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在救人 中共在搶屍(圖)
 
鄭清源
 
2010-10-16
 

智利第33名被困礦工、54歲的礦工領班烏爾蘇亞成功升井,總統帶領唱國歌。

【人民報消息】今年8月5日,智利北部沙漠中的聖艾斯特班金銅礦場因坍方造成地下33名礦工被困700米深處。被埋地下達兩個多月的礦工的生死自然引起全球性的聚焦,全體智利人都把這當成國家的首要大事,歷經兩個多月竟然將人全部救出。這自然引起我們中國人的感慨:中國的礦難可謂世界第一,可是在中國這樣的關注是不可能的,誰會等你兩個多月?那麼大的資金投入和社會影響叫當局怎麼能夠承受得了?要是那樣的話,中國不用挖礦了,天天等著救人吧。

可是人家智利卻從總統到民眾,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了一起。這雖說是一場災難,可是智利政府的營救卻把所有的智利人凝聚在了一起。智利人從未有過做一個智利人的幸福和安全感像今天這樣強大,智利這個國家與人民的形象由此變得偉大而堅強。我們舉一個在中國新近發生的事件和智利的營救作一番對比:

礦難發生的第二天,也就是8月6日,智利礦業部長高柏內縮短厄瓜多訪問行程,飛回智利指揮救援行動。8月7日,智利總統皮涅拉縮短哥倫比亞訪問行程,返回智利跟受困礦工家屬待在礦坑外臨時營地。

這是智利政府的首腦們對礦工生命安全的態度。試問在中國誰見到過一起中共領導人這樣關注礦工生命的事件?中國有一個院士叫何祚庥的,針對中國礦難頻發的現實直言不諱地為中共狡辯說:“誰讓你不幸生在中國呢?”

不僅如此,智利海軍專門研制出載運礦工回到地面的救生艙“鳳凰號”,智利總統皮涅拉在全智利人都緊張地在電視機前面觀看援救行動時,呼籲全南美洲所有教堂為第1名脫困的礦工敲鐘慶祝。


智利民眾高舉印有33名礦工照片的國旗歡呼!
更叫中國人不敢想像的事是,在礦工被困井下40多天時,智利迎來了建國兩百周年的國慶。智利總統皮涅拉與政府官員在首都聖地牙哥的廣場一起高唱國歌,而33名礦工在地下透過電視轉播也同步高歌,並與全國同胞一起歡呼“智利萬歲”,他們的家屬則在礦坑地面上舉行升旗儀式。

在海外,智利駐日大使和使館職員通過電視實況轉播救援行動。當第一位礦工被“鳳凰號”救生艙救出時,有人高喊“智利萬歲”!

看一個國家在世界上的影響怎麼看呢?只看它的外匯儲備或動輒就“不高興”的態度嗎?當武力成為傲視世界和同他國討價還價的資本,以至用耍流氓要挾世界安全的時候,這樣的影響只能是負面的。而當一個國家以其人性的光輝站在世界人民面前時,那才是至高無上的。

我們絕少聽說過“中國萬歲”,聽的最多是那個什麼黨的“萬歲”。當國家成為一個黨的附庸的時候,國民除了乖乖地當好奴隸外,一不小心就會被惡黨當成累贅或敵人。我們看發生在我們中國的一個例子。

就在智利緊鑼密鼓地展開營救時,在中國四川的都江堰市卻發生了這樣的事。2010年10月11日18時20分,數十名民工到都江堰市胥家鎮向四川三秦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再次討薪。該公司打電話叫人,當時從指揮部辦公室沖出大約四、五個人,手持一尺來長的刀見人就刺,造成民工一死二傷的嚴重後果。

幾十名民工將死者的屍體從醫院運回指揮部現場,並在死者身前擺上火盆、蠟燭等祭奠。12日凌晨3點,防暴警察趕到將死者屍體強行搶走。據民工講,警方出動了“坐滿了12輛公交車”的警力。

為了抗議警方的“搶屍”行動,12日早上8點左右,數百名民工走上都江堰市二環路、幸福大道等堵路抗議,隨後很多市民也紛紛加入,造成該路段交通癱瘓,當局再次出動防暴警察清場。

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及音樂家協會會員馬貴毅先生表示:這個問題是怎麼引起的呢?這是黑社會幹的。請問黑社會的後臺是誰呢?那些動刀、動匕首的人,為什麼這麼的猖狂?因為他們有後臺,不僅有,而且強大。

那麼這個後臺是誰呢?在中國,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這個後臺就是中共。有了中共撐腰,打手們出手當然就異常地殘忍:“見人就刺”!黑社會打死了人,誰來收場呢?防暴警察。怎麼收場呢?驅散“找事”的民工。這樣的警察是防暴嗎?分明是“護暴”嘛。農民工是“找事”嗎?打死了人不叫人家聲張叫不叫找事?更甚者,竟然把屍體搶走。搶屍體幹什麼呢?不就是為了銷毀證據!誰指使的呢?黑社會怎麼和警察聯繫上了?警察又是受誰的指使去“防暴”和搶屍的呢?

在這樣的生存環境下,老百姓能去由衷地高喊“中國萬歲”嗎?他們會為自己作為一個中國人而自豪嗎?是誰剝奪了我們中國人的尊嚴?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