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智利礦工重見天日看中共救災(圖)
 
李天笑
 
2010-10-15
 

自願最後一個出井的礦工領班烏爾蘇亞重見天日後,身披國旗,
高呼「智利萬歲」,而不是「總統萬歲」!

【人民報消息】在地下被困69天的33名智利礦工全部獲救成了世界頭號新聞。令人震撼的是這一井下生存的世界紀錄,是迎接礦工們健康地走出救生艙時的舉世歡呼,更是與中共統治下礦難悲劇的強烈對照。

中國和智利都是礦產大國。智利是產銅大國,擁有世界上已知銅儲量的40%。這次礦難就發生在聖何塞銅礦。智利礦工井下69天全數生還的事實值得中國深思。中國是煤碳生產大國,也是礦難大國,礦難死亡人數占世界的80%。根據《中國日報》資料,09就有2千6百多名礦工死於意外,美國同年只有34名礦工死亡。在中國經常聽到悲慘欲絕的礦難,但真相總是被隱瞞,成功的搶救案例極少。原因何在?

信息公開透明是智利礦難營救工作最顯著特點之一。且不說現場有超過1400名世界各地記者連續不斷地直播報導,任何隱瞞和弄虛作假都很難逃過媒體的眼睛。甚至連井底情況都有視頻直播,整個搶救過程從井下到井上一目了然,令人嘆為觀之。

與此相對照的是,中共出事後首先做的是控制現場,驅趕媒體,隱瞞災難中的實際傷亡數字和肇事原因。就拿中共大肆宣傳的王家嶺透水事故的營救來看,受困和獲救礦工名單一直不公開,官方只給出了被困礦工人153人的數字,有說大大低於實際下井人數。但由於中共至今沒有給出這一數字的詳細情況,使人無法核實被困數字的真偽,另外,中共派出2千多名維穩人員,分成153個安撫小組,與礦工家屬共同生活,目的明顯在於“封口”。事後還出現9天後被救出的礦工臉似墨染,但胳膊雪白的造假疑點。在中共的刻意隱瞞下,其它死亡人數高、無作秀價值的礦難,真情更難為人知。

正因為智利礦工家屬對每一步進展都了如指掌,就能夠堅持要求政府實施搶救。而中共封鎖礦難情況,礦工家屬無從知道親人的生死,也無從了解當局是否真正在搶救,也就更無從知道親人能否被成功搶救。無怪乎,中國網友說,智利礦難“如果發生在中國,33名礦工肯定會被活埋和死亡”,其原因就在於官方隱瞞實情後,能輕易逃避搶救不力和礦難事故責任。

領導救人,還是先救領導,這是智利領導和中共領導遇到災難時的根本區別。在智利,體現出的是人的生命、民眾的生命、他人的生命高於一切。智利總統和礦業部長等親自策劃和組織營救活動。總統和夫人始終在營救現場,擁抱每一個被救礦工。可以看出,他們眼裏帶著血絲,十分疲憊。玻利維亞總統甚至專門抵達智利問候和接回1名受困的玻國礦工。據說,智利和玻國的過往不和也由於智利救人而得到緩解。

尤其令人感動的是最後一名獲救的礦工領班烏爾蘇亞。在生的希望面前,他像船長在發生海難時最後離船一樣,自願最後一個出井。他在井底被困時臨危不亂,以堅強的領導維持了秩序。他在不見天日的井底安排礦工保持正常作息,靠有限的食物生存了17天,並繪製多張礦坑地形圖,給救援人員參考。烏爾蘇亞嚴明的紀律執行到最後一刻。美國太空總署專家認為,他的領導是順利逃生的關鍵,但他把功勞歸給團結一致的礦工們。當總統特別熱烈擁抱烏爾蘇亞時,當他思路清晰地與總統侃侃而談時,你能感受到烏爾蘇亞為何被智利人譽為民族英雄的原因。

在中國,如果遇到礦難或自然災難,中共都是作秀第一,救人其次,而且先救領導早已成了不變的規則。1994年新疆的克拉瑪依市“友誼館”的大火325人死亡,死者中288人是學生,其它37人是老師、家長和工作人員,領導全部逃生,因為當時市領導高喊“學生不要動,讓領導先走”。中共領導就連一般的智利礦工都不如,智利礦工還爭相最後一個升井,中共領導卻貪生怕死,爭相逃命。

在智利礦難中,智利政府起用了現有能調度的先進技術、設備和多國援助。礦井外美國、加拿大、阿根廷等多國的國旗迎風飄揚,來自世界各國的25家私人採礦公司共同參與營救行動。各國帶來了最適用的技術、設備和人才。用於開鑿救援井的液壓挖掘機是澳大利亞製造的;美國宇航局的專家小組在現場協助井下礦工渡過難關。救援人員準備了多種方案和後備措施。最後採用金屬管完成救援通道內壁加固工作,把特制“膠囊型”救援艙先降入約625米深的礦井底部,測試成功後才開始救人。由於精心布置,救援艙下降過程中沒有出現故障,原估計需要48小時,結果只用了不到23小時就完成救援任務。

中共救災態度卻是政治考量第一。為了保全黨的面子或黨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中共不顧受災民眾的生命安全,一貫蠻橫地拒絕外國先進的技術、設備和有經驗的救援人員,或拖延外國救援隊伍進入角色的時間,造成人民生命財產重大損失。這在唐山地震、汶川地震等自然災難以及幾乎所有的礦難中屢見不鮮。

十分有趣的是,這次中共媒體強調“中國製造”的“三一”起重機參與起吊內壁管道,並起到重要作用。據說,智利政府是在多種品牌中選中“三一”起重機的。其實這正好說明了智利政府重視礦工生命,為了能救人並不在乎設備的國籍,也說明政府透明清亮沒什麼可掩蓋的東西。這反倒襯托出中共輕視中國礦工生命的本來面目,因為從來沒有看到中共在本國礦難中用“三一”起重機、救援艙等設備來救人。這是因為在中共眼裏,中國人的命不值錢,不值得為其用起先進機械。

更具實質意義的是智利和中共對責任事故的處置態度。智利總統在最後一個礦工得救後,在現場不是大談“勝利成果”和礦工及其家屬如何感謝“黨和政府”,而是當場表示要嚴查事故責任人,同時改進工作環境,以保障“生命”和“尊嚴”。這與中共的“多難興黨”和利用災難歌頌黨的做法形成鮮明對照。無怪乎中國礦難不斷,原來這是中共縱容和鼓勵的結果。

至於智利礦工被困井下2個月中仍能吃到金槍魚、牛奶、餅幹、牛肉、米飯、水果等,並能剃須、換衣、看短信,對中國遇難礦工而言乃是天方夜譚。智利井下為礦工特建的儲存緊急情況下所需生活用品的“避難所”,對絕大多數中國礦工來說更是聞所未聞的了。對無數死難的中國礦工,中共唯一的安撫就是“做鬼也幸福”。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