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副主席致高智晟公開信 (圖)
 
作者: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
 
2006-6-4
 
【人民報消息】今年5月20至24日我在北京會見了兩名曾經遭受牢獄之災的法輪功學員。會見之後他們就失蹤了。你就此事公開發表了文章,對此我深表感謝。由於安全原因我未能與你親自會面。現在我得知我是第一個會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西方政治家,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呼籲更多的西方政要都來這樣做。

據悉,失蹤的牛金平先生和他的女兒在被監視居住,曹東先生仍然失蹤。我現在正在督促中共保證他們的安全。安排我們會面的美國公民斯蒂夫。基格拉提先生在中國被非法逮捕、審訊和驅逐出境。中共的這些行徑在當今的世界上是沒有立足之地的。

十年前,為了準備歐洲議會外事委員會的報告,我曾經訪問過中國大陸和西藏。中國與歐洲之間的貿易增長固然令人欣慰,但其的民主卻依然讓我深感遺憾。我鼓勵 “雙邊貿易依然,但同時政治方面也應依然。”貿易繁榮的同時,政治上的發展依然是堅冰一塊。歐盟與中國的人權對話從那時起,仍然是如隔靴搔癢,毫無收獲。

歐盟新的民主和人權方法將於2007年開始實施,作為該項目的歐洲議會的報告人,我此次中國之行是檢查其如何能在中國實施。我曾會見了歐盟的外交官,學術界人士,非政府組織和個人。

我的調查結論如下:中共政權依然是兇暴殘忍、任意妄為和變態偏執的體系。但我相信,中國人民的固有的智慧以及自律,隨著社會的發展和法制的健全,一定會使中國走向民主的未來。

中共政權下被監禁者的悲慘處境早就被世人所知。但是直到近幾個月來,中共對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虐待這一暴行才被透露出來,即挑選合適的法輪功學員作為 “反向匹配”的器官和組織移植的“供體”,並導致他們死亡。這是典型的群體滅絕罪,正如《防止和懲處群體滅絕罪公約》第二條定義的:

“整體或者局部地蓄意毀滅一個國家的、種族的、人種的或者宗教的群體所犯下的以下的任何一個罪行,如:殺死這個群體的成員;嚴重摧殘這個人群的成員的身心健康;以完全或部分消滅這個群體為目的的,蓄意對這個群體強加的生活環境;”

和你一樣,我是一名基督徒,在此教育的環境中長大。我在北京、香港和臺灣接觸過法輪功學員,並隨之在6月1日參觀了一個在赫爾辛基的描述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遇的畫展, 從而看出法輪功並不是政治運動。如果一定要定義的話,法輪功是一種發源於佛家的修煉,我曾碰到的每一個信仰者通過一套類似太極的煉習而感到身心受益。

我在北京見到的法輪功學員講述了他們和他們的妻子被關押的經歷,尤其是他們遭受的殘酷虐待,包括不准睡覺、各種羞辱、懲罰手段和一次性長達20小時的毆打。這一切都是為了迫使他們詆毀法輪功。有一位學員告訴我他知道有30名同修被活活打死。他們知道販賣器官:一位學員親眼看到過他的朋友和同修器官被摘除後的屍體。

自從1999年法輪功被中共政權打壓後,包括建立用於鎮壓的專門的610 辦公室,法輪功一直在持續揭露被迫害的事實和中共的罪行。結果有聲稱1000萬的中國人退出了中共及其相關組織。

作為一名英國保守黨成員,我曾積極推動和目睹了千百萬歐洲人民擺脫共產專制獲得自由,並對此如釋重負。我敦促所有的中共黨員都來真正認識在中共名義下犯下的罪行──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天安門大屠殺等等──導致高達8千多萬中國人死亡。

現在看來,中共政權茍延殘喘的時間很有限了。大規模的經濟困擾、公開化的行政腐敗、鄉村廣泛的不滿、宗教信仰人群越來越多的勇氣以及年輕人突破網絡封鎖的能力,這些都是變動的前兆。

中國人民有朋友,而中共政權則沒有朋友。我蔑視共產黨,希望象歐洲結束一黨專政的過程一樣,中國也能和平的轉變。

同時,像其他自由世界的政治家一樣,我警告那些應該為此群體滅絕罪後果負責的人。

在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周年紀念之際,我敦促歐洲議會的同僚們和全球自由選舉出的議會都來系統地關注你勇敢地披露出來的這場(對於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我還呼籲所有在中國的歐盟大使館,對象你一樣的人權捍衛者提供支持和必要的庇護。未來會對我們所有人作出公正的評價。

2006年6月4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