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絕對權力的二奶
 
2009-12-22
 
【人民報消息】看完電視劇《蝸居》,心中好像也窩了一塊東西,不吐不快。這部描寫中國城市居民圍繞房子生出的悲歡離合,看在我眼裏,別有一番滋味。因為我心中無房,眼中也自然無房。那我心中有啥?有四十歲的成功男人,有愛情,有童話,還有青春80後美少女二奶,嘿嘿,所以啊,《蝸居》在我看來,首先是一部愛情童話。

說《蝸居》是一個醜小鴨變白天鵝的童話,一個灰姑娘變白雪公主的愛情童話。一位市長大人的秘書,一位開市委常委會時坐在市長和書記身後的“兩人之後,千萬人之上”的秘書,愛上了一位要身材沒身材(“前平後板”——劇中臺詞),要地位沒地位的蝸居在這個大城市的普通女孩子,並展開浪漫的愛情追求,就在愛情珠聯璧合的時候,那女孩子也登堂入室,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二奶……

各位,即便你再不了解中國,即便你的道德底線高得你自己跳起來都抓不住,你也不會認為這種權傾一時的秘書愛上一個小平民女子的事只是一個老男人生出邪念包二奶的齷齪故事吧?從中國已披露的資料看,目前已經倒臺的貪官們的“愛情故事”顯示:向這個級別投懷送抱的都是明星或者電視臺主播,什麼時候輪得上這種小姑娘?再說,一位大權在握的秘書想要這種小姑娘陪陪睡,還需要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還需要使用那麼多手段?還需要動真情?

而且,只要對中國官場有些許了解的中國人,幾乎都無法對這部電視劇中塑造的市長秘書宋思明生出反感。從這個級別的官員來看,我們甚至可以稱劇中的貪官為好官:他的孩子上學竟然沒有車接送;他的弟弟竟然還沒有找上好工作,靠一個三流的開發商幫忙賺點小錢;他的老婆沒有在市裏最有油水的行業經商賺大錢,只能偷偷摸摸拿幾萬塊錢到處去放高利貸賺點小錢;他屢次告誡負責拆遷的商人不要搞出事,要多花錢擺平釘子戶;在開發商搞出事後他要求立即給人家補償一套價值上百萬的公寓樓,作為封口費——即便不給你補償,讓你自焚,你又能怎麼樣?

更讓人驚訝的是,從全劇來看,這位大權在握的生理機能昂奮的秘書竟然沒有一個情婦和二奶——天啊,你們不是生活在美國和澳大利亞吧?這種級別的市政府市委秘書,竟然那麼純潔?他完全可以評選為2009年中國公僕之先進代表啊。至於說到和商人勾結,劃地投標改圖紙……各位,我從來不對讀者使用“腦殘”一詞,但如果你不認為這種事在權力集中的任何政體中不但是正常的,而且不這樣做就絕對不正常的話,那你真是“腦殘”了。

最讓我感動的是,這位秘書大人竟然像一個普通老男人一樣追求一個普通人家的小姑娘,那麼有愛心,那麼有耐心,那麼有包容心。最後竟然是使用半推半就的方式上了海藻(劇中的小二奶的名字),還會臉紅、照鏡子和自言自語——這種事會發生在中國嗎?這種事會發生在一位國際大都市市長秘書的身上?

這種事發生在中國,發生在海藻這個25歲的女孩子身上,就絕對是一個愛情童話。按照目前中國GDP排名世界各國100位左右,而那個城市的房價都快要升到世界前幾位的水平,這位海藻姑娘一輩子能夠買得起房嗎?千萬別告訴我“人要奮鬥”,如果人都能夠靠你說的那種奮鬥而實現理想,中國的人均GDP早就是前50位了。

