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學森了卻了最大的遺憾
 
李天笑
 
2009-11-5
 
【人民報消息】享有“中國航天之父”的科學家錢學森去世,各方對其的評價超出了單純的科學成就範圍,已不能簡單地用極具哀榮和備受爭議來形容。中共官方雖給錢極高的追悼規格,卻讓其蒙受奇恥大辱。

錢學森前半生蒙受了兩次極大的屈辱。第一次發生在使他功成名就的美國。錢35年來美國學習,45年就成為五角大樓導彈技術核心顧問組的成員。錢得到美國軍方高度信任,承擔為美國設計未來的火箭、導彈噴氣發動機發展藍圖。錢的顛峰時期正值中共奪取全國政權。其時,錢並無回國打算,反而決定申請美國公民。但在麥卡錫主義下錢被懷疑是共黨間諜,遭到5年軟禁,最後被遣返大陸。這使錢學森終生耿耿於懷。

第二次更大的屈辱發生在回到中共統治的大陸後。一方面,錢學森在政治壓力下被迫以科學家身份為中共提供所謂“科學論據”,如大躍進中寫文章證實糧食畝產幾萬斤等。毛澤東當眾嘲弄錢說:“原來你也是冒叫一聲”,讓錢欲鉆地洞而無縫。此事成為讓錢終生抬不起頭來的笑話。

另一方面,錢學森參與開發導彈和火箭在表面上滿足了錢的科學技術專長,實際上卻是對其的捉弄和侮辱。中共初期發展核武器和導彈並非從無到有,主要資源來自蘇聯的幫助。57年蘇聯用60個車皮運來2枚P-2導彈,包括全部圖紙、配套設備和無償安裝培訓。這就是後來改制的東風1型,但為愛國主義宣傳和”反修“卻不能說漏。錢回來以後只是接手主持,開發了以後的系列。這就是為什麼要大力宣傳是在中共領導下錢和其他中國科學家自力更生取得的的原因。

核武器和導彈本身是大規模殺人武器。中共作為獨裁專制政權,其發展核武器和導彈除了爭奪老百姓有限的民生資源外,也在窮兵黷武威脅地區和世界和平。55年錢學森在洛杉磯港搭船返回中國時說:“我的計劃是,盡我最大的努力去幫助中國人民建立有尊嚴和幸福居住的國家。”但錢學森幫助中共政權發展核武器和導彈只是幫助保中共的“尊嚴”,卻嚴重損害了人民的“幸福”,因此違背了自己的諾言。

再一方面,錢學森晚年在經歷了中共多次羞辱後逐漸明白起來,開始反思科學的真正用途,把精力轉向為民謀利益的人體科學。錢學森從80年代開始關注人體特異功能和氣功。82年5月5日,錢學森給時任中宣部副部長的郁文寫信,向他陳述人體特異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建議雜誌不要禁止刊登人體科學論文。錢把氣功和人體科學稱為“唯像”科學,就是“只知其然,還不知其所以然”的現象。“唯像” 科學是現代科學的第一步。錢還認為人是宇宙中開放的巨系統。錢在83-87年間共作了100多次關於氣功、中醫和特異功能的報告,這些報告後來整理成《人體科學與現代科學縱橫談》一書。中共在錢學森生平事跡中抹殺其晚年為之嘔心瀝血的人體科學,是對這位科學泰斗的最大侮辱。

錢學森晚年對人體科學的立場實際上是他對前半生所遵循的黨文化的否定。錢曾在黨的高壓下尋求明哲保身,因此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幾乎未受衝擊。但錢晚年一反即往,接受了教訓,堅決否定了中共對氣功的打壓。江澤民數次登門要求錢學森對鎮壓法輪功表態,都碰了釘子。晚年錢學森顯示了真正的大科學家的氣節。

錢學森能進行這樣的回身,基於他有一個開放的思維和寬容的態度。錢學森坦誠對氣功完全是外行,但卻堅定地承認氣功治病和產生特異功能的客觀效果。錢把氣功和特異功能現象當作具有重大意義的科學探索:“我想真正吸引著我們沿這條曲折而又艱險道路去探索的是,這可能導致一場21世紀的新的科學革命,也許是比20世紀初的量子力學、相對論更大的科學革命。”

錢這種前瞻性的眼光與他多領域的涉獵有關。通常的學者只能在很窄的範圍內做艱深的研究。一般說來,研究越是深入的學者,知識範圍可能越是偏於狹隘,造成其對研究領域外的事物採取排斥態度。錢學森學習的領域廣闊。錢36年轉入的加州理工學院強調理工結合,培養的學生既是科學家,也是工程師,博大精深就是在這種環境成長的。錢雖是航空系的學生,但是經常去數學系和物理系修課,當時數學的前沿復變函數論、物理的前沿量子力學與相對論等,甚至化學、生物學他都修了。就是這樣,錢學森打下了堅實而又廣闊的數理化基礎和廣闊的科研興趣,因此比別人更能做出突破,也比別人更能做出開創性的規劃。錢學森的影響力之所以超出絕大多數的科學家就是因為他能夠跨越不同的領域,做到了既博大又精深,這是非常困難與罕見的。

錢學森晚年認真思考過傑出人才培養的問題。錢認為學理工的,要懂一點文學藝術,才能夠大跨度地聯想。錢學森一生興趣廣泛,知識面很寬,他不僅是科學大師,而且在音樂、繪畫、攝影等方面都有較高的造詣。在早年求學時他雖然學的是自然科學,但同時也學過鋼琴和管弦樂,曾是上海交大銅管樂團的重要成員。他曾師從著名國畫大師高希堯先生學習繪畫。錢在人體科學方面的寬容,得益於素質全面,思路開闊。

由此出發,錢學森的科學思想至少超前一般人10年。 錢學森有關人體科學的講座,打開了整整一代人,尤其是學者和學生的思想禁錮。在錢學森的影響下,軍隊一部份研究火箭的專家都曾練氣功,研究人體科學。

錢學森如果當年留在美國,可能是諾貝爾獲獎者了。錢學森在美國求學工作近20年,學術理論已趨頂峰。回國搞兩彈,於國於民沒有益處,反而助長了民族主義情緒,誤導了幾代憤青,成了中共專制的幫手,也使自己陷於羞憤之中。幸好晚年豁然開朗,發出了最後的閃光點。
 
錢學森留沒留下遺囑,尚且不知。錢離去時也許有許多遺憾。客觀地說,當錢學森用行動抵制了中共時,他了卻了最大的遺憾。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