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永不褪色的記憶解答了很多疑惑
 
梁新
 
2006-5-27
 
【人民報消息】1994年現居北美的林雄義(音)剛16歲,他在94年12月參加了法輪功創始人在中國舉辦的最後一期法輪功學習班。

一個未成年的孩子是如何走上信奉「真善忍」的修煉道路,林雄義在5 月27日接受了明慧記者的採訪,儘管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幾年,但他談起當時的情況,種種感受還歷歷在目。

這,是一段刻骨銘心、永不褪色的回憶。

看了這個採訪報導以後,我確實感覺解答了很多人的疑惑,例如,為什麼法輪功修煉者被中共折磨至殘、致死也不肯放棄法輪功?修煉法輪功後對社會對家庭對個人是大好事,為何中共要鎮壓法輪功?為何江澤民去山東,山東省委嚇的命令把公園牆上的「真善忍」三字塗抹掉?害怕「真善忍」的獨裁政權想把中國送到哪裏去?

下面讓我們看看現年28歲的林雄義12年前是怎樣讓媽媽大吃一驚的。

(明慧記者根據錄音整理)

記者:林先生你好,每一個法輪功學員都有一個如何開始修煉的故事,你當時是怎麼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呢?

林:我是九四年九月份得法的,那時候我剛十六歲。我上中學的時候,當時是氣功熱,我就對氣功很有興趣,包括武術氣功呀,硬氣功呀,我試過好多種。九四年去廣州讀書的時候,我的學校正好有一個氣功協會,我就參加了氣功協會。當時有三種功,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選擇,後來我是一個個去試的。

最後我去了法輪功,一進去,哇,幾百人在那兒,我說這麼多人。當時我們的輔導員教我們動作。我以前學過的一些硬氣功,武術氣功,我覺的那個動作挺複雜的。可這個法輪功才幾個動作,一下子就學會了,很簡單,我就很有興趣了。

過了一個星期,輔導員就給了我們《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我當時看了之後,世界觀整個都轉變了,因為修訂本中寫了怎麼修佛呀,做人真正的需要返本歸真呀,做一個好人。整個是我以前從小時候到青少年的過程,一直都沒有遇到的一個道理。所以當時對我觸動很大。

記者:你煉了法輪功之後,最大的改變是什麼呢?

林:我以前脾氣很大的,我喜歡跟人家吵架,誰跟我吵都不怕,反正是拉下臉就吵。但是煉了法輪功之後,我知道我得忍。開始的時候也忍不住,但是老師說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管怎麼樣也得忍。有時候,他們罵了我之後,我本來張嘴想要還口的,但想到老師這句話,也就罵不出去了,但是心裡還不服氣。

但是呢,經過了一個過程之後,一次一次的忍之後,再經過了學法,或者是聽老師的講課,就走過了一個過程,就是開始的時候,你會強忍,但你就會慢慢的覺的,其實忍一忍對自己有很大的好處。比如你跟別人打架,兩個拳頭碰起來,兩個都疼,但是呢,你忍一下,你讓一讓他,你自己沒碰到他的拳頭,他也沒碰到你的拳頭,那麼大家都好,這些道理是自己在煉法輪功之後提升的過程中認識到的。

記者:那你的家人發現你的變化了嗎?

林:當時我媽他們在鄉下,我暑假回去的時候,我媽就覺的奇怪,因為平時我媽一說我,我就跟她吵,那次回去了之後,我媽就覺得我很奇怪,怎麼也不跟她吵了。後來我跟她說了我煉法輪功,慢慢的改變了自己。

記者:連媽媽都很驚訝。

林:嗯,連媽媽都驚訝,因為她從來沒想到兒子會變成這樣。以前我都是頂嘴的,所以我媽都習慣了,她說一句話,我還她十句話。

當然這只是一點點的改變了。因為真正的修煉還有好多好多的心要去呀,小故事也是很多的。比如以前我們在學校打飯的時候都喜歡占便宜嘛,看到同學在前面排隊,馬上就把飯盒給他,讓他去幫自己打飯。但是學了法輪功之後就覺的這個不行,因為你會占別人便宜,後面的人一大堆,人家排了半個小時,一個小時了才拿到飯,你這麼占便宜就覺的很不對勁。還有比如說話要和氣一點,遇到問題也不能馬上就跟人吵架,要多想想別人。

記者:你參加過李老師在中國辦的最後一期九天講法班,具體是什麼時候?

