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折騰 曾偉的移民身份恐泡湯(多圖)
 
姜青
 
2010-10-13
 

曾慶紅兒子曾偉。
【人民報消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42歲兒子曾偉,英文名亞瑟(Arthur)和他的原CCTV主持人、38歲妻子蔣梅,在2008年耗資3,240萬澳幣(合人民幣2.5億)購買了位於東悉尼Point Piper區沃爾斯利街的豪宅「克雷格-Y-莫爾」。

80年代,江澤民當上海市委書記時,讓長子江綿恒帶著老婆去美國留學,那時曾慶紅雖是江的第一大幕僚,但畢竟職位太小,孩子也小,留後路的感覺不那麼迫切。

江綿恒那時的「階級鬥爭意識」也沒有現在這麼強,於是向同學透露了父親的「家訓」:拿美國永久居民身份,生美國籍身份的孩子,「悶聲大發財」等。江氏一家果然低調,江澤民從銀行轉出的巨額民脂民膏哪裏去了,「中國第一貪」兒子江綿恒以權貪污的錢存在哪裏,綠卡兒媳婦什麼時候帶著孫子回美國讀書的?沒有人知道。江綿恒成了名符其實的裸官。但江澤民秘密存在海外的錢,卻有家人可以自由支取、自由享受。

1989年,江鎮壓上海「世界經濟導報」有功,5月調進北京代替趙紫陽任黨總書記,江到北京後,第一時間就要把攝政曾慶紅和有夫之婦的姘頭、上海市委宣傳部長陳至立調到北京,作為自己左右手。

1991年,掌握黨政軍三大權的江澤民指示中組部安排陳至立在中央機關的工作安排。第一安排是讓她出任中宣部副部長;不行,退其次,第二選擇是中聯部副部長。甚至把陳至立丈夫喬林到北京的工作都安排妥貼,具體職務是北京市社會科學院黨委書記。

結果,當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執掌中央組織大權的宋平堅決反對,江只好暫時擱置,後來宋平成為了「元老」,鄧小平也神衰力弱,江到底把姘頭陳至立弄到了北京,她很快被提升為教育部長,現在是國務委員。看看陳至立治下的中國大學,教授成了「叫獸」,女博士用上床拿文憑。江澤民的姘頭確實沒有辜負江的期望,把中國教育界變成了窯子。

年復一年,曾慶紅的兒子長大了,曾慶紅也從幕後的沒有頭銜的攝政變成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沒權時,做夢想錢;有了權,醒著搞錢。於是,父子兵一齊上陣,趟江氏父子的發財老路,果然腰包被撐破。

在曾慶紅當「國家副主席」時,兒子曾偉做生意的格言是:「一筆項目的進項少於兩個億,免談」。

除了插手上海大眾汽車、東方航空、北京現代汽車等公司,獲取巨額傭金外,曾偉還在北京開了一家基金性質的公司,主要是通過內部管道獲知都有哪些公司欲「股份制改造」並「上市發行」,然後曾偉的公司會主動鎖定那些公司,與他們聯繫,「協助」這些企業順利上市。

曾偉的公司聲稱,自己可以包辦企業股份制上市發行的所有「政府批件」,條件是購買即將上市的企業原始股,比如兩千萬股,按每股一元算,曾偉只需支付兩千萬元,但企業一旦上市溢價發行,比如每股10元,曾偉手中的原始股就在短期內迅速增值到兩億元,這就是曾大公子著名的「沒有兩個億的進項,免談!」的由來。

後來錢多了,曾慶紅也睡不著覺,考慮得找地方「消化」。好幾十年了,政民矛盾一激化,中央就要秀一下「廉政」,讓大家簽署公開個人和家屬財產同意書,曾慶紅不但歷次堅決反對,而且考慮必須找資產「泄洪口」和後路。

十七大召開前一年,曾慶紅對自己是否能繼續留任沒有把握,於是2006年拍板讓兒子一家四口移民海外,把不義之財轉移出去。曾慶紅考慮,英美太顯眼、容易被盯上,澳洲相對安全,2007年初曾偉夫婦以購買豪宅在澳洲拿商業移民身份,既洗了錢,又給全家留一條後路。

2009年,澳洲媒體曝光了曾氏夫婦在澳洲成為置業移民後,在中共高層引起軒然大波,要求中央調查資金來源,使曾慶紅一時高血壓。緩過勁兒之後,曾慶紅開始到處為貪腐製造合法性。


兒子巨資移民有憑有據,曾慶紅寢食難安。
這位前國家主席跑到江西、福建等地考察「黨的建設」時說:「腐敗是世界性的,古今中外都有腐敗問題,就是到了共產主義社會,腐敗問題還是存在的。」說者不打自招,聽者心知肚明。在江西省委座談會上,曾慶紅對他「不管教、不約束子女、侄子的行為」的譴責,回應的就更思維混亂了:「我怎麼管,怎麼約束!他們都成人了,有自由發展的空間,在(腐敗)這方面是平等的!」

