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紡織專家生死兩重天的故事
 
2007-10-17
 
【人民報消息】退休前任山東威海紡織集團副總經理、總工程師,威海紡織工程學會理事長的姜振南,是威海紡織行業的奠基者,是他給威海的紡織工業開闢的新路。今年九月十九日,這位七旬的老人突然被公安抄家,從那以後老人失蹤了,至今音訊全無。

艱辛創業 一身病痛

據明慧網報導,提起姜振南,老威海人沒有不知道的。六十年代初,他大學畢業來到威海,先是在地毯廠發明了地毯圖案小樣點頭設計法,不僅挽救了整個廠子,並且不圖名利的把他的技術在全省,乃至全國推廣。後來他又設計了藝術掛毯,開發了毛毯新項目,逐漸的使得紡織業從無到有,不斷創新發展,最終成為威海的一個支柱產業。他本人在《中國工程師名人大全》上有記載,《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工人日報》等多家報紙都曾報導過他的事跡,他本人也先後獲得威海市先進生產者、工業戰線的標兵、勞動模範、優秀科技工作者等稱號,並當選市政協委員。

在創業的過程中姜振南由於過度的勞累,在年輕時就得了嚴重的神經衰弱,中年得了坐骨神經痛、腰椎盤突出,每天打針吃藥,是個出了名的藥罐子。人一直瘦瘦的,大家都風趣的叫他“排骨隊長”。禍不單行,九七年下半年又患了萎縮性胃炎,由於在威海治療效果不佳,就到濟南山東醫學院附屬醫院請名專家親自檢查,結果又查出食道腫瘤。

姜振南服用醫學院研制的抗癌藥,幾個月下來毫無效果。身體卻越來越瘦,米飯、饅頭都不能吃,食量減少到一頓飯只能吃一塊小蛋糕,還要小口小口的吃。胃酸也沒有了,每頓飯都要喝醋。胃的蠕動功能也不行,吃胃動力藥也無用,飯後都由老伴陪著慢慢走兩個小時助消化,作用也不大。姜振南感到生不如死。大家背後也議論紛紛:“江經理不知道還能活多長時間?”

被醫學專家判了死刑

九八年新年之前,老伴、女兒陪著他前往上海的三家大醫院求治,請名專家診治,結果唯一的辦法是做大手術,就是把胸腔掀開,把食道從胃的連接處(賁門)到胸腔中上部的部份全部切除,把胃提到胸腔內接上。可是這種手術成功率太低,即使成功,後遺症也很大,所以最終沒有做手術。三個月後他去檢查,專家告知實情:你這兩種病(萎縮性胃炎和食道腫瘤)目前醫學上解決不了,你的胃整個都萎縮了,就像是樹的根枯萎了,沒辦法恢復;腫瘤已經長成這樣了,醫學上解決不了。專家的結論等於給姜振南判了死刑。

修煉法輪功重獲新生

回到威海的第二天,姜振南到公司去,聽一個同事說,法輪功不錯,二毛的某某某就是煉這個功把病都煉好了。他迫不及待的請同事幫助他聯繫一下,結果第二天,他就如願的看到了法輪大法最主要的經書《轉法輪》,開始參加每天的集體煉功學法。

一開始的時候,他還有個思想顧慮,原來每天飯後由老伴陪著轉悠兩個小時都不消化,現在看到大家都坐在地上學法不動彈,那胃不更難受嗎?可是馬上走,好像說不過去,不管怎樣先堅持一晚上吧。這樣坐下來和大家一起學,學了兩個小時後,他突然想起他的胃,病痛沒有像他想像的加重,反而減輕了。就這樣,他每天堅持晚上學法、早上煉功,風雨無阻,全身病痛隨著學法煉功一天比一天輕。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姜振南全身的病症全部消失了,不但萎縮性胃炎、食道腫瘤沒了,早年的神經衰弱、坐骨神經痛、腰椎盤突出等等也都一掃而光。吃飯也不被阻了,米飯、饅頭都能吃了,飯量也越來越大,人也慢慢胖了起來。他全身感到一身輕,第一次體會到沒有病是什麼滋味。法輪大法使姜振南絕處逢生,把他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並且給了他一個比原來更好的身體。

