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为何欲撤出中国(图)
 
2010-1-15
 
【人民报消息】全球搜索引擎老大谷歌(Google)历经4年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之后,终于欲意步出大陆市场。谷歌破天荒的不再过滤网路搜寻结果,且强硬地要求它在中国能提供不经审查的搜索引擎,否则情愿撤出中国。

谷歌断臂中国,是被中共逼得造了反。这一反,美国政府迅即表态支持中国人民享有互联网自由权利,反倒把中共撞了个趔趄。中共官方搪塞着说正在研究谷歌的最新声明,并闪烁其辞地表示,现在还很难肯定谷歌是否会关闭在中国的业务和网站。谷歌弯着腰忍受时,中共得寸进尺;谷歌欲决裂中共了,中共却萎萎缩缩,举棋不定了。

谷歌希冀以进入来改变中国,却被迫以退出引起中国的改变。不过,谷歌的“豁出去”,不但解脱了本身长期扭曲在利益和道德之间的痛苦,也使3亿多中国网民有了难得的自由搜索的畅快,享受到片刻的自由生活方式。据说89天安门、达赖喇嘛、法轮功等搜索结果均现屏幕,谷歌的反叛暂时冲垮了中共庞大的审查体系。

当谷歌昂起头说拜拜时,中国网民用赞叹来挽留。人们在谷歌中国总部前献上了玫瑰花和百合花。在百度的讨论区,许多网友发出“Google不要走”、“向伟大的google精神致敬”、“谷歌好样的,我们支持你”、“谷歌是真汉子”、“孩子,咱国家曾经有一个网站叫做谷歌” 等动人呼声。在热门入口网站163.com的1万4千多人在线调查中,约78%的人不愿谷歌退出中国市场。

如果仅从纯商业的角度看,谷歌似没有放弃具有巨大潜力的中国市场的必要。尽管目前谷歌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只占33%(另一统计为14.1%),远远落后于百度的63%,且2亿美元左右的年收入只占谷歌全球收入的1-2%,但已有3.38亿中国互联网用户市场仍在迅速增长,搜索引擎运营商市场也以29%的年增长率在扩张,更何况谷歌在中国市场的表现正呈上升态势,09年第四季度谷歌市场份额升至35.6%,百度下滑至58.4%。(09年第三季度,百度和谷歌的市场分割为63.9%和 31.1%)。当然,也有统计显示,谷歌的市场占有率在下降。不管怎么说,单纯的市场竞争波动并没有充足的理由使谷歌急流勇退。到底谷歌为何决意撤出中国?

首先,从长期看,谷歌在中国的发展遇到中共专制的根本局限。也就是说,这种桎梏是无法通过改进服务、增加投资、吸收人才、创新技术等方法突破的。谷歌从事的网络信息领域正是中共生死存亡的生命线,它决不可能放开网络封锁,让人民不经审查地自由搜索得到真相。这样它的统治就完了。这就决定了谷歌自2006年“自我审查”的屈尊自律状态将无限持续下去。

这样谷歌从一开始就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如果谷歌与百度等一样按中共要求对搜索结果进行过滤,就明显失去了竞争优势。因为同样服从中共的网络审查,民众何必要选谷歌这样的外国搜索引擎呢?这意味着市场失败,同时也违背了谷歌“不作恶”的道德信条和“全球共享共用”的经营宗旨,使谷歌在美国和世界范围自我降低商业信誉。

另一方面,如果谷歌坚持原则,其结果很可能被逼迫撤出中国市场,也就是今天面临的情况,但这样捍卫了道德底线,在美国和世界范围赢得了商业信誉。

第一种“与狼共舞”的情况导致在中国和全球双输;第二种坚守底线的情况至少可以在全球先赢,而且在中国市场上鹿死谁手仍待分晓。况且,中共处在深重危机之中,朝不保夕,随时面临政权更替,新的民选政府可能会对抵制专制政权和帮助专制政权的公司采取截然不同的政策。谷歌如果具有长远战略眼光,即使从利益角度出发也应选择第二种情况。

其实,从具体情况看,这次谷歌欲出走的直接动因在中共欺人太甚,谷歌忍无可忍,与中共决裂。谷歌遭受了源自中共当局的重大网络攻击。攻击者的目标是进入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的电邮帐户。而且,至少其他二十家国际大公司也成了被攻击的目标。这些技术相当尖端的攻击瞄准的目标是谷歌的核心设施。这种攻击本身涉及到谷歌坚守的言论自由的核心。

前谷歌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指出,谷歌公司的声明与商业决策无关,仅仅是由于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他还透露,谷歌其实已经就这一决定进行了长时间的考量。这是向中共显示谷歌不愿意继续容忍现存的审查制度。因此谷歌不是败走中原,而是决裂中共。

另外,09年6月中共当局用“色情门”构陷谷歌,以及雅虎供出师涛个人信息造成声名狼藉这两件事也是促使谷歌痛定思过和痛定思变的重要因素。

谷歌的退出,绕了一圈重新回归“不作恶”的原点。代价不小,精神可嘉。谷歌以退出要求不被过滤,希望虽然微乎其微,但逼得中共进退失据,茫然失措,凸显出中共网络时代的专制实质。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