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你急!江綿恒現在就害怕聽這個(多圖)
 
肖慶慶
 
2008-1-2
 

港人沈婷出書揭露周正毅案黑幕
【人民報消息】新的一年又來到了,很多人見面要說「恭喜發財」,但是不義之財可千萬別要,硬偷來搶來,那麻煩就跟著來了。「中國第一貪」江綿恒和「空手套白狼」的周正毅就是典型的例子。

2007年深秋,江澤民讓氣功師出主意,如何遏制江綿恒的病情復發。一位重慶出身的氣功師說,去重慶豐都的「鬼城」走走「黃泉路」、過過「鬼門關」、勇闖一回「陰曹地府」,興許閻王爺能高抬貴手。

「鬼城」裡的奈何橋旁邊是平安橋和財富橋。供訪者回來的時候選擇。按照規定,每個人只能在財富與平安中選一條橋回來。不可走二次。仗勢摟錢摟出肺癌的江綿恒這時候選擇的是平安橋。他心裏明白,沒有命了,有多少錢也沒用。

「空手套白狼」的周正毅被輕判16年引起激憤,很多人認為他應該槍斃,起碼也得是死緩。但是「上海首富」的姐姐在宣判的法庭上當場大呼,說他是替罪羊。並表示要上訴。為什麼外界和他姐姐對於量刑的輕重差距如此之大呢?實際上周正毅的姐姐喊出的是內幕,令江氏父子和陳良宇為首的上海幫大驚失色。

周正毅第一次被判三年徒刑時曾說過,銀行巨款來的實在太容易,讓他夜裏常常嚇的驚醒過來。而利用職權讓銀行給上海灘小混混周正毅錢的正是江氏父子和上海幫,因為直接拿錢他們要承擔仕途風險,把周正毅打造成「上海首富」,這樣風險轉嫁給周正毅和銀行行長王雪冰、劉金寶等人,自己貪多少錢,前面都有堵槍眼的。

每個人都想過舒服日子,有的人費死勁也賺不到,於是豁出命去挖;但有的人也沒什麼經驗,生意一開,黃金萬兩。這是怎麼回事,怎樣才能成為那種人人羨慕的大富翁呢?咱老祖宗留下一句真機:「得命裏有」。


越國大夫範蠡
《史記》中記載的陶朱公就是一個典型「命裏有」的例子。陶朱公在十九年間,曾三次以正當手段賺得千金財富,都把錢財分散給窮朋友和不怎麼來往的遠親。

陶朱公本名範蠡,曾為越國大夫,輔佐越王勾踐打敗吳國,成就霸業,為此範蠡被封為上將軍,恩榮無比。但範蠡深知越王可共患難不可共安樂,於是激流勇退,泛舟而去。

範蠡在齊國海邊開荒種地時,不久即致產數十萬,聲名遠播。齊君要讓他出任宰相,範蠡嘆息說:「居家則致千金,居官則致卿相,此布衣之極也。久受尊名,不祥。」於是便分散家財,移居到陶。在陶地不久,範蠡又富可敵國,史稱陶朱公,後世尊之為「商聖」。

中共是靠掠奪有產者的財富,而從流氓無產者成為無賴有產者。中國民營企業家中確實有靠「命裏有」而致富的,那是人家靠前世「積德行善」得來的。但有紅眼兒病遺傳基因的中共可不管這些,從中共媒體的新聞中可以看到,已經有很多富豪紛紛落馬,成為囚犯,財產被非法沒收。因此,誰上了福布斯的中國富豪排行榜,誰大禍臨頭,於是這個中國富豪排行榜被稱作「囚徒榜」。這是「偉光正」統治下的「社會主義新階段的特色」。那些正當經營的財產和國庫裡的銀子就源源不斷流入了以「中國第一貪」父子為首的貪官污吏手裏。


一個判了,一個等著判!
現在情況在變化,從江澤民、賈慶林、曾慶紅的親屬、家眷都拿著黑錢移民西方民主國家就可以看出形勢對他們大不妙。羅幹急的乾脆在官方外訪的中間插空一天以私人名義購買礦山,一來找後路,二來銷贓。

江澤民當政時期打破腦袋要兒子江綿恒當「黨和國家的領導人」,現在慘了,護照早就上繳了,移民外國?沒門兒。

2008這個新年,誰要跟江綿恒說「恭喜發財」,他認為是挖苦他又得到了不義之財,他真跟你急。△

(人民報首發)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11場,定票從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