腐敗打哪兒來的?淫亂打哪兒來的?中國有句老話:上樑不正下樑歪。

本來,曾偉夫婦以3,240萬澳幣(合人民幣2.5億)買下豪宅,並無人知曉,但他們要把豪宅推倒,然後再花500萬澳幣(4千萬人民幣),按照他們的意思重新蓋一棟,就驚動了整個澳洲。

位於半山腰,占地1100平方米的豪宅克「克雷格-Y-莫爾」建於1908年。20世紀60年代初,教授萊斯利·威爾金森(Leslie Wilkinson)對該建築進行了裝修,該建築因為高頂、凸窗、拱門和有柱廊的中心庭院而聞名。1991年,帕特里克裝卸公司老板克里斯·科里根Chris Corrigan)以714萬澳元從開發商羅斯韋爾(Gary Rothwell)手裏買下,10年後以1,070萬澳幣易手股票經紀人雷裏夫金(Rene Rivkin)。物業投資商本·蒂利(BenTilley)在2004年以1,600萬澳元買下它,並在2008年以翻倍的高價3,240萬澳元賣給曾偉夫婦。

一句話,曾慶紅的兒子曾偉是冤大頭,把一座物不所值的豪宅炒成了澳洲第二昂貴豪宅。而且令人吃驚的是,買下豪宅要推倒重蓋,花2.5億人民幣只為買這塊地皮!

曾偉夫婦這一「壯舉」不但泄露了這錢不是正道兒來的,不是他的辛苦錢,錢來的太容易,同時也泄露了他的「家底」起碼還得有多少個2.5億人民幣!

這一點,曾偉家庭的發言人蓋文·斯勞特可以證實,他說,這家人無法接受採訪,因為他們都在中國。當蓋文·斯勞特被問及曾偉靠什麼謀生,他說:「我不問他們做什麼……在中國做什麼的問題,他們在那裏是他們的事。」

曾慶紅的兒媳婦蔣梅原只是中央電視臺的女主持人,為掩人耳目,曾家在香港註冊了一個開發公司,讓兒媳婦蔣梅掛名當總裁,這個公司依靠曾慶紅的權勢,在中國的大中型城市的批發商務中心的主要高速路下面建築購物商城,經常將防空洞改造為購物中心。

可能是進出改造防空洞上癮了,自買下這棟豪宅以來,只有兩個兒子的曾偉夫婦已兩次向豪宅所在地的沃拉拉市政府提出翻新要求,要重建一套5層、8臥室的現代住宅,有兩個游泳池。新房的建築涉及到鑿岩床,將兩層建在地下,包括一個巨大的車庫。施工期間估計會挖出2,600立方米的砂土,這個翻新計劃在很多處不符合民宅建築規格要求,這在建築規定上被視為「過量的開挖」,是禁止的。

9月27日舉行的市政廳會議上,綠黨市政議員格里弗 (Nicola Grieve)更將這一豪宅的改建計劃形容為「地下開採」,並暗示業主可能需要「採礦許可」。市政廳拒絕的原因是「挖掘土量過大」。


曾偉豪宅、曾慶紅政治避難所大曝光!
在西方國家,房子的價值往往和歷史連在一起的。豪宅「克雷格-Y-莫爾」是一棟著名的百年老屋,又在賣房價格上被「中共前國家副主席」的兒子創了記錄,所以自從該豪宅主人的身份被曝光後,曾偉夫婦的翻新計劃就格外令人關注。

10月11日,《悉尼晨峰報》有關該夫婦第三次提出翻新要求的消息成了所有媒體轉載的內容,成為悉尼一大社會新聞。眾目聚焦沃拉拉市政府10月11日晚上的討論會。

結果,沃拉拉市政府第三次拒絕了曾偉夫婦的申請,該消息一出,立即成為城中話題,登上悉尼晨鋒報、墨爾本時代報、布里斯本時代點擊率的榜首,在今日西澳網站上也攀升到第三位。

很多澳洲人士為百年老屋的幸存感到高興。不願透露姓名的鄰居指出,「他們是要花費巨資來拆掉一棟非常好的房子。」「這是非常昂貴的民宅工程。當然,作為前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兒子,這也就不難理解了。」「在專制極權國家,國家利益轉為政府官員的私人財產,難怪這對夫婦有如此雄厚的經濟實力。」「這種投資方式很像是資金轉移,這種建豪宅與在賭場裡的洗黑錢都是出於同樣的目地,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據說,沃拉拉市政府三次拒絕翻蓋還有一個更深層原因,就是中共政局非常不穩。要是哪天曾慶紅被雙規了,那曾偉夫婦得的不義之財都得吐出來,曾偉的移民身份就得泡湯。

屆時,百年老屋已經變成曾式防空洞,就不值錢了。「誰拍板,到時誰負責收拾殘局!」△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