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儿朝下!中共还有什么活劲儿(多图)
 
黎梓
 
2007-12-20
 

12月19日,中共驻英使馆
“国旗”倒挂着!
【人民报消息】2007年12月19日,中共驻英国大使馆悬挂的国旗倒挂了整整一天,被媒体披露后是否还倒挂着就不好说了。就是再舔中共后脚跟的人也不能说这是邪党的「洪福」之兆。

这种事在中共驻英使领馆并不是偶然发生的。例如2003年2月21日,英国苏格兰的《每日记录》报刊登了该报记者杰克-马塞逊关于爱丁堡中领馆倒挂国旗的独家报道。马塞逊先生的题目是《中共国旗的危机》。

报导说,「当爱丁堡中共领事馆的旗帜上下被悬挂颠倒时,旗帜的顶部则变成大红脸」,绝了,如此形容中共大头朝下、旗帜的顶部五颗黄星统统全无非常形象。


爱丁堡中领馆血旗挂颠倒,提醒也照旧!
报导说,过路的行人都看到了在繁忙的克斯托芬路的中共领事馆新址的五星红旗被上下颠倒后,不禁大吃一惊。为了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的外交官不至于太丢脸面,《每日记录》的记者发现后好心的走进去提醒中领馆的人请立即纠正这种疏忽。

报导说,中领馆工作人员感谢我们让他们关注此事,但拒绝给予进一步的评论,而且令人惊讶的是,过了24个小时以后,他们的旗帜才被悬挂成正确位置。这种做法是否暗示外国记者在多管闲事?

马塞逊先生气愤的写道:中领馆的国旗没有多少运气,在领事馆原来地址「车站路」时就曾丢过一次。简直是大笑话,挂在领馆顶楼的「国旗」居然能丢了。

中共驻外官员都对邪党没肝少肺的,这个独裁政权岂能不是一盘散沙。

还有几个国内国外关于悬挂中共血旗的奇闻怪事,也挺有意思的。

2006年6月30日,四川泸州市古蔺县石堡镇为第二天「七·一」中共祭日举办一场运动会。经过精心准备,还特意请来当地驻军为他们升旗,一切就绪。主持人高喊:「奏国歌,升旗」。全场谁也不敢再聊天儿说话了,顿时一片寂静。

这时怪事发生了,扩音器里播放的不是《义勇军进行曲》,而是八宝山专用的那凄凄惨惨的哀乐。“停!停!”随着惊慌失措的喊声,哀乐停下。

只见血旗升到一半,就停在半旗位置,正好一幅祭日景象。后来解释说是拉绳跳了槽被卡住,所以上不能升、下不能降。可是拉绳从来没跳过槽,怎么单庆祝党妈妈生日时罢了工呢?

此时更怪的事情发生了,空中悬挂的装饰灯泡没人碰,却一个个往下掉,摔在地上,砰砰直爆,犹如报丧的鞭炮。

全场顿时大乱,很多人不由自主的惊呼:要出大事了!要出大事了!有的人窃窃私语:看来共产党要完。

一亲共团体日前在美国素有“总统城”之称的麻州昆西市的一繁忙街口两次升中共政权血旗,遭到当地美国居民及退伍军人团体的强烈抗议,血旗被迫两次降下。当地美国人说,中共政权这旗子上的红色代表着独裁统治下人民被残害的鲜血。

2006年9月17日,在美国素有「总统城」之称的麻州昆西市(Wollaston )中心的商业区,发生了另类降旗事件。


昆西市居民举横幅抗议在该市升中共血旗!
一亲共团体在举行开幕典礼时升起了中共政权血旗。突然,一名男子以英文大吼:「No Communist ! (不要共产党!),No Communist ! (不要共产党!),No !... No !... Stop !(停止!), Stop !(停止!)……」。

昆西市升中共政权血旗的消息很快在当地传开了,昆西市政府及市议会的议员们不断接到电话及传真,说半个多世纪,中国人被中共屠杀了八千万不止,抗议升血旗。议长古卓在接受《波士顿环球报》访问时表示,他本人就接到了超过一百通电话及电子邮件关于升旗的问题。是他接到过最多的选民反馈。

面对抗议,该亲共团体只好将旗降下。但随后又以庆祝中共国殇日「十一」为由,再升血旗,结果引发了更强烈的抗议,亲共团体只好再次将血旗降下。

这里仅仅举了几个小小的与血旗有关连的新闻,要真搜集起来,再写几千字也写不完。既然外国人坚决反对升中共「国旗」、中共官员升旗时连上下颠不颠倒都不肯瞄一眼,那中共还有什么活劲儿呢。△

(人民报首发)

购票从速!新唐人“圣诞奇观”晚会看的就是奇观

圣诞晚会、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神韵艺术团晚会,看了好福气!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