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利用羅淙釣魚(圖)
 
姜維平
 
2011-10-24
 

李俊(前一)2010年2月底被重慶與成都檢警軍方人員包圍「調查」。
(李俊提供)

【人民報消息】據重慶新聞界消息人士稱,重慶俊峰集團老板李俊的前妻羅淙10月22日刑滿獲釋,已返回家中,由於薄熙來在當地大搞紅色恐怖,她雖然走出監獄,依然二十四小時處於公安局眼線的監視之中,一方面,王立軍安排羅淙所在的居民社區的樓長,對其秘密盯梢,出行則由公安便衣警察跟蹤;另一方面安全局對其家多部電話進行監聽,錄音,以查找李俊的下落。故羅淙只是從一個小監獄改換到一個大監獄,並沒有得到真正的自由。

消息人士說,羅淙獲釋後首先回家看望了已經八十多歲的李俊母親,和兩個年幼的孩子,她們一家人悲喜交集,大有劫後餘生之感,抱頭痛哭,涕不成聲。李俊母親經歷過文革,對瘋狂的無法無天的紅色造反派記憶猶新,李俊出生一個月後,其父被打成地主,慘造批鬥,所幸逃往外地,李俊十二歲時才第一次見到他;而今,第二次文革,不僅使李俊失去了二十多年奮鬥而得到的四十億家產,成了“黑老大”,而且,不得不像當年的老父一樣亡命天涯,薄熙來下令要不惜任何代價,將李俊逮捕歸案。

目前,王立軍調整了專案組,組織了海外追逃組,正在世界各地展開秘密的紅色恐怖行動,查找李俊的下落,但是,如同60年代李俊之父在石首隱姓埋名一樣,李俊現在渺無蹤跡,與其父不同的是,李俊案的多份證據已公布在網上,其真相已大白於天下。李俊母親說,沒想到文革又回來了啊!我們家裏兩代人為何這麼不幸?!

雖然,沒有抓到李俊,又有海外媒體的曝光,薄熙來倍受非議,但這並不影響重慶法院給李俊及其家人定罪,因為自從文強死後,張弢入獄,烏小青“被自殺”,重慶公檢法就全部改姓“薄”了。據稱,9月27日,重慶沙平壩法院,已開庭審理了李俊,李修武案,有20多個嫌犯被控多項罪名出庭受審,但無一人認罪,也無一人不當庭控訴公安局專案組人員對其刑訊逼供,騙供誘供行為,有人說,警察幾天幾夜不讓他們睡覺,逼迫他們不得不在預先寫好的供詞上簽字;有的說,警察把礦泉水淋在他們頭上,用電風扇整夜勁吹,逼他們認罪,所以,當庭受到檢察院指控的人全部翻供,而且,大部分的嫌犯說,他們和李俊,李修武兄弟沒有交往,甚至根本不相識。何談參加和組織“黑社會”?

儘管中國“刑法泰斗”,已77歲高齡的趙長青,擔任了李俊哥哥李修武的辯護律師,官方迫於壓力,允許他出庭發聲,但法官多次打斷他的辯護,不采信他的說辭,原定四天的所謂“公開審理”,不得不三天就草草收場,數位政協委員和人大代表成了擺設和道具,無一人之言論見於報端。

趙長青說,我參與了刑法有關黑社會條款的制定,可以肯定地說,依據現有的檢察院提供的證據,李修武不是“黑老大“,他們的民營企業不是“黑社會”,這個案件如果成立,這些人如果判刑,標誌著中國司法體系的倒退和墮落。

與其同時,一方面,薄熙來通過李曉楓案綁架了的重慶媒體,一字不提著名律師趙長青的名子,也不公開發表他為李修武所做的辯護詞,與黎強案形成截然不同的景觀;另一方面,在此之前,薄熙來邀請海外媒體和國內網站的老總到訪重慶,而且,新華網等官方媒體都醜化渲染和輿論先審了李家兄弟,試圖利用他們洗刷自己,把李俊案按照薄熙來的意志,終結在對其仕途有利的範圍之內。

但我認為,把一個所謂涉黑涉黃,資產數十億的,震驚海內外的大案,限定在一個區級法院開審,挑戰了讀者最起碼的法律常識,戲弄了中國的司法體系,其目的是便於與李俊有過節的沙坪壩法院搶占權力優勢,因為緊緊跟隨薄熙來的李建銘,是沙坪壩區的主要領導,重慶官方要借助兩審終審制的法規,把此案消化在較低的層次上,這樣可以輕易而舉地操控司法,盡快把李修武等人送進監獄,讓他們永遠地閉嘴。因此,李修武被判無期徒刑的可能性較大。

重慶消息人士說,自海外媒體刊出《重慶李俊驚曝薄熙來打黑內幕》一文後,國內媒體嚴密封鎖網路,知情者不多,儘管如此,此消息還是“出口轉內銷”,被一些人轉發私人博客,微博,臉書,推特等,震驚了重慶官場和民間,特別是引起了中央一些領導的重視,薄熙來和張海洋也大為震怒,他們使出了兩面手法,一方面指示有關方面嚴查李俊所披露檔的來源,特別是一組拍攝於部隊羈押地點照片的來龍去脈,對李俊案涉及的25位親友加大審訊的力度,逼其承認涉黑涉黃的問題;另一方面,對其妻羅淙案則施展軟的一手,加快了審理,簡易庭付敷,稍後匆忙宣判,其刑期幾乎與羈押的時間相等。

重慶消息人士表示,如同歸還3000萬元的涉黑現金於俊峰集團帳戶,穩住購買商品房的客戶一樣,重慶官方釋放羅淙,不是出於善意,而是在利用她進一步“釣魚”。坐過牢的薄熙來和狡猾的酷吏王立軍,深知放行羅淙,便於下一步追捕李俊,因為李俊思念妻小,難免兒女情長,與家人電話聯絡,就會被衛星定位,公安很容易找到他的藏身之處,而李俊一旦歸案,在嚴刑拷打之下,必將違心地承認他所提供的證據是偽造的,這樣一來,薄熙來就能從製造冤假錯案的指責中徹底脫身,這也是重慶官方目前對海外輿論保持沉默的原因。

據知情者透露,李俊是重慶家喻戶曉的億萬富豪,為保護家人和財產,迫於壓力,曾於2008年7月8日和2010年10月19日兩次與妻子離婚,並支付羅淙三套房產,三輛汽車,和子女撫養費和安家費3000萬元,但重慶官方指控這筆財產涉黑,扣押了其中一部分,另一部分待查,尚未做出最後的結論。2010年10月23日,李俊出逃前,曾委託其妻為他在網上定購了一張從成都飛往香港的機票,羅淙認為她沒有罪,第一,她不知道李俊的去向,第二,她幫助親友是天經地義的事。

重慶新聞界的消息人士說,薄熙來現在搞的“唱紅打黑”,實際上是一場地方性的紅色恐怖運動,是文革式的泯滅人性,親情和良知的一場人類大災難,其目的是搶奪民企的大蛋糕,給京城的利益集團送禮買官,羅淙不過是一個犧牲品,也是一個時代即將終結的例證。如果十八大,薄熙來取代習近平,重慶“唱紅打黑”會進一步向全國蔓延,第二次文革將使中國崩潰和動亂,無數個李俊羅淙式的公民就會死於非命,或湧向世界各地。

2011年10月23日於多倫多

(作者博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