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最高法院院長辭職的原因來
 
人民報記者王一雄
 
2006-9-22
 
【人民報消息】在中國大陸,很多人都抱怨中共自己不遵守其所訂定的法規條文,其實,所有中共的法規條文裡,都少寫了這麼一句話「中國共產黨除外」,只要把這句話加在所有的法規條文後頭,自然就可以明白與理解中共的所作所為。

看看這件發生跟中共法規有關的消息,我們來確定一下是不是真的得加上這句話。

中國國務院《信訪條例》內具體地規定,公安司法機構必須打開信訪大門,接受上訪人士敲門求助。不過,據知情人士告知,9月20日上午,當遂寧市遂州賓館的40多名下崗職工抵達遂寧市委後,市委沒有安排工作人員進行接待。所以應該加上「中國共產黨除外」。

中國憲法第41條明確規定了中國公民進行申訴的權利,強調「任何人不得壓制和打擊報復」。但是,這幾十名下崗職工一直等到下午4時多,突然遂寧市公安局副局長王延文和市信訪局長黎念光,帶領著數十名穿制服和便衣的警察前來對他們進行強行驅趕。兩名下崗女職工張曉華和劉曉紅被警察按倒在地,張曉華被打得頭破血流,送醫後出現嘔吐,被診斷為腦震盪。遂寧市委竟還有領導給醫院下指示,不准對傷者進行治療。所以,又是「中國共產黨除外」。

《信訪條例》中還強調「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打擊報覆信訪人」。事實上,前往市委遞交材料的下崗職工在返家途中,女職工王俊、許海燕突然遭遂寧市高升派出所警察強制帶走。信訪人被打擊了。消息人士說,目前她們被羈押在遂寧市拘留所。還有一名男職工黃柱,當晚他剛回到家中,即被當地派出所的警察強制帶走。三名被抓捕的下崗職工的家人,到目前為止仍未得到任何法律手續和他們的相關消息。到新聞截稿時,遂寧市公安局仍在到處抓捕參加上訪的幾名下崗職工。現在這幾名下崗職工有家不敢回,過著惶恐不安的生活。信訪人眼看著被報復了。

所以,條例歸條例,指示歸指示,「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打擊報覆信訪人」那是迷惑老百姓頭腦的東西,而真做起來,唯「中國共產黨除外」。

如果中共的媒體不24小時的宣傳幻如泡影的如山「政策」和如海「指示」,這些下崗職工就不會去上訪了,誰能被偷了會到賊窩裡找賊頭兒去討公道呢?這不但白耽誤功夫,而且有生命危險。所以上訪在獨裁制度下注定就是個悲劇結局。

據報導,遂寧市遂州賓館原屬遂寧市政府事業單位,職工人數354人(其中零工91人,正式職工263人),經營狀況一直很好,是當時川中唯一一家二星級酒店。2002年由於賓館管理混亂,下屬綜合貿易公司參與開發房地產,賓館為此提供數千萬元貸款擔保,導致賓館被按破產處理。賓館高層管理人員為掩飾責任和進一步達到個人目的,在市政府個別領導安排下,導演假拍賣,將占地90多畝的遂州賓館(在三次拍賣中只有一人舉牌)以2,000萬元人民幣賣掉,而按當時的地價應值3,000多萬元。加上建築、賓館設施和無形資產等,價值應在8,000萬元以上的賓館國有資產就這樣流入了個人腰包。

遂州賓館破產後,正式職工263人中254名被安排下崗,只有9位領導沒有下崗,這是多麼可笑的事情。其中買斷工齡的138名職工年齡約從36歲到48歲,他們都沒有獲得任何生活補貼。特別是賓館的雙職工,下崗後找不到合適工作,面臨生活絕境。這些下崗職工多次滿懷希望到市政府和市委上訪,要求「政府」解決養老和社會保險等問題,但是,市政府對他們反映的問題,一直採取拖拉手段,迫使遂州賓館下崗職工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上訪。

最高法院院長蕭揚在二高院工作會議上說,政法問題,十多年來已是千瘡百孔、積重難返,關鍵是「以法治國」的法治觀念,在內部始終不能形成。光今年上半年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訴案件就有2萬2 千多件,這其中還沒有包括地方法院堆積如山的案件。這些已經進了法院的案子都排不上隊解決,遂寧這種小地方的小遂州賓館職工的冤情猴年馬月也無人搭理。

蕭揚無法處理這些事情的原因不是沒有法律條文,但「中國共產黨除外」,保鮮膜裡的除外,而違法的都是這些「除外」的人,所以最高法院院長數度辭職。

什麼人不除外?15億國人。中共打擊「國家主人」時不但拿出舊條文治民,而且人大常委會還根據中共的需要,隨時量體裁衣,隨時制定新的法規,用來迫害人民。

所以,上訪不是路。找出最高法院院長辭職的原因來,找出解決不了問題的根子來,把它剁碎了,燒成灰,比什麼都強。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