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騰訊「年終策劃」大聲叫好(圖)
 
肖辛
 
2012-12-31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肖辛報導)騰訊12月30日發表了《年終策劃:致敬十大反對者》,盤點2012年中國一群拒絕向強權與體制妥協的「反對者」,稱讚他們是英雄,並表示「一旦他們有了發言權,所有人都有了發言權」。這些人都是誰呢?

一、烏坎村民:不公選舉的反對者;
二、什邡啟東市民:決策不透明的反對者;
三、香港市民:洗 腦的反對者;
四、任建宇:言論管制的反對者;
五、占海特:教育權不公反對者;
六、楊支柱:計劃生育反對者;
七、趙克羅:平墳運動反對者;
八、吳恒:有毒食品反對者;
九、羅永浩:商業霸權反對者;
十、全體網民:一切不公的反對者。

《「騰訊新聞年終策劃」之致敬十大反對者》原文被刪除,轉載如下:


網照全文
引言:反對者是歷史的重要締造者。反對者和我們這些旁觀者都發現,進步和真正的變革是艱難的,付出的代價是慘痛的,因為選擇向銅墻鐵壁般的制度,向勢力龐大的既得利益集團說「不」,遠比接過胡蘿卜唱讚歌更艱辛。但正是一個個反對者拒絕向強權、體制、群氓妥協,身體力行地說「不」,使他們成為公民,成為英雄,而一旦他們有了發言權,所有人都有了發言權。

我們致敬的都是普通人,因為我們珍視每一個普通中國人說「不」的勇氣。而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不少都是九零後,新一代人個人意識覺醒更早,更徹底。而他們的表達則更網絡化,更勇敢。基於個人權利出發的抗爭是最重要的抗爭,爭取個人權利亦是守望公共利益的基石。我們仍然相信胡適先生所說,為個人爭權利,就是為國家爭權利。

一、烏坎村民:不公選舉的反對者

2月1日,6180名烏坎人,用一人一票的選舉進行了一場民主試驗。為這一天,烏坎村民抗爭了3個月,為反對村幹部的貪腐獨裁走上街頭,付出血的代價,甚至一個人的生命。但正如烏坎人楊色茂所說,「民主選舉跟游泳一樣,如果不下水去練習,不被嗆幾口水,我們就永遠得不到它」。網友感慨:當「精英」還在討論全國人大代表的表決器應該加蓋時,社會最底層、文化水平最低的農民已經奮起爭取民主選舉,注重民主的細節了。「這說明中國人配得起搞民主,中國民主素質論者可以休矣。」

二、什邡、啟東市民:決策不透明的反對者

7月1日,什邡的一棟建築的牆壁上,塗寫著幾個粗體字:「為了什邡人民,我們可以犧牲。我們是90後。」什邡的年輕人正用自己的方式舉行著自己的成人禮。27天后,江蘇啟東市民再次走到街頭,要求政府徹底停止日本王子紙業工廠的排污管道修建計劃。值得欣慰的是,兩地官方都在洶湧民意麵前選擇了妥協。啟東遊行中,帶頭扒光市委書記衣服的市民袁志勇,並未被秋後算賬。近年來,環境類群體事件頻發,從廈門、甕安、番禹,到什邡、啟東,各地地方政府已漸學會糾偏和包容。決策者們意識到,如果涉及公眾利益的決策不公開、不透明、必然會導致民眾的奮起反抗。支撐民眾說「不」的,不僅是環保意識,更是公民意識的覺醒。而官方和民間都認識到,經濟發展不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

三、香港市民:「洗腦」的反對者

這一年,在香港,一個15歲的少年,因為拒絕被「洗腦」,帶領和他年齡相若的中學生,一起反對已排上日程的「國教科」,隨後得到家長、大學生、市民的響應,更得到周潤發、黃耀明、林夕藝人的聲援。經過靜坐絕食十天之後,港府選擇妥協,寫下香港公民運動史上的重要一頁。有些人誤解香港人不愛國,其實不然。回顧近百年歷史,祖國需要的時候,香港人從來沒有缺席。香港人的愛國不是寫在書本上,不是經過「教育」而來,是作為炎黃子孫發自內心對中華民族、中華文化的認同感,對國家、社會的一份責任感。

四、任建宇:言論管制的反對者

轉發幾條微博,建國大業的臺詞,一件印有「不自由,毋寧死」的文化衫,卻構成了「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勞動教養兩年。薄熙來王立軍倒臺之後,任建宇被提前釋放,但還是平反失敗,重慶勞教委仍堅稱「任建宇你該被勞教,別以為自己清白。」

警方無需法院審判,就可將人扔進勞教所關上最多4年。勞教自然成為地方政府排除異己、關押上訪者的大殺器。和多年前慘死收容所的孫志剛一樣,「任建宇」成為促進勞教制度改革的符號。他說:「如果我個人的行動能推動廢除勞教制度,我願意站出來。」

