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勝選對中國的衝擊(圖)
 
胡平
 
2008-11-27
 
【人民報消息】扣人心弦、高潮疊起的美國大選終於落下帷幕,奧巴馬成功當選美國下任總統。支持麥凱的、支持喜萊莉的美國選民自然很失望。奧巴馬能否處理好金融危機、伊拉克戰爭以及其他一系列棘手的問題,不少人仍然感到憂慮。但是有一點卻是大家都承認的,那就是,奧巴馬當選總統,最能向世人證明美國的民主貨真價實,充滿活力。

想想看,一個出身下層的黑人,沒有顯赫的背景,沒有驕人的財富,在一年多前還默默無聞,居然能接連戰勝兩黨最有資歷和聲望的政治家,一舉贏得世界最強國的總統大位。這是多麼了不起的勝利。這不祇是奧巴馬的勝利,這更是美國人民的勝利,這更是美國民主的勝利。美國民主的真實性無可置疑。

奧巴馬的勝選給中國造成巨大衝擊。很多中國人都感慨地說:“看人家美國,黑人都當總統了,我們中國呢?連個民選村官都搞不定。”上個月,我收到一份國內的刊物《學習博覽》(2008年8月號),其中有一篇本刊編輯部文章“曇花一現,未必無果”,以相當正面的筆調,記敘了1980年大學校園、特別是北京大學的選舉活動。如果我們把開放選舉當作衡量民主進程的標尺,那麼我們不能不說,28年過去了,中國的民主沒有任何實質性的進展,反而是在退步。所謂中共實行的是“漸進政治改革”一說純屬欺人之談。有句成語叫“畫餅充饑”,如今的中共卻是連餅都不曾畫一個。它連中國未來要實行自由競選、多黨政治的遠景都不肯說一句,更不曾頒布時間表或曰路線圖一步步落實了。

就在美國大選投票日那一天,我從網上獲知,有“布衣代表”之稱的湖北潛江的姚立法再一次離奇“失蹤”。姚立法原是小學教師,自1987年以來多次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與基層選舉,並於1999年當選為湖北省潛江市人大代表,為推動基層選舉作出很大貢獻。但就是這樣一位既有草根基礎,又有國際聲譽的“布衣代表 ”,卻屢次遭到當局的威脅、綁架,乃至毆打。而這種事在80年代都是不可能的。

再有就是發生在上個月月底的林嘉祥猥褻女童事件。身為中共深圳海事局黨組書記、副局長、紀檢組長的林嘉祥,竟然在被受害者父母當場抓獲後叫囂:“我就是幹了,怎麼樣?要多少錢你們開個價吧。我給錢嘛!”這位林嘉祥還大聲吼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來的,級別和你們市長一樣高。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麼樣,你們這些人算個屁呀!敢跟我鬥,看我怎麼收拾你們。”蠻橫囂張到如此地步,這就不是一般性的權力不受制約而腐敗的情況了。那顯然是和“六四 ”之後20年來中國政治環境的深度惡化有關。中共統治集團在犯下了那麼多駭人聽聞的滔天大罪之後依然高高在上,大權在握;這怎麼能不使中共的官員們日甚一日地驕橫跋扈,目空一切?那個害死最多中國人的暴君毛澤東至今仍躺在天安門廣場的紀念堂的水晶棺材裏,每天接受著國人的頂禮膜拜。這本身就是在放肆地嘲笑和踐踏國人的良知與正義感。無怪乎有那麼多老百姓要把只身殺死六名警察的楊佳奉為抗暴的英雄大俠了。

明年是“六四”20周年。20年來,我們已經目睹了美國的5次總統大選。對於美國大選的自由、平等、開放、和平,也許很多中國人都已經不再感覺新鮮了。這次是因為一個黑人獲勝,所以才激起國人的格外關注。回過頭來看我們中國,政治依然是那麼黑暗、封閉、野蠻、血腥。這怎能不令人深感羞慚?正像我多次講過的那樣,民主制縱然有千般弱點萬種缺陷,單單就憑它用數人頭代替了砍人頭,就勝過專制一萬倍一萬萬倍。在這裏,我們再一次呼籲我們的同胞,鼓起勇氣,投入爭取民主的偉大鬥爭。如果說是強大的暴政造成了我們的恐懼,那麼,也是我們的恐懼造成了暴政的強大。為了打破這種惡性循環,我們就必須從克服自己的恐懼心理開始,並堅持不懈。以便早日在中國建成民主,結束野蠻。

──轉自《北京之春》2008年12月號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