了表態,說「不要搞形式,不要搞唯心、違心的東西,不要組織發動搞恭維一套的活動。……在實際工作中為上海市民多做些實事,解決社會突出問題,讓中央放心,讓人民高興!」讓江家幫碰了一鼻子灰,自討沒趣。

接下去,習近平與上海幫天天過招兒。

按中央規定,省部級官員住宅標準為250平方米,就是中央政治局委員,按規定也只有300平方米。而習近平當時還只是個中央委員,只能住250平方米的房子。

3月28日,上海幫為暫住西郊賓館的習近平在襄陽南路安排了一幢800多平方米的英式三層獨立花園洋房。超標超的沒譜兒。習近平一進去就暗暗吃驚,緊繃的神經更抽緊了,他匆匆看了一下,轉身就走,只說了一句話:「留給老同志作為療養院,或者留給解放軍傷病員,合適些。 」

習近平越是拒絕享受,江澤民以及江家幫越是害怕,於是設下個個陷阱。

中共規定,除用於接待外賓、陪同外賓,黨政領導一律乘用國產轎車。但是上海幫違反中央規定,沒有一人執行。習近平到任後,上海市立即從市政府外辦調撥一輛奔馳(平治)400型轎車、一輛淩志轎車,作為習近平的專車。讓他也別「潔身自好」。

中共還規定,中央政治局委員、副總理一級的官員,能配備保健醫生,但非教授級。陳良宇違反規定,原保健醫生是華東醫院教授級全科專家。此次上海幫從二軍醫大調來教授級內科專家,配備給習近平。

中共還規定,省部級官員是不能配備專職廚師的,此次上海幫竟然從錦江賓館抽調一名特級廚師為習近平一個人服務,打算把他撐糊塗了。

中共中央有規定:國家主席、副主席、總理、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及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才有資格乘用專列。

不符合上述待遇的原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因還有工作要與新上任的浙江省委書記趙洪祝交待,需要去杭州一趟,上海立即安排了駛往杭州的專列。

習近平不但一一婉拒,而且對前來送行的市委辦主任說:「誰搞的?這是違紀的,是明知故犯。我不能搞『下不為例』!」習近平改乘麵包車去了杭州。

上海幫又想出一招兒,讓習近平在市黨校給全市局級以上幹部講用「思想政治建設、組織廉政建設」。上海政界的貪腐大案很驚人,政治局委員陳良宇就是因此而進監獄的,幾十億的社保基金被私吞了,一千二百多億稅收下落不明;市區二級黨政部門二千三百多個匿名帳戶四百十七億元人民幣、二點七億美元、二千一百多萬歐元的來源問題;二百七十多億國有資產外流問題……。習近平剛上任三天半,就哪壺不開提哪壺,不但達不到效果,只能是挨罵,使今後的工作更難開展。 習近平聽完這個建議後,當場拒絕,說:先下去聽聽,多了解,多掌握一些情況,不搞形式。

上海幫撂挑子裝死被擺平

習近平空降上海不聽擺布,不與上海幫茍合,沒招兒之下,上海幫只能耍無賴了,當即有二名市委常委、三名副市長躺到醫院撂挑子裝死,市委、市政府屬下有四十多名區局級幹部威脅要「病退」。貪官污吏們一起行動要把習近平趕走。

從2007年3月24日,習近平正式空降上海當市委書記,一個星期內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如果沒有人出來擺平,那上海市委就會癱瘓。3月31日星期六晚,原上海市委書記、現任人大委員長的吳邦國被胡錦濤派遣乘專機去上海。上海市委把江澤民送進中央的「老首長」吳邦國看成是自己人,所以吳邦國在上海說話能管事兒。

吳邦國先後、分別會見了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協、市警備區領導班子,聽完他們的訴苦後,出席了市委常委擴大會議,在會上講了五點,首先提出上海領導班子只有一個核心,就是習近平。並警告市委、市政府班子,必須立即停止頂風搞派別活動。誰搞陽一套陰一套,誰就下。

不是讓習近平下,而是讓自己下,這可是老書記嘴裏說出的話啊!上海幫一聽都傻眼了:江主席這麼關鍵的時候怎麼不出來拍板呢?!

