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線索:“天滅中共”是中共自己求來的
 
張目
 
2006-5-28
 
【人民報消息】越來越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中共不僅動用各級地方醫院,而且動用軍隊和武警醫院在協同殺人。

天津市一中心醫院建立了一個「東方器官移植中心」賺了大錢還不算,又在主樓後蓋起了一座華北地區最大的人體器官移植中心,擁有800多張床位,已經竣工,正在安裝設備已打出廣告,正準備投入使用。

這個移植中心的主任是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長沈中陽,2001年底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最劇之時,他正式參加武警總醫院工作。武警總醫院在江澤民授意下成立的“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沈中陽在此擔任中心主任。

中共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1999年7月以後,尤其是2000年至2002年之間,竟然動用了國家財力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光對長春第三看守所就投入5000多萬元建設費用。去年羅幹還要求再批50億元繼續修建、擴建勞教所、監獄。

下面是一些調查線索,中共不但迫害法輪功學員,也迫害老百姓。一股盜竊器官的邪風在整個中國蔓延。

武漢法院、看守所向醫院出售犯人器官

武漢市同濟醫院、陸軍總醫院與公安看守所勾結,出賣健康死刑犯人器官謀利。看守所提前化驗死刑犯人的血液,檢查身體,確定犯人是健康的,法院向醫院出售犯人器官,每個供體獲利3萬元,看守所獲利5000元,醫院則向病人出賣健康器官並進行移植手術。醫院獲利最豐,移植一個器官費用從幾萬元到幾十萬元。演員傅彪兩次肝移植手術就是在陸軍總醫院進行的,共花費13萬元。

武漢同濟醫院共獲健康死刑犯人供體243人,陸軍總醫院83人。為了多獲供體,同濟醫院還成立了追蹤獲取供體的“公關隊伍”。

4月下旬合肥市在搞突擊換腎

4 月下旬合肥市得到8個腎臟,供換腎的醫院使用,分配給安徽省武警總隊醫院2個、安醫大附院1個,其餘分配給安徽省立醫院等其他一些醫院,具體不詳。問其腎臟來源,據換腎病人說是最近合肥市槍斃了5個犯人,是從犯人身上取來的。5個犯人被取了8個腎臟!每個犯人的腎臟都是好的嗎?真實情況不明。就是從死囚犯身上取,也是違法的。該病人是4月28日換的腎。這些跡象表明大陸在搞突擊換腎。

中共“五一”處決死刑犯,欲蓋彌彰

今年三月份蘇家屯事件曝光後,共產惡黨秘密轉移了法輪功學員。幾乎全國各大醫院都在向外宣稱:四月份會迅速增加大部份活體器官,要求需要者趕快前來,快者一兩天就能完成器官配型。為了掩蓋迫害罪惡,惡黨宣稱“五一”前將處決一大批死刑犯。

一位知情人說:我曾在吉林省長春市石碑嶺磚廠工作幾年,長春市槍斃死囚的刑場也在這裏,且是唯一的刑場。據我所知,死刑犯數量總是有限,就長春市而言,按慣例都在“五一”的前一兩天處決犯人,一般為12─13人左右,除老弱病外,可用的健康器官最多2─3人,數量極為有限。

全國各大醫院所言四月份,會增加大量的人體器官供體,決不會是死刑犯的器官。

成都華西醫院催病人換肝

家住新津教師公寓一位姓秦的工程師,是一個肝病患者,在成都華西醫院治療未好,醫生建議換肝。家屬商量換肝要花很多錢,還未見得能活多長時間,結果未換。在今年四月份院方多次催病人換肝,病人未去。最近幾天,這位病人的肚子都腹水了,院方還在催病人換肝。

2005年:瀋陽市政府權力部門“特批”患者一個月內廉價換腎

在2005 年瀋陽市第八醫院有一名叫王丹的患者,患有白血病,作透析花了不少錢,家裏很困難。好長時間醫治不好。後來單位職工捐錢,經過某些部門出面瀋陽市衛生局“特批”,不到一個月腎臟配型就成了,並馬上在瀋陽醫大醫院做手術。換一個腎只要5萬元。她不知道腎源捐獻者是誰。

一個市級衛生局已有權廉價處理,可見他們知道哪裏可以找到免費索取的活體腎源。

2004年:上海交大附屬醫院20幾天找到肝源

一位患者在2004年查出患肝癌,去上海治療。經多個醫院專家檢查,認為不能手術,只能移植。到2004年10月下旬就住進上海交大附屬醫院(上海第一人民醫院)準備換肝。二十幾天就有了肝源,主刀醫生是徐學明。此患者回來說在那兒換肝的人很多。

人只有一個肝臟,取一個肝等於是殺一個人,很多人換肝等於是要殺同樣數量的人。現在中共統治下的醫院已經成為魔鬼醫院,白衣天使成了紅眼殺手。

2003年的九牛一毛

**三大客車把年輕法輪功學員從遼寧撫順轉往黑龍江哈爾濱

據知情人透露,在2003年,曾有三輛大客車從遼寧撫順開往黑龍江哈爾濱,裏面都是法輪功學員,而且都是30多歲以下,男女都有。記得是開往哈爾濱的一個監獄。但事實上撫順市被非法判刑的所有法輪功學員總數也沒有這麼多。看來他們是外地在撫順周轉。

最近對醫院的調查顯示,有一個醫院的護士長說:“供體都是年輕的,老的我們還不要呢!”

