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世界最高速”要出事的啊
 
楊恒均
 
2009-12-29
 
【人民報消息】聽說武廣高速列車開通,我是興奮得一塌糊塗,當時就給在廣州過冬的老爸打電話,相約要坐據說是世界上最快的列車回老家湖北一趟。父親說,票價不低,我說沒事,這點錢咱還有。

我不喜歡坐飛機,幾年前還得過飛行恐懼症,我喜歡坐火車。對於武漢到廣州開通高速火車,我是舉雙手和雙腳贊成的。可是,就在今天火車開通前夕,我收到好幾十封親戚朋友和讀者的來信,向我訴苦連天,原來,由於開通了高速火車,鐵路部門裁減了好多趟普通列車航班。而這兩者之間的票價之差高達五百元以上。

我這才知道我的高興有點自私了。我喜歡坐火車除了怕死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是喜歡和坐火車的人混在一起,我總覺得我和他們屬於同一個“階層”,和他們一起比較自在,也學到很多東西,是我在其他場合無法學到的。相反,到了寬敞明亮的飛機場,和那些衣光鮮亮的男女一起,我除了欲望,就找不到其他感覺了。

回想一下,坐火車的都是些什麼人呢?當然有少數公務員白領甚至老板,但絕大部份卻是打工仔、農民工、農民以及小生意人,對於他們來說,火車票從兩百到五百甚至八百,可不是一個小的飛躍。高速火車固然不錯,但如果大幅度剪掉了一些票價便宜很多的普通列車班次,受到損害的一定是收入相對較低的那個群體,也就是農民工和打工仔、打工妹了。

想到這裏,我為自己早先的興高采烈有點臉紅,於是在一些論壇上加入了討論,這才感覺到普通民眾對“世界最高速”的看法,那是“國強”的標誌,但卻和“民富”脫節了,或者說,只是為比較富裕的階層提供了另外一個選擇,今後,他們可以坐飛機,也可以坐最快的火車了。

我也特意找到在鐵路部門工作的朋友討教,沒有想到,他竟然說,沒有普通車坐,坐坐世界上最快的列車,有什麼不好?我剛想辯解,他又說,(農民工)難道連五百塊錢都沒有?一年不就回去一次嗎?

我很鬱悶,五百塊錢對於我們確實不是一個大數字,而且,節約了八個小時,完全可以賺回來,還坐了世界上最快的列車。可是,從我信箱的來信中,我也真切的感到,對於很多沒日沒夜的低收入人群特別是年輕人來說,這種漲價對他們可不是小數字,而且他們能夠用八小時幹什麼,才能夠掙到五百塊?

從這件事想到以前有經濟學家支持火車票春假期間漲價,說實話,從國外的經驗,以及市場經濟的運作來說,春假期間火車票漲價也是天經地義的,可是,當我們想一下:公務員出差和探親都有公費報銷,真正的白領和老板根本不介意一年一次回家鄉看望父母和子女,到後來我們才發現,漲價的唯一承受者反而是最不應該“被漲價” 的農民工。

說到國外的市場經濟和漲價,不能忘記人家國家的福利,例如澳大利亞和大部份歐洲國家,對於那些低收入和沒有工作的人的福利幾乎高得離譜。中國沒有福利的話,只在“市場經濟漲價”上看齊,就說不過去了。我們這些年搞出了很多這類世界最牛的最快的東西,可惜,最底層的小老百姓的收入卻不但不是最快,還像蝸牛似的。

我有很多農民工朋友,以前我還寫一些他們,後來我都不知道如何下筆了,說真話,這種方向發展下去,我真不知道他們的前途在哪裏。難道真要等他們慢慢消失?或者,國家的崛起就要以他們為代價?我不知道路在何方,所以,我不寫了。

說到春節火車票,農民工們就是連起幾天排早隊,也願意買便宜一點的,可是,他們還是買不到,因為火車票首先是供應各大單位和學校的,如果有熟人,就更容易了(很慚愧,我自己都是靠熟人買火車票)。現在,還要漲價。一位網友說,市場經濟嘛,飛機貴了坐火車,火車貴了坐汽車,怎麼不知道變通?

我淡淡地加了一句:那汽車也貴了,還可以走路啊。但我知道,這不是我在西方各國感受了十幾年的“市場經濟”。只是不知道,靠走路,農民工是否能夠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的路來?

我們國家有錢了,牛了,聽說都世界強國了,所以這些快速火車真是小菜一碟,中國的發展也讓有點錢生活在中國的人感到很方便,或者說,大多的發展都是為先富起來的人服務的,這不是壞事。可是,中國GDP在世界上排名一百位左右,這意思很簡單了,那就是被我們這些人平均掉的很多年輕的農民工其實還生活在第三世界比較窮的水準之下,他們的收入原本應該生活在坦桑尼亞,可你偏偏把他們弄到上海或者世界上最快的火車旁邊,要出事的啊。

而且請記住,中國窮人的數量大到讓中國的富人們無法“代表”的地步,我想,任何時候都不應該忘記他們。說到這裏,我也不知道該為他們做些什麼,突然想,如果對這些農民工返鄉的火車票做適當的補助,也許不失為一個善舉。算是讓強大的祖國做一點慈善?

對於那些靠特權和不公正的制度率先致富並對農民工的貧困處境不屑一顧的人,我想引用兩個故事,一個是法國大革命前夕一位貴婦人聽說法國農民沒有麵包吃了,她不屑一顧地說:沒有麵包吃,可以吃蛋糕啊。

還有一個故事是中國歷史上一個皇帝——他的命運大概和那位後來被絞死的法國貴婦一樣——他聽大臣說國家遇到了災害,顆粒無收,老百姓沒有米吃了,他不耐煩地說,沒有米吃,為什麼不吃肉啊。

我是想提醒一些人,對於抱怨高速列車太快的農民工群體,應該積極想辦法,做點事,千萬不要說出這樣的話:普通票價的火車沒得坐了,可以坐更舒服豪華、世界最快的列車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