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婦的特權與小販的人權
 
嚴家偉
 
2012-10-14
 
【人民報消息】貴婦谷開來故意殺人可免死,而瀋陽小販因遭城管暴打,出於自衛而刺死城管一案,卻一審、二審皆被判死刑,目前尚等待最高法院覆核。兩案反差如此強烈鮮明,引起海內外廣大民眾的關注,也再次把中國十分糟糕的人權狀況暴露在國際輿論的審視之下。

凡專制政權都有個共同特點,就是只珍視保護權勢者的生命,而漠視普通民眾的生命,因此“民”被稱為“小民”、“草民”、“賤民”,而權勢者則是“大人”、“貴人”。中共自稱代表人民,但是他們最輕視民眾的生命;不僅如此,他們尚要喝民眾的血,其官越大位越高,就越蔑視民眾,喝民眾的血也就越多。他們都很“自覺”:官是統治者,民是被奴役者。所以中共將法律解釋為是“體現統治階級的意志,為統治階級服務的工具”,他們就是要用法律保護自己的權力、利益,並用法律管制、鎮壓民眾。於此,谷、夏兩案是充分的體現。

夏俊峰是被“下崗”的工人,為謀生路,只能與妻子擺個小攤,賣點雞翅、烤腸聊以糊口。2009年5月16日,他們出攤時遇到城管“執法”——強行沒收他的東西。夏苦苦哀求無果,反被誣“抗拒執法”,先遭城管毆打,繼而被強行拉上車。夏俊峰被帶回城管分局後,一群城管人員對夏進行圍毆痛打,夏被打倒在地,但對方仍不停手。夏俊峰在生命受到嚴重威脅的情況下,被迫自衛,用隨身攜帶的切腸刀刺死城管員兩名,重傷一人。中華民國的《六法全書》中強調:天理、國法、人情。即便是殺人重罪,也得推情度理依法而斷。中國刑法第二十條也規定,“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採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夏俊峰完全是正當防衛。

城管,既非軍隊也非警察,連公務員也不是,在法律上沒有執法權。但是各地政府自行招募“警力”,並非法授權“執法”,這就是所謂的“行政執法隊”——城管。

按照憲法,執法只能由執法機構實行,行政機構無執法權。他們所謂的“執法”——罰款、沒收財物、抓人等等,其本身就是違法。城管人員良莠不齊,許多流氓、混混混跡其中,加之腐敗,許多城市中,城管實際上成了欺壓攤販、菜農的暴力團夥,百姓恨之入骨,稱其為“穿制服土匪”。瀋陽城管對夏俊峰的“執法”本身就是非法行為,何況還要群毆暴打。夏俊峰的行為屬正當防禦,然而中共的法律是“為統治階級服務的”,夏俊峰敢自衛殺城管就是挑戰他們的政權,因此必須處以死刑。

反之谷開來,明明是蓄意謀殺,但由於她是政治局委員的夫人、“太子、公主黨”一族,當局即網開一面,對她“免死”,所謂的法庭審判完全是做戲,誰都清楚所謂“判決”來自最高當局,是事前就定好的。可見,中共的法律是為他們自己服務的,“判決”中所稱“有精神障礙”、“提供他人違紀違法線索”、“悔罪”等完全是為其開脫的托詞。

首先,“判決”中以“尼爾•伍德對薄谷開來之子薄某某(即薄瓜瓜,筆者註)使用威脅言辭,雙方矛盾激化”的理由對谷開來從輕發落。難道僅僅因為對方使用了“威脅言辭”,罪犯就可以殺人免死嗎?這是哪家的王法?是什麼特權?而夏俊峰被城管非法抓捕、圍毆,也不能反抗自衛。中共罵美國對人權有“雙重標準”,而中共法院對貴婦的“人權”(實則是特權)如此額外呵護,法外施恩,而對小販夏俊峰的自衛人權則視若無睹,請問這是幾重標準?其二,更為荒唐的是“判決”中稱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對本次作案行為性質和後果的辨認能力完整”,但同時又稱其“患有精神障礙”、“控制能力削弱”,二者自相矛盾,既然“完整”就該負全責。請問這“削弱”的標準是如何辨別、如何認定的?“削弱”到何種程度?還完不“完整”?純粹是隨意裁量,信口認定。經過這樣一番撲朔迷離、似是而非的文字遊戲,薄谷開來雖被判處“死刑”便“可不立即執行”了。

必須指出,這裏還有許多人不知道的黑幕。在中共的監獄系統中,一般死緩刑犯兩年後,如無特殊情況便改為無期或二十年有期徒刑。但這是對平民的,而對“谷公主”這樣的人,只要死刑當時未執行,不久就會改判為有期徒刑,接著很快就會以“保外就醫”等名義釋放。筆者更注意到對一般所謂“死緩犯”的判詞都是“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可對谷的判決連“緩期二年”都沒有——看來只要“風頭”一過,便會很快改判,接著就是“保外就醫”了。所以這判決完全是—場騙人的“戲”。

谷開來在宣判後,侃侃而談的“答謝詞”更把這幕“雙簧戲”推向了高潮。她說“我認為這個判決是公正的,它體現了法庭對法律的特別尊重,對事實的特別尊重,尤其是對生命的特別尊重”。太精彩了!中共特權階層的貴婦因伍德幾句“威脅言詞”就可隨意殺人,更可獲“免死”的寬恕。這對貴婦的生命當然是“特別尊重”。而小販夏俊峰在被城管圍毆暴打命懸一線時出於本能而自衛,卻得不到法律的半點“尊重”與寬恕,而必須要殺其頭以祭城管之“英靈”。這就是中國的多重“人權”標準,也是大陸人權狀況、黑暗現實的縮影。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