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必須牢記的一個故事(圖)
 
任百鳴
 
2008-11-7
 

奧巴馬和他的總統競選徽章。
【人民報消息】表面上看,奧巴馬歷史性的當選,是因為他非洲裔的膚色,實質上,歷史將證明,這一屆美國總統確實承負著對美國未來的重大抉擇。還有一個月就要離任的現任總統布什似乎預感到了什麼,打破黨派之別,意味深長說“願上帝保佑他的繼承者。”同樣,法國著名預言家諾查丹瑪斯早在五百年前或許也表示了擔憂,在其著名的《諸世紀》的預言詩第三章第92首寫到:

世界末日來臨之際
莎赤爾努(土星)遠遠撤離
帝國向黑色民族傾斜
那耳波的眼睛被老鷹挖去

於是有聰明的網友在5個月前就據“帝國向黑色民族傾斜”一句斷言了奧巴馬的勝選,令人驚嘆。接下來,人們則對“那耳波的眼睛被老鷹挖去”的“末日”感到憂心。據說“那耳波的眼睛”是法國的雕刻,意為良知。老鷹象徵的美國如果挖去良知的雙眼會是個什麼樣的景象,這實在讓人難以正視。“土星”應該是關於時間的某種密碼,不管怎樣,時間緊迫。

無論從歷史的安排,還是現實的徵兆,正因為到了人類生死抉擇的邊緣,中共邪靈的纏藤,也像發瘋一般正使出所有的流氓纏勁以箍死美國之自由大木,奧巴馬必須正視。尤其在中共的利誘面前,西方已經越來越習慣看中共的價碼與臉色行事,而“良知”則逐漸成為隨時可以卸妝的隱形假目,這是相當危險的信號。

事實上,奧巴馬將面臨的頭等挑戰決不是金融危機,也不是撤軍難題或是石油與環保。境由心生,上天依據的是人的“良知”而給人配以環境的優劣。就像總統大選前的一個月突發的金融風暴把本處弱勢的奧巴馬頓時吹上了白宮寶座,面對對手最後僅幾個百分點的選票之別,奧巴馬應該最能體會什麼是上天的安排。

事實上很多人都已感到了某種迫近的危險,相信真正的宗教人士也會向奧大膽進言,大難來前,上天在等待美國最後的“良心”擺放,“抉擇與中共邪惡的關係”,是讓“那耳波的眼睛”明澈如電,還是使之糊漿如泥,美國人在最後千萬別糊塗了心智。

在此,重溫美國人熟悉但難解的一個真人版的傳奇身教的故事,或許就是上天留給奧巴馬步進白宮的第一課。

費正清先生是美國研究中國現代史學的泰斗人物,今天在美國的所有的各大學東亞系的著名的美國中國問題研究專家們、教授們、主任們、所長們基本上都是他的學生,他一生的成就就是他對中國現代歷史的成就,他曾經是周恩來的座上賓。

據海外著名學者辛灝年先生的評述,在費正清先生一生的中國研究當中,其整體傾向是痛恨國民黨,對共產黨懷抱著熱烈的浪漫的幻想。在他所有的研究著作當中,他都偏向於支援毛澤東的共產革命,反對蔣介石和國民政府。

結果這位著名學者兼美國對華政策顧問角色的人物通過他的著書與學生,長期影響著美國與中共關係的高層決策,把美國引導向了一條歧路上去了。

一九八九年中共天安門大屠殺使他醒悟過來了,記錄於他的最後一本中國研究著作《中國新論》中的論述表明,他忽然明白了中共在抗戰期間所建立的敵後根據地,實際上是一個獨裁政權,如果說沒有日本對中國的大規模侵略,就沒有共產黨的存在和擴張,因而中國國民黨是能夠把中國帶向現代化的道路上去的。

就在他臨去世的前兩天,他親自把《中國新論》的手稿送到哈佛大學出版社出版,這本最後的著作推翻了他一生對中國現代史的研究,斷然否定了自己憑以獲得泰斗地位的“親共”研究成果。

對費正清來說,終於在他走之前做了一件正確的選擇,表明了他對共產黨關係的決裂。但是代價太大太大,那是美國好幾代人對中共本質的模糊認識,直至當今的美國政府。

更令人憂慮的是,倘若奧巴馬最終也是如此的一場悔局,美國註定是賠不起了,那可就真的是預言成真,人們不得不面對中共帶給美國乃至“世界的末日”。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