林:1994年12月21號,老師在廣州舉行了學習班。十一月份的時候,輔導員跟我們說,李老師準備十二月底在廣州舉辦學習班,有可能是最後一次了。我是從來沒參加過學習班的,很希望去參加,所以很快就報名了。

記者:你估計這個法輪功學習班上大概一共有多少人呢?

林:總共進場的有大概四千到五千人。在外面的可能有接近一千人左右。

記者:能不能描述一下當時的情景?

林:裡面是一個籃球場,臺子是搭在籃球場的一邊。我跟一些同學坐在籃球場的正面,所以離講臺不是很遠,看的很清楚。周圍好多好多人,老年的,中年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非常非常多。好多人慕名來治病呀,所以我也看到很多有病的人。

正好是七點鐘的時候,突然間大家站起來拍掌了,我就看到有一個一米八高的中年人,從籃球場的中間那個門走出來。我一看,啊呀這個人又高大又慈悲,還很英俊,老師圍著場地轉了一圈,跟大家致意。

記者:這四五千人都第一次參加李老師的講法班嗎?

林:我當時不知道情況,我以為很多人是第一次參加的。後來我聽輔導員說,有一半人,起碼是兩千人到三千人都是從外地趕來的,有的是從黑龍江過來的,他們中很多人都是上過很多次法輪功學習班了。

廣州是消費很貴的地方,他們為了聽這個法,吃的都是方便麵。我聽輔導員說,其實在門外的,好多進不去的都是從外地來的,他們買不到票,真的是很難過。後來老師也知道他們也很辛苦,真的是得法不容易,所以在廳外面放了一個大電視,差不多有一千人在外面就圍著看了。

記者:你當時覺的講課內容好理解嗎?

林:因為我看過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所以基本上老師講的一些東西我是沒有任何抵觸的。老師講的內容真的是我在中學的時候學的那些氣功無法比的。當時我們學的一些硬氣功,武術氣功,只教你練動作,或者是撩起你的欲望,比如告訴你,你練了硬氣功之後,你能夠刀槍不入,或者是你用手可以砍石頭,或者是你用手把石頭碾一下就可以把它給粉碎了。

記者:這些對青少年誘惑很大啊。

林:對。我們是很熱愛這些東西了,顯示心嘛。李老師講的呢,我就覺的很奇怪—因為我當時年輕嘛,執著心很多—我就覺的很奇怪,為什麼老師沒有教我們用手把石頭碾碎,而是教我們做人的道理,怎麼真正做一個好人,在困難當中怎麼能夠想別人,在矛盾當中怎麼提高自己心性呀,這個真的是給我很大的觸動。我覺的,這是和一般的氣功師很大的區別。因為他們只是教你得到什麼東西就完事了,練練動作就完事了。但是呢,老師真的是教我們如何修煉,如何真正走回家的路。

記者:你有一些(中學)同學也參加了這期講法班,他們當時是不是也像你一樣決定煉下去呢?

林:我的好多同學也覺的法輪功很好。我記的從這個學習班之後,我們經常學法呀,然後一起討論。晚上,我們每天都有煉功,煉功點我們都去煉功。還有我們在廣州,每個月有一個大型的幾千人一起煉功。就是在廣州天河(音)體育館。有幾千人早上在那裏煉功。

那個場非常的慈悲,能量非常的大,非常祥和。去到那裏,從來沒見到一個人會愁著臉,苦著臉,你不會見到不好的眼神。每個人都是帶著笑容,臉色都是粉紅粉紅的。給我一個感覺就是這些人簡直是太好了。

記者:謝謝林先生接受採訪。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