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為何欲撤出中國(圖)
 
2010-1-15
 
【人民報消息】全球搜索引擎老大谷歌(Google)歷經4年忍氣吞聲、委曲求全之後,終於欲意步出大陸市場。谷歌破天荒的不再過濾網路搜尋結果,且強硬地要求它在中國能提供不經審查的搜索引擎,否則情願撤出中國。

谷歌斷臂中國,是被中共逼得造了反。這一反,美國政府迅即表態支持中國人民享有互聯網自由權利,反倒把中共撞了個趔趄。中共官方搪塞著說正在研究谷歌的最新聲明,並閃爍其辭地表示,現在還很難肯定谷歌是否會關閉在中國的業務和網站。谷歌彎著腰忍受時,中共得寸進尺;谷歌欲決裂中共了,中共卻萎萎縮縮,舉棋不定了。

谷歌希冀以進入來改變中國,卻被迫以退出引起中國的改變。不過,谷歌的“豁出去”,不但解脫了本身長期扭曲在利益和道德之間的痛苦,也使3億多中國網民有了難得的自由搜索的暢快,享受到片刻的自由生活方式。據說89天安門、達賴喇嘛、法輪功等搜索結果均現屏幕,谷歌的反叛暫時沖垮了中共龐大的審查體系。

當谷歌昂起頭說拜拜時,中國網民用讚嘆來挽留。人們在谷歌中國總部前獻上了玫瑰花和百合花。在百度的討論區,許多網友發出“Google不要走”、“向偉大的google精神致敬”、“谷歌好樣的,我們支持你”、“谷歌是真漢子”、“孩子,咱國家曾經有一個網站叫做谷歌” 等動人呼聲。在熱門入口網站163.com的1萬4千多人在線調查中,約78%的人不願谷歌退出中國市場。

如果僅從純商業的角度看,谷歌似沒有放棄具有巨大潛力的中國市場的必要。儘管目前谷歌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只占33%(另一統計為14.1%),遠遠落後於百度的63%,且2億美元左右的年收入只占谷歌全球收入的1-2%,但已有3.38億中國互聯網用戶市場仍在迅速增長,搜索引擎運營商市場也以29%的年增長率在擴張,更何況谷歌在中國市場的表現正呈上升態勢,09年第四季度谷歌市場份額升至35.6%,百度下滑至58.4%。(09年第三季度,百度和谷歌的市場分割為63.9%和 31.1%)。當然,也有統計顯示,谷歌的市場占有率在下降。不管怎麼說,單純的市場競爭波動並沒有充足的理由使谷歌急流勇退。到底谷歌為何決意撤出中國?

首先,從長期看,谷歌在中國的發展遇到中共專制的根本侷限。也就是說,這種桎梏是無法通過改進服務、增加投資、吸收人才、創新技術等方法突破的。谷歌從事的網絡信息領域正是中共生死存亡的生命線,它決不可能放開網絡封鎖,讓人民不經審查地自由搜索得到真相。這樣它的統治就完了。這就決定了谷歌自2006年“自我審查”的屈尊自律狀態將無限持續下去。

這樣谷歌從一開始就處於兩難境地。一方面,如果谷歌與百度等一樣按中共要求對搜索結果進行過濾,就明顯失去了競爭優勢。因為同樣服從中共的網絡審查,民眾何必要選谷歌這樣的外國搜索引擎呢?這意味著市場失敗,同時也違背了谷歌“不作惡”的道德信條和“全球共享共用”的經營宗旨,使谷歌在美國和世界範圍自我降低商業信譽。

另一方面,如果谷歌堅持原則,其結果很可能被逼迫撤出中國市場,也就是今天面臨的情況,但這樣捍衛了道德底線,在美國和世界範圍贏得了商業信譽。

第一種“與狼共舞”的情況導致在中國和全球雙輸;第二種堅守底線的情況至少可以在全球先贏,而且在中國市場上鹿死誰手仍待分曉。況且,中共處在深重危機之中,朝不保夕,隨時面臨政權更替,新的民選政府可能會對抵制專制政權和幫助專制政權的公司採取截然不同的政策。谷歌如果具有長遠戰略眼光,即使從利益角度出發也應選擇第二種情況。

其實,從具體情況看,這次谷歌欲出走的直接動因在中共欺人太甚,谷歌忍無可忍,與中共決裂。谷歌遭受了源自中共當局的重大網絡攻擊。攻擊者的目標是進入中國人權活動人士的電郵帳戶。而且,至少其他二十家國際大公司也成了被攻擊的目標。這些技術相當尖端的攻擊瞄準的目標是谷歌的核心設施。這種攻擊本身涉及到谷歌堅守的言論自由的核心。

前谷歌大中華區總裁李開復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指出,谷歌公司的聲明與商業決策無關,僅僅是由於中國的網絡審查制度。他還透露,谷歌其實已經就這一決定進行了長時間的考量。這是向中共顯示谷歌不願意繼續容忍現存的審查制度。因此谷歌不是敗走中原,而是決裂中共。

另外,09年6月中共當局用“色情門”構陷谷歌,以及雅虎供出師濤個人信息造成聲名狼藉這兩件事也是促使谷歌痛定思過和痛定思變的重要因素。

谷歌的退出,繞了一圈重新回歸“不作惡”的原點。代價不小,精神可嘉。谷歌以退出要求不被過濾,希望雖然微乎其微,但逼得中共進退失據,茫然失措,凸顯出中共網絡時代的專制實質。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