當這位海藻被一位四十多歲大權在握行為優雅的男人愛上後,時來運轉,醜小鴨變成了白天鵝,再也沒有金錢解決不了的問題,只要做一個嬌柔的媚態,就要什麼有什麼了。正如包養她的宋秘書所說,“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很顯然,和趙本山是一個水平了:“不差錢”。但這位秘書可比本山大叔更上一層樓,他不但不差錢,也不差權力。而只有權力,才能夠讓海藻的老板見了自己竟然低三下四起來,只有權力才能讓海藻因為商業泄密而被捕的姐夫輕鬆走出監獄並一下子炙手可熱起來,只有權力讓海藻贏得了金錢買不來的精神快樂……

而當這位25歲的小姑娘,幾個月前還一無所有,現在竟然住進了豪宅,開上了我老楊頭人到中年了還捨不得買的寶馬敞篷車的時候,這個愛情童話故事達到了高潮,老楊頭也終於情不自禁達到了高潮似地大喊一聲:誰讓我是不幸生在中國的男人啊!

也許有些正人君子會指責我沒有道德觀念,也許有人甚至跳出來指責我“這種人還大談人權和民主自由”,但這個時候,我想告訴你中國的人權觀:生存權是第一重要的。海藻雖然還不至於無法生存,但從劇中刻畫的人物來看,那位宋秘書有哪一點配不上她?海藻充其量讓我想到更多在廣州等地奮鬥著的女孩們,她們的命運你真的了解嗎?我真想拋開自己的道德觀念,從悲天憫人的角度對許許多多的“宋思明”這樣的貪官們說一聲:你們能不能多“愛上”幾個身無分文的普通女孩?多包養幾個二奶——不,乾脆把所有的中國買不起房子,看不起病,幹什麼事都不順的女孩包養起來?二奶、三奶、五百奶、和一億奶、N億奶……

我沒有時間看多少《蝸居》評論,但我想冒天下之大不韙寫下自己最初的感想。這感想是大逆不道的,但卻是如假包換的。我相信同我有相同感覺的不在少數。所以我認為,大概是作者和編輯也被殘酷的現實弄得有些不安吧,加上他們內心也有道德底線。而且他們也知道,在中國編電視劇一定要“寓教於樂” ……於是,就在市長秘書包二奶的童話愛情故事達到高潮的時候,他們開始弘揚正義,開始讓童話破滅——於是秘書被代表正義的高層“孫書記”調查,於是貪官就出車禍而應驗了“不得好死”,於是二奶都自作自受、走投無路,甚至編劇殘忍地把二奶的子宮都摘除了,讓貪官污吏和二奶在中國和諧的大地上都“斷子絕孫”,何其暢快啊!但,有幾個人暢快得起來?

現實中有幾個貪污腐敗的官員是這個下場?現實中有一個二奶是終日以淚洗面的?現實中的高檔別墅都住著什麼人?現實中的香港、美國和澳洲藏汙納垢了多少大陸貪官污吏的大奶、二奶三奶和N奶?現實中哪一個官員不是把二奶安排得舒舒服服,讓她們不但後半輩子無憂無慮,甚至子孫後代都“不差錢”?

如果說貪官包二奶讓普通女孩子過上“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生活是童話故事,那麼,反貪局在行動,最終都把貪官汙汙吏都繩之以法則一定是神話故事——一個不大可能在我們這塊神奇的土地上發生的神話故事啊。

這個神話故事並沒有戳破我對童話故事的“嚮往”,所以在我看到最後的時候,我甚至有點為二奶海藻和貪官宋思明抱不平。更糟糕的是,一向對貪污腐敗深惡痛絕的我,竟然對於電視劇中安排的那個整天誇誇其談,在背後派人調查貪官秘書的孫書記生出厭惡:難道他真不知道,正是他這種自以為自己品格高尚,真正懂得如何做官,如何把“人民放在第一”的官員才是《蝸居》中童話和神話故事的真正原因和大導演?他如果真想譜寫人間正義之歌,完全可以從制度上入手,公布自己的財產,接受民眾監督,不關閉我老楊頭的博客,何至於用這些童話和神話繼續忽悠民眾?何至於用克格勃的手段對付自己的部下宋秘書?難道他真不知道他周圍其實根本就沒有幾個比宋思明更清廉、更“正直”?

