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躲在保險套裏 溫三個牽掛涉中共小命兒(多圖)
 
瞿咫
 
2006-6-6
 

溫家寶擔心發生金融危機!(人民報)
【人民報消息】據中國社會科學院報告披露:一旦出現金融危機或政治動蕩因素,金融機構僅能應付大中城市存戶百分之五至七的提取。也就是說餘下的百分之九十五至九十三的人拿不回自己的錢,存摺只是幾張廢紙訂在一起罷了。如果有一天,這種狀況真要發生,那老百姓會不會氣憤、驚慌到什麼都幹的出來的地步?

溫家寶近日在一次有關金融的會議上說,金融危機是社會穩定、政局安危的龍頭,一旦爆炸,就是一場難以收拾的全局性災難。

那麼,為什麼會出現金融危機呢?為何中央給四大銀行補窟窿,補多少沒多少,錢都到哪裏去了呢?為何銀行行長判刑進了監獄後個個喊冤不成自殺呢?他們批的條子搞出“壞賬”的是哪些人呢?

是江氏父子等數以百億以上的“收獲”就是這些“壞賬”堆積起來的。所以誰當銀行行長,誰的小命就被江氏們保送進監獄裏。

國庫是中共在境外騙錢的“托兒”

注意:現在,中共銀行不良資產、壞賬是以「億」元為單位的。現在再說貪污幾百「萬」,幾千「萬」都讓人笑話,就像當官只有一個二奶那樣“老土兒”。

爭鳴雜誌6月刊報導,今年四月下旬至五月中旬,官方公布或內部披露的有關金融的,帶很大水份的數據:

(一)國家財政部從2001年5月至今年3月底,為四大國有商業銀行不良資產註資十五次,共三萬四千七百億元,最近二次:四月初註資中國銀行一千三百七十億元;五月初,註資中國工商銀行八百五十億元。


中共銀行是空殼,香港股民在證券行緊張交易。
(人民報)
註資因素:因為銀行掏空了,要去香港集資上市騙境外的錢,按計劃中國銀行五月下旬先去,工商銀行暫訂在七月或八月在香港集資上市。等集資一來,銀行還得再被掏空。所以挑明瞭說吧,國庫實際已經成了中共在境外騙錢的金融“托兒”。

(二)四大國有商業銀行,至三月底,上報不良資產達二萬三千五百多億元,其中:中國工商銀行,八千六百七十余億元,中國銀行,五千四百五十余億元;中國建設銀行,六千八百三十余億元;中國農業銀行,二千五百四十余億元。

(三)一百十五個地方商業銀行,至三月底,上報不良資產,達一萬五千四百七十多億元,其中五十二個地方商業銀行面臨破產,由政府註資維持。

(四)三大國有政策性銀行,至三月底,上報不良貸款七百六十多億元,其中:國家開發銀行,折合二六點五億元,農業發展銀行,折合一四四點八億元;進出口銀行,折合五九二點八億元。

(五)四月底,中國外匯達到九千二百億美元。

(六)金融機構存款,十二萬三千億元。

(七)各類債券,二萬一千億元。

(八)社會上持有現款二萬二千億至二萬五千億元。

誰不知道存在銀行裏有利息,但來路不正,得的又容易,所以為了安全起見,還是把錢存在家裏或轉移海外最保險。羅幹就是出國官訪插空兒去購買礦山的。

以下是主要省區、直轄市至三月底上報不良資產狀況:廣東省,七千二百多億元;浙江省,三千一百多億元;山東省,一千九百多億元;江蘇省,二千七百多億元;上海市,一千九百多億元;遼寧省,二千三百多億元;福建省,一千二百多億元;黑龍江省,一千五百多億元;河南省,八百七十多億元;湖北省,七百九十多億元……。

廣東省外逃人數和攜帶巨款數額名列各省前茅,所以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是中共十七大重點培養的接班人。不夠中共的火候、度數,甭想往上爬!

滋潤又安全的官場“倒爺”

「五一」節後,國務院先後兩次召開金融會議。一是國務會議,討論金融環境,有財政部、央行、銀監委、外匯管理局等單位參加;一是討論金融危機的會議。

中共的銀監委監視誰呢?外匯管理局就是給江澤民他們服務的,為了人民幣換美金方便,有一個階段甚至江綿恒都想兼任外匯管理局局長。後來人行行長周小川代表中共發表一個政策,國內的黑錢可以用捐贈方式“合法”轉賬到國外去。這樣那些中共黨官在國內挖洞,家屬在海外接應,多滋潤多安全的買賣!

二月下旬,中共中央組織部和公安部給中共中央、國務院一份關於幹部家屬在港澳特區和國外定居情況報告。截至2005年底,幹部配偶、子女,已經在港澳和外國定居,初步統計人數為118萬7千700多人;其中高級幹部配偶、子女有20萬零750多人。

有中共幾大銀行搖錢樹做保障,哪個保鮮品不趕快把配偶、子女送到國外去享福?哪個官場“倒爺”不在保鮮膜裏?