**送個地方,判你十年,沒有名沒有姓

遼寧省公安廳本溪教養院所謂的“轉化團代隊”,有個40多歲,叫郭鐵鷹的,2003年他曾在瀋陽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綜合樓惡狠狠對一名法輪功學員說:“你再繼續……我給你送個地方,判你十年,沒有名沒有姓,只有號。”在這名法輪功學員被保外就醫前幾天,有的惡警說她:“你真是個幸運者”,表情怪異。

這位法輪功學員現在聽到活體解剖摘除器官的消息後,才明白那個表情的真實內涵。

2002年:四川成都陸軍總醫院做腎移植 5天內8人腎移植手術

楊秀瓊,女,40歲,新津縣安西鎮人,現家住新津城關,在2002年11月28日,在四川成都陸軍總醫院做腎移植手術。她手術前後五天時間內,有8人做腎移植手術。患者不准打聽主刀醫生姓名,院方只告訴是最好的醫生做。她只知有個醫生叫王亮。

2001年:懷柔惡警威脅將我送到大西北永遠回不來

一位法輪功學員回憶說:

五年多前,我曾被非法關押在北京懷柔看守所,因不報姓名,獄警曾威脅我“再不說姓名就把你送到大西北讓你永遠也回不了家”。現在我才知道,那不是一句說說而已的話,是真的。

2001年1月1日上午,我到北京天安門為法輪功喊冤,不到一上午的時間,警察就在那裏抓了100多名學員弟子。

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都不說姓名和地址。因為當時我們知道惡黨內部有紅頭文件,哪個地區發現有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其家屬要被開除工作、罰款8000 至10000元,從單位領導到公安局、派出所全要受處分。惡黨利用挑起群眾鬥群眾這種手段來迫害大法弟子。所以為了不連累無辜,法輪功學員都不報姓名地址。

這天懷柔看守所關押了300多名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被編了號,我是196號。警察把年輕的關在一個屋子裏,歲數大的關在一個地方,不論男女每個人都被脫光衣服檢查,問以前有沒有什麼病,每個人都被照相和摁手印。在裏面大法弟子每天都被惡警酷刑折磨,灌食的是兩名軍醫。軍隊和武警應是保護人民的,卻成了中共迫害人民的幫兇。

我被提審的時候警察曾說:“你說個假名我放你回家,你再不說姓名就把你送到大西北讓你永遠也回不了家。”當時只當是警察嚇唬嚇唬我的,根本沒在意,直到現在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被曝光後,才明白當時警察說的是真的。

我想起當時在懷柔看守所裏,滿屋子的牆上鋪板上都寫滿了大法弟子哪天被關押,哪天被勞教和判刑,哪天被送走。在當時那種情況下大法弟子根本無法和家人取得聯繫,無人知道他們在裏面遭受怎樣的折磨,最後都被送到那裏去了。

2000年:武漢市戒毒中心曾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體檢

武漢市戒毒中心2000年7~8月間由何隊長、楊隊長把當時在戒毒中心非法關押的20多名法輪功學員用兩輛車都帶到武漢市第一醫院(利濟路口,此醫院為勞教所、看守所為在押或服刑人員定點醫治的醫院)參加集體體檢身體。

當時檢查了所有常規項目,包括肝,心,眼,五官,高血壓,傳染病,B超等。估計每個人體檢費約為400元左右,對參加體檢的法輪功學員過後並未收取任何費用,而若在勞教所即使一點小病的藥費也要高出市面上幾倍,其目地現在才明白。

調查線索:遼寧丹東某小院30具蹊蹺屍體做成標本銷往海外

據《北京晨報》遼寧專訊報導,丹東市振安區樓房鎮小孤山村7組的一個院子內存有30具屍體一事屬實。

接到舉報後,丹東警方曾出警對此事進行調查。奇怪的是“在查實存放這些屍體屬於商業行為後”,此案沒有移交給商業部門,反而移交給丹東市“衛生”部門進行調查。對此事警察三緘其口。據報導,這些屍體運送到小孤山的時間大約是5月17日前後。

難道這些人是石頭子兒裏蹦出來的?沒有爹媽、沒有親友?如果有,怎麼可能任人隨便買賣啊,政府也不幹啊,火葬場是要賺錢的。

一小孩四川雅安市人民醫院死後松果體被盜走

此事發生在四川雅安市:大概在十多年前,雅安市孔平鄉有一個小孩,因病在雅安市人民醫院住院,大概住了一個來月,小孩死了。死後院方幫助用白布把小孩裹起來,頭也裹起來了,小孩送回家後,家人把小孩的白布取下來穿衣服,準備安葬,發現小孩後腦勺的頭骨蓋是合上去的,可以打開,原來松果體已被取走。

中共的流氓和殘忍不是一時起意的,而是歷史性的。這一切都由它的本質所決定,所以對中共抱有任何改良的想法都是自作多情、一廂情願。血腥中共只允許別人被它改變,而它至死也不肯改變自己。所以“天滅中共”就是中共自己求來的。

註:資料來源明慧網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