還有海藻的姐姐海萍和姐夫,編劇通過塑造他們通過奮鬥而成功的故事給人一點向上的鼓勵,可是,如果沒有童話中小公主海藻的肉體奉獻,海萍能夠找到外國人來請她講課?姐夫能夠走出監獄?並在宋思明的介紹下開設了網絡書店?

我認為,《蝸居》中的一個童話故事和一個神話故事都被劇中出場不多的一個人物的一句話給戳破了。那個人物就是二奶海藻的母親——一位樸素的退休小學教師。知道女兒被一位官員包養後,她義憤填膺,但說來說去都是老生常談,只有當她看到女兒原來住進了那麼好的豪宅裏,看到家裏很多事情都被包養女兒的貪官順手給解決了,她的憤怒變成了悲痛,她激動得眼淚都快要出來了,她說:他(貪官)給你的那點方便,本來就屬於你的。

這句話深深的打動了我,我為劇中的這句話而感謝作者和編劇,因為沒有這一句話,我可能永遠無法原諒作者和編劇編出了這樣一部教育效果適得其反的電視劇。這一句話說的太好了,二奶用盡青春和撒嬌換來的那點方便和金錢,原來本來就是應該屬於她的啊——她難道就該沒有房子住?就該受到雇傭自己的老板的欺負?姐姐再怎麼辛苦都供不起房子?姐夫就該成為富人們鬥爭的犧牲品而無處申訴?……這些難道不都應該屬於一個正常的人?難道海藻不正常嗎?還是我們這個社會不正常了?

二奶海藻的母親並沒有把這句經典臺詞展開來說,其實,我們心裏都清楚,貪官宋思明送給海藻的“方便”也許並不都是屬於海藻的(她畢竟還年輕),可是,那絕對是屬於我們每一個人——你、我和他!

正是在一個權力如此集中的地方,在一個權力被私有化,不受限制的地方,我們大家的權利都被剝奪了,被和諧了,被集中到少數人手裏;在一個財產被“公有化”,個人權利得不到保障的地方,代表官府而擁有“共有財產和權力”的人才可以為所欲為。他們就利用大家賦予的權力,以及他們巧取豪奪從大眾手裏剝奪去的權利,來供養一個一個從醜小鴨變成白天鵝的二奶,來導演中國大地上一曲又一曲“愛情童話故事” ……

然而,我們有那個底氣、資格和勇氣去指責、鄙視二奶嗎?她們只不過用自己的身體做本錢,換回那些本來應該屬於她們的“方便”、“財富”和“權利”。捫心自問,在這種國進民退的國度,在這種你的財產和勞動被他們“公有”,公眾的權力卻被權貴“私有化”的國度,你我這些沒有身體本錢的人,要想得到本來應該屬於我們的,何嘗不是每時每刻在付出?

千萬別告訴我,你一輩子都正氣淩然,你從來不會去對權力媚笑以換取“方便”,你從來不為了你的親人去乞求有權有勢的人開恩,你從來沒有期盼“宋思明”們能夠主持正義讓這個社會更“和諧”一點,你從來沒有像一個小媳婦一樣對財大氣粗的利益集團忍氣吞聲,你從來沒有對“人民的公僕”點頭哈腰以便讓自己更好的生存……

也許,你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高人,那麼我要對你深深鞠躬,表達我的敬意,至於我,我就遠遠達不到你那種境界了。就在這篇文章結束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我為什麼會同情《蝸居》中的二奶,其實,我自己就是一個精神上的“二奶”。

雖然沒有肉體和青春奉獻給“宋思明”和“孫書記”們,但我仍然像一個怨婦一樣,每天在自己的博客上喋喋不休,希望權貴們能夠改弦易轍不再折騰民眾,能夠關注民生,同情弱勢,把本來屬於民眾的財富和權力還給大家,限制自己不受制約的權利,良心發現從而至少能夠做到:不要用用老百姓的錢包養供他們淫樂的二奶們……


──轉自《楊恒均博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