造假讓造假者陶醉

溫家寶在討論金融環境的國務會議上說:我警鐘長鳴,不要被國民經濟增長數字、外匯儲備創新紀錄、各地大型工程投產報告而振奮。同樣,我也要求大家不要在數字、紀錄、報告單上過於振奮,甚至陶醉。

被槍斃的安徽省副省長王懷忠,從農村的小隊記工員爬到安徽省副省長位置,一路上除了送紅包收紅包就是呈交高額度數字報告單。這不是他一個人的問題,毛澤東時代的大饑荒餓死的數千萬人就是被官員們玩兒數字給活生生餓死的。難道農民出身的毛澤東們不知道一畝地產多少糧食嗎?知道又怎麼樣?餓死人又怎麼樣?中共就是用這些非人的“考驗”選擇幹部是否對它絕對忠誠。


2007年上海世界金融中心完工,
耗資驚人。(人民報)
溫家寶在會上憂心忡忡的說:中央宏觀調控政策一直受到無形挑戰、抵制,各取所需,而不能達到預期效果。在部分地區、系統,是繼續頂風而上,反映法律法規在實施中人為阻力、干擾的程度。

現在,黃菊是躺下了,原來就是他夥同陳良宇們一邊搞大型工程投產,一邊逼著溫家寶下軍令狀,說宏觀調控搞不好就下臺。看看媒體報導,就是現在大型工程投產還在繼續,而陳良宇依然把持著上海。禍害國家的人從上到下把持著大權,這個國家的百姓怎麼能過上人的日子呢?銀行存摺怎麼能兌現呢?“以民為本”,說的好聽,正確解讀就是中共拿人民當本錢。

萬里要求重評毛澤東

溫家寶說:我十分擔憂的是金融狀況,這是經濟發展、社會穩定、政局安危的龍頭,一旦爆炸、崩了,就是一場難以收拾的全局性災難,這後果誰都承擔不了。

無論誰承擔罪責,“偉光正”是不會承擔的,它搞出人命來再給“糾偏”,又成了老百姓的大恩人,所以翻手雲覆手雨,中共永遠是“雨露陽光”。

三月初,中共元老萬里致函中共中央,要求重評毛澤東,他特別提出1982年9月中旬,中共十二屆一中全會做出決議,重評毛澤東留待解決,現在已過了24年,希望能夠在自己有生之年,看到結果。但是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跟他玩“射門”,小皮球從一個部門踢到另一個部門,現在那皮球踢癟了,結果當然不了了之。

毛澤東死了近30年,那時候的問題都不能重評,賣國賊江澤民就更上了保險套。

溫的三個牽掛涉中共小命兒


解決什麼事都必須先鏟掉
“三個代表”。(爭鳴)
溫說:我牽掛最多的三件事:「農村農民命根子土地」;「城市居民、民工的居住、看病、教育」;「金融系統狀況」。

這三件事哪件都與“三個代表”江澤民及其姘頭、親信有關係。而“三個代表”已經被中共塞進黨章、憲法裏成為“指路明燈”,所以解決這三件事必須先解決“三個代表”,解決江澤民問題必然要清算到政治局江家幫身上。所以動江澤民皮肉就是動這些掌權人的筋骨,所以只要中共茍延殘喘一天,溫家寶牽掛的三件事就一天不能得到解決。

毫無疑問,金融問題在中國不是知識層面的問題,也不是一門現代管理藝術,而是一門讓獨裁專制政權掌權還是建立一個民主社會的問題,這個問題一動手術,就涉及中共的小命兒。

總理指揮失控

事實證明,作為中共總理,溫家寶指揮失控。

例如去年7月21日下午4點,由溫家寶親自主持有關人民幣升值的緊急國務會議。會議召開之前,下了二條紀律:一、會議時間內,一律不准和外界聯繫,不處理公務;二、會議開至6點,6時正式宣布人民幣升值,在此時間內與會者不得離開會議廳。

結果,溫家寶宣布後到對外宣布之前這90分鐘空檔裏,個個與外界聯繫,致使發生了228億美元兌換人民幣的事件。這些“人民公僕”在一個半小時之內就凈賺了37億多人民幣!而且事後連個檢討都沒做。

事後溫家寶聽了報告,氣得渾身發抖,「有鬼!鬼就在內部。要抓鬼、除鬼,否則國家難有寧日和穩定。」

37億應該掉幾個腦袋?到現在為止每個腦袋都在脖子上呆的挺踏實的。所以,金融危機解決不了的根本原因是製造這個危機的始作俑者還依然是「黨和國家領導人」。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華國鋒拍桌怒罵:如今社會好個屁!(多圖)
溫家寶怒喊有內鬼!一個非常令人震驚的內幕(多圖)
國務會議江家幫群毆溫家寶 總理受黃金高待遇(多圖)
中共亂套了!羅幹一腳插入軍事 軍方一腳伸進銀行
20分鐘淚灑三次!溫家寶講話 何祚庥甩屁(多圖)
政治局面對禿頭上的虱子猛發奇談怪論(多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