修煉一段時間,他發現臉上的皺紋沒了,頭髮烏黑,臉色白裏透紅,額頭髮光。年近七旬的老人看上去就像是五十多歲的人,多年沒見過面的熟人遇到他都感到很驚訝,怎麼這個人不見老,反而越來越年輕。大家對此都感到很神奇。

兩次車禍 不同結果

法輪大法不僅是煉功,更注重修心,按照“真、善、忍”做一個道德更加高尚的人。姜振南學法後,時時處處更加嚴格要求自己,一言一行都為別人考慮。按“真、善、忍”做、為他人著想,使他在一場重大的車禍中不傷不痛、安然無恙是更令人感到神奇的一件事。

那一天,他是騎著一輛自行車,去接剛上一年級的外孫。走到光明路與新威路交叉的地方,一輛大頭車為了躲避對面過來的另一輛車,猛打方向盤,等把姜振南撞出去五、六米之後才緊急剎住車。旁邊的一個女士把他攙起來,司機也連忙下車來問,怎麼樣,是不是送醫院?姜振南想到自己是個修煉的人,不能怨恨人家,再說他也不是故意撞人。姜振南對司機沒有任何的怪罪,逕直讓他走了。司機很感動,周圍的人也都說遇到好人了。姜振南感覺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自己渾身上下也沒有任何的疼痛和不適,他把撞壞的自行車往旁邊一放,就直接去接外孫了,那個自行車車輪子整個被撞成了麻花。

姜振南回到家,一下子跪在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面前,哭的像個孩子似的,那一刻,徹底的打破了他頭腦中被灌輸的無神論,他的內心深處感到《轉法輪》一書中講的句句是真理。

早在九四年的時候,姜振南曾經遭遇過一場類似的車禍。可是那一次,與他同時遭遇車禍的其他幾個人都在事故中喪生,他的傷勢太重,以至於醫院瞞著他老伴悄悄的告訴紡織集團準備後事,最後他雖然被搶救下來,但是右眼卻完全失明。對比前後兩次車禍,不能不讓人感到法輪大法的神奇。

為法輪功喊冤 多次遭到迫害

一個落水的人被人救起,此人正當知恩圖報。當兩次救命的法輪大法遭到江澤民流氓政治集團和中共邪黨的謊言誣陷與栽贓,對於像姜振南這樣一個向來正直的人、多次蒙受大法救命之恩的人,他怎麼可能放棄。他在迫害中依然告訴別人他親身受益的事實,是希望更多的人看清謊言,了解法輪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零年六月,姜振南去北京,向政府陳述自己的親身經歷,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結果被天安門派出所非法抓捕關押三天,押回威海看守所關押四天。

二零零二年,姜振南去無錫老家探親,因被懷疑講述真相,回威後被非法關押在威海看守所一個月。最後,姜振南絕食抗議對自己的非法迫害,五天后,他被釋放。

二零零五年九月以來,威海“六一零”雇傭了一社會閑散青年到姜振南家門口蹲坑、監視、跟梢。惡黨敏感日期間,當地派出所、居委會更是打電話或派人登門騷擾。

二零零七年六月,威海北溝派出所在姜振南家所在那棟居民樓的兩側安裝了兩個攝像頭,同時還安裝了一部類似天線的裝置,以此對姜振南進行全面監控,給姜振南及其家人帶來了極大的精神壓力和生活不便。

遭非法抄家 突然失蹤

今年九月十九日下午三點多,山東威海市“六一零”惡警七人非法查抄了姜振南的家。姜振南從那天起突然失蹤。

當天,惡警在門外叫姜振南的老伴開門,被拒絕。惡警於是打電話逼迫姜振南的子女回家開門,揚言如其子女也不配合,就叫開鎖公司強行開鎖。最後姜振南的兒子被迫開門。惡警抄走打印機一臺、講述法輪功真相的資料若干,並把其外甥學習用的筆記本電腦也抄走。惡警對其家人說:姜振南是他們重點監控對象。目前,姜振南已經失蹤近一個月,沒有任何消息。

(大紀元記者沈周綜合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