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麥之爭為何繞過中共因素(圖)
 
李天笑
 
2008-10-30
 



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奧巴馬(左)和麥凱恩(右)。(Getty Images)

【人民報消息】今年美國大選兩黨候選人除了拿中共打打擦邊球,都未認真對其開耍。雖然奧麥都在《外交事務》季刊及各種場合發表了對中國問題的見解,也各自給在華美國商會撰文,甚至兩人的智囊還進行了辯論,但政見大同小異,都在表面打滑,不敢痛擊中共邪惡。兩人的對華政策在經貿、人權、臺灣等方面雖有強硬度和側重面的不同,但只是五十步和一百步之差。

這次奧麥在競選階段淡化中共因素、甚至將中美關係移出競選的核心議題,與以前大選中兩黨候選人抨擊中共邪惡的傳統大相庭徑,實為反常現象。美國學者曾做過研究,幾乎所有近期的總統候選人都曾在競選中發出“關於中國的黑白分明的言辭,然後在位總統後又往回走。”當然也有上臺前和上臺後反共如一的,如里根。此次兩黨候選人競選階段共同的“軟腳蝦”現象咋看確實令人費解,而且會直接影響候選人上臺後的政策,值得深入分析。

在競選上,打“中國牌”能得分,不是因為美國總統候選人反華或不喜歡中國,而是因為共產專制造成的災難及中共扶植恐怖國家的事實使中國形象蒙羞,使反共成了美國人的共識和價值觀。里根稱蘇聯為“邪惡帝國”與克林頓把中國列為“從巴格達到北京的暴政”是基於同一原因,即兩國都是共產政權。反共才能贏得美國人的共鳴和獲得票源。但此次奧麥為何有意繞過中共因素?

是因為中共政權已經不邪了嗎?顯然不是。從美國國務院每年發表的人權報告看,從北京成千上萬的訪民看,從監獄和勞改營關押的大量政治異見人士和法輪功學員看,中共的邪惡程度有增無減。

是因為美國民眾不關心影響到他們日常生活的美中關係嗎?也不是。含三聚氰胺的毒寵物食品事件陰霾不散。俄亥俄州20萬人的失業與來自中國製造業的競爭有關。美國各地唐人街成衣廠在中國廉價服裝衝擊下蕩然無存。雖然大多數美國人不會去查看2563億美元的貿易赤字,但商店裏充斥的中國產品則是有目共睹。那麼究竟為什麼奧麥放棄炒作“中國議題”呢?

首先,奧麥對中共本質缺乏了解,為“中國崛起”幻覺所困,過高估計了中共政權的強大和假定中共政權是有理性的。美國原副國務卿佐立克曾提出要中國充當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反映了美國在不能確定中國將來定位情況下對中共經濟和軍事膨脹的擔憂。但“ 利益相關者”論假設了中共政權的強大和發展。奧麥都接受了這一理論,都以此為基點不得罪中共領導人,而去“鼓勵”中共領導人“負責任”,甚至期待中共幫助金融救市。這就從根本上導致了奧麥雙雙在大選中有意回避中共話題。

其實,中共是外強中幹,正處在崩潰之中。中共內部黨員大規模退黨;民眾抗暴風起雲湧;股市房市和整體經濟脆弱不堪。從貴州甕安公民群體抗暴和楊佳殺警看,民眾的積怨已到極限,大規模全民抗暴已經來臨,中共政權岌岌可危,隨時會垮。中共也不具備理性,這從中共將軍朱成虎和前國防部長遲浩田不惜與美國打核大戰可見一斑。所以,利益並不能制約中共負責任。

其次,奧麥受制於外交智囊或前政府的影響。奧巴馬缺乏對華外交經驗,其對華政策受其中國問題智囊團支配。在奧巴馬300人外交智囊小組中有15位中國問題專家,主要來自克林頓的外交班子,大都與中共官方有“良好”的關係。麥凱恩在對華政策上雖不是任意塗寫的白紙,但受小布什政府很大影響。而小布什受老布什影響,在後期基本走了與中共妥協之路。

最後,從根本上說,麥凱恩不是里根,奧巴馬也不是肯尼迪。奧巴馬在年青、口才和風度上貌似肯尼迪,但其對中共、俄國、伊朗和北朝鮮的搖擺和軟弱與肯尼迪在古巴事件中對蘇聯的果斷和強硬相差太遠。

麥凱恩雖言稱以里根為榜樣,但只在年齡和經濟政策上像里根,卻缺乏里根對抗蘇聯共產邪惡的無畏勇氣和堅定信念,也就難有里根的智慧和成就。里根是第一位在蘇聯帝國還貌似強大時就堅信共產主義將會垮臺、並付諸言行的總統。

里根能成為1952年以來,選前一週民調落後卻能逆轉制勝的總統決非偶然,因為里根肩負了一項歷史使命。里根說:“我相信共產主義是人類歷史上可悲而怪異的最後一頁。”當時,西方的主流看法是,蘇聯仍在崛起,必須與之合作而不是圍堵。里根偏偏選擇了後者,拖垮和解體了蘇共陣營。這一啟示對出自傳統保守陣營但對選情相對落後的麥凱恩猶為重要。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