五、占海特:教育權不公的反對者

因為爭取異地中高考權利,15歲的非滬籍少女占海特被誣稱為「蝗蟲,滾出上海」。12月8日,其父占全喜被警方以涉嫌「妨害公務罪」拘留,隨後占家被逼退房。占海特,是全國數億正當權利受到侵害的外地人的代表。容忍制度歧視,人人皆可能成為別人嘴裡的「蝗蟲」。既然不給外地人作為納稅人的應有權利,那地方政府就應該退稅給外地人,既不平權,又不退稅,是耍無賴。毫無疑問,在優質教育資源稀缺,嚴重分配不均的背景下,本地人和外地人爭奪教育資源的博弈還將持續,而那些有責任、有擔當、有良心的人們,會站在弱勢群體一邊。教育部要求的各地年底公布異地高考政策,多數地方政府或置若罔聞,或變相抵制。占海特向高考壁壘說「我忍夠了」,成為「少年公民、自由戰士、民主先鋒」。同稅同權的路還很長,更多占海特正站出來,一步步推倒高考重重鐵墻。

六、楊支柱:計劃生育的反對者

為了孩子不孤獨,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法律系副教授楊支柱兩年前堅持讓二胎女兒若楠出生,他因此被學校解聘,並被要求上繳社會撫養費240642元。孩子也一直處於「黑戶」狀態中。他起訴北京市海澱區計生委,並撰寫大量批判計劃生育的文章,甚至不惜以「賣身交罰款」和「楊支柱要飯」等行為藝術進行抗議,向基本國策計劃生育挑戰,引發了社會的強烈關注。計劃生育實施三十年來,負面效應日趨暴露,而部分基層計生部門「寧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個」的粗暴、野蠻執行,則早已怨聲載道。正因如此,楊支柱的反抗是有意義的反抗。他也不是一個人。

七、趙克羅:平墳運動的反對者

河南省政協常委趙克羅在微博上炮轟周口轟轟烈烈的平墳運動,寫□悔書,向領導賠罪說「我太天真,以為政協真的可以議政」,寫遺書準備殺身成仁。「為了南陽一千多萬人的祖墳,為了河南一億多人的祖墳,得罪了領導們,在我已經被拿掉河南省政協常委情況下,他們可能將對我繼續打擊報復。」趙克羅並非「屁民」,行使憲法賦予政協委員的參政議政職權,反被批「不懂政治,太幼稚,給領導添堵」。他向地方政府的「專權」說不,讓人們看到部分政協委員除了「舉手」以外的另一種可能性。

八、吳恒:有毒食品的反對者

「擲出窗外」網站的創辦人吳恒,被認為是中國版有毒食品的「維基百科」,直指「易糞而食,互相毒害」的殘酷社會現實。無論是推進食品安全問題,還是到貧困地區支教,吳恒都一直堅持著一個信念:一毫米的推進也是推進。「世界並不完美,但值得奮斗」,吳恒特別欣賞這句話。我們也希望有一天,舌尖上只有一個中國,就是CCTV裡的那個中國,而不是『擲出窗外』網站裡的中國。

九、羅永浩:商業霸權的反對者

羅永浩去年連辦兩次轟轟烈烈的「砸冰箱秀」,砸開了西門子等企業的商業霸權,消協及政府部門的踢皮球絕技。短短數月高達15多萬元的維權費用,向消協和政府部門打19個多達90幾分鐘的維權電話仍無果,折射出官僚機構不願幫消費者維權,「制度」縱容西門子們變壞,消費者維權的艱辛與不易。

據消協統計,中國消費者維權獲勝後,賠償金平均為700多元人民幣,而美國平均每案消費者獲賠35萬美元,是中國的3700多倍。中國消費者維權長路,需要更多的羅永浩站出來砸開黑幕,反抗商業霸權,官僚機構懶政。

十、全體網民:一切不公的反對者

圍觀即力量。因為有你們,單個孤立的反對者不再只是一個人。在雞蛋與墻之前,你們總是選擇站在了雞蛋一邊。論壇、微博,新聞跟帖,你們在網絡的每個角落中呼喊,聲音匯聚為洪流,被越來越多人聽到。你們吐槽、反諷,或者默默飄過以為抵抗。更多的時候你們大聲說出:我反對。你們是一切不合理、不合法的反對者。與此同時,你們也不吝發揚個人趣味,弘揚真善美。你們就是我們大家。

……

(本期責編:張克俠、陸毅然、魏傳舉。)

現在,這篇好文章在騰訊、百度貼吧等網站被火速刪除了,但這並不妨礙廣大網友深思和轉發,並不能停止為騰訊的「年終策劃」大聲叫好。

在當今墮落的世界裡,人民需要這麼一批有良知的媒體人出來吶喊,需要更多的人出來支持,這就是力量,一股絕對無法忽視的力量。△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