有與會者透露,當時會場的火爆氣氛立即受挫,……全老實了。

血債幫放消息臭李源潮

最近血債幫放消息說,「被視為團派的中組部長李源潮,曾高調肯定薄熙來在重慶的政績,但在重慶事件後,李源潮隨即暗批薄熙來,幫助團派清理江余黨。」這些消息是放給不知情的人看的。其實2010年李源潮就明告訴薄熙來,你升官沒門兒。

薄一波2007年1月死了,薄熙來哭的死去活來,因為10月15日就召開十七大,遮蔭的大樹沒有了,當副總理的美夢被溫家寶破滅了。從拒絕到重慶就任到不得不去上任,薄熙來頂了一個多月的杠,在2007年12月捏著鼻子去上任了。到2010年12月,薄熙來在重慶折騰了整整三個年頭。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以致於在2010年3月6日的兩會記者會上,臺灣東森電視臺記者問其「打黑」動機是否是其在為進身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撈取政治資本,被擊中要害的薄熙來神情尷尬楞在那裏好久,半天也緩不過勁來。


李源潮明告訴薄熙來升官沒門兒!
2010年4月1日,離兩會不到一個月,李源潮當部長的中組部出了一篇《仲祖文:如何克服『三年不動就有失落感』》。

報導說:「最近聽到反映,少數幹部私下坦言:『三年不動就有失落感。』為什麼幾年不提拔就有『失落感』?失落感從何而來呢?少數幹部的失落感,大抵是從個人進退得失的斤斤計較中來,從為人民服務的宗旨觀念淡漠中來,從自以為是、自我欣賞的心態中來。這種失落感對幹部的精神狀態和身心健康有很大的破壞性。」

中央組織部是掌管黨官們升降大權的部門,中組部部長是胡系人馬李源潮。中組部在文章中以「自以為是、自我欣賞」不點名的批評薄熙來到重慶三年來不斷上演醜劇。

中組部說:「少計較,多感恩,保持滿足感。黨的事業好比一條大船,我們不能『每個人都是船長』」。把薄熙來想手握黨政軍三大權的勃勃野心扒到光光。

「少而精的領導層,科學合理的領導層級,是整個幹部隊伍精幹高效的保證」,言外之意,薄熙來不屬於「少而精」的一員。

「而自己享受著黨和人民給的「俸祿」而衣食無憂,又何以產生心態不平衡,幾年不提拔就有『失落感』?」「千萬不能無止境地追求職務的升遷。」

「中央多次強調對『老黃牛』式的幹部不要虧待,不讓老實人吃虧,不讓投機鉆營者得利。」也就是明告訴薄熙來:你唱紅,你打黑,你都是在投機鉆營,折騰到死,你升官也沒門兒。兩年之後,這番話果然兌現。

血債幫更挑動網友的情緒說,「四年前,薄熙來被貶至重慶走馬上任,李源潮曾親赴重慶親口宣布對薄的任命,四年後的3月15,薄熙來的政治生涯走到了盡頭,宣布薄被免職的依舊也是李源潮。」

那是當然了,中共中央組織部就是任免高級幹部的部門,薄熙來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國四個直轄市之一的第一把手,薄的這個職位決定了無論中央做出什麼決定,都得是中組部部長去宣布,李源潮就是分工幹這個的。不是他去,倒會成了媒體的一顆炸彈。

血債幫沒別的本事,只能放各種假消息來抹黑政壇對手。到連海外一些媒體都來幫助江澤民詐屍,出腦殘的假圖片時,說明血債幫自己連蹦達的能力都沒有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