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揭小短!“聯動”頭頭薄熙來又要高升(多圖)
 
林淩
 
2006-6-2
 

1966年8月,清華大學紅衛兵砸毀校園門
上“清華園”的題字。(人民報)
【人民報消息】中共說文革期間的“三種人”不能重用,說是說,可挑來揀去,就這種人可黨疼愛,所以現在越是這幫人越受重用。

文革期間的三種人

中共十二屆二中全會的文件《關於整黨問題的決議》的草案中明確提出要在黨內清理“三種人”。什麼是“三種人”?

這“三種人”中的第一種便是“造反起家的人”,是指那些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拉幫結派,造反奪權,升了官,幹了壞事,情節嚴重的人;

第二種人是“幫派思想嚴重的人”,是指那些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拉幫結派幹壞事,粉碎“四人幫”以後,明裏暗裏繼續進行幫派活動的人;

第三種便是“打砸搶分子”。

越是三種人中共越當寶

今天在新華網上看到薄熙來作為中共的商務部長在日本發言,不禁想到中共在文革後期曾經定下,在文革期間的三種人不能重用,薄熙來文革期間曾是“聯動”頭頭,按中共自己的文件屬“三種人”範疇,不能重用,但江澤民和薄一波有私下黑交易,竟不顧各方面的反對,不斷提拔這個自詡是遼寧省人民“父親”的流氓省長薄熙來。中共還準備十七大再把他提拔提拔,讓他擔任副總理。

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也是文革期間的“三種人”,是專搞“打、砸、搶”的核心人物,就因為給江澤民及其姘頭馬屁拍的響,一路官運亨通,到了廣東不久就又把文革拉幫結派的那一套拿出來了,造成了極壞的影響。正因為此,符合了中共提拔幹部的標準,十六大被塞進中共最高決策層,當政治局常委。

不止是李長春、薄熙來,中共現在高層的很多人都是文革期間的三種人,所以中共定下什麼條條兒並不重要,看的就是什麼樣的人被中共提拔了、越提越高,那才是中共真正用人的標準。

一泡尿把他救了

記的有一篇回憶錄最精采的是,反右引蛇出洞的關鍵時刻,他由於有三急打算回來再發言“幫助黨”,結果從廁所回來時局面大變,右派份子已定,一泡尿把他救了。

還記的有一篇報導西南王李井泉是怎麼整治四川人民的。李井泉開了廬山會議回四川後,召開省委大會傳達廬山會議精神,竟不把中央已將彭德懷定為「右傾機會主義份子」的決議告訴與會幹部,而是把彭德懷的萬言書交給不明真相的幹部,讓大家發言表態,結果許多幹部中招,說他們與彭德懷的看法一致,也認為大躍進政策失誤。待白紙黑字記錄在案,李井泉才鐵青著臉將中央決議拋出來,在會上當場就有發了言的幹部嚇昏過去。

文革到底死了多少人,到現在也沒有個準確數字。動向雜誌5月刊報導,文革期間武鬥傷亡一百二十三萬多人,失蹤二十七萬多人。這僅僅是上報的人數,沒有上報的不知還有多少。

武鬥傷亡人數不完全檔案


文革時紅衛兵和貧下中農狠批劉少奇。(人民報)
根據一九七九年四月,全國各地公安、民政部門、各地駐軍的不完全檔案,上報匯總的文化大革命武鬥傷亡人數僅僅是:一百二十三萬四千七百人。這怎麼可能呢?就像中共解密的大饑荒人數僅僅是18個縣的人數,中國有多少個縣?就是餓死18個縣的人數,中共還是把牙花子嘬出血,哼唧了四十多年才說出來。

中共說,文革死亡群眾、幹部、學生十四萬三千七百二十人,公安民警死亡八千四百六十七人,軍人三萬一千八十六人。另有失蹤者二十七萬四千五百多人。

有人說光四川成都、重慶和武漢一次武鬥就死傷無數,怎麼可能全國才死這麼點兒人?

官方報導的文革期間最早幾次武鬥情況

一九六六年十月二十一日,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發生了第一次群眾組織的武鬥事件,造成二死九十一人受傷。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八日,在遼寧省瀋陽機械廠發生了第一次企業民兵動用槍隻參加武鬥事件,造成十五死、一百七十多人傷殘。

一九六七年七月十七日,在湖北省武漢,發生了第一次駐軍大規模介入地方武鬥情況,造成七死、二十五人失蹤、近三百人受傷。

官方報導的文革期間其它情況

根據1979年5月10日,總參、總後關於文化大革命期間軍事裝備非正常耗損及失竊等情況報告如下:(一)各種機動車輛損毀、流失3415輛(編者按:六十年代中期至七十年代初,中國大陸載重車輛年產為4千輛至6500輛);(二)各種長短手攜式槍隻,損毀、流失共227萬6千600多枝;(三)各類型炸藥、手榴彈、手雷等流失16萬2千250多枚(件)。

據不完全統計,武鬥傷亡超過五萬人以上的省區有十二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河南省、四川省、黑龍江省、河北省、貴州省、廣西壯族自治區、湖南省、湖北省、山東省、陜西省、山西省。

官方報導文革期間武鬥傷亡超過五千人以上的城市有四十二個,裏面居然沒有武鬥非常厲害的成都。

關於文革期間若干情況的檔案

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5日,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中共中央政治局不同尋常的連續召開了九次會議,主要是討論、修改、定論《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討論稿)》。

歷史的真實要多次討論修改,那還叫歷史嗎?中共不要歷史,連一張“開國大典”的油畫都要根據現實的需要改動了好幾次。連胡錦濤見鄧小平的照片都要有幾個版本。所以中共自己公布的歷史沒有一次真實的。中共本身就是一部撒謊的機器。它唯一的真實就是“撒謊”。

幾件沒有包括在中共統計中的命案


自詡是遼寧省人民“父親”的
薄熙來壞事幹絕!(人民報)
聽山西工廠的人說,一次兩派武鬥,其中一派的一人被另一派打死了,於是要用命抵命,在場的三個人中,出身地主的那人並沒有開槍,結果把他給槍斃了。

在北京,一位女朋友說,她們在學校裏往地主出身的老看門人身上澆開水,那老人跪在地上求饒也沒有用,老人奄奄一息時自己上吊自殺未成,又接著被折磨,往他那澆熟的肉上撒鹽,直到老人被折磨死。那些殺人犯可都是些女孩子啊,她們今天有的成了“黨和國家的領導人”。

一位在清華大學上學的朋友,他的父母當年受不了共產黨延安的整人生活,跑去上海。文革時說他們逃避革命,於是強迫這位朋友用皮帶活活抽死他的親生父母。

這樣的事情還有多少,還有多少?!

文革一共死多少人是中共永遠的秘密

當我們看到中共公布的這些蜻蜓點水的數字感到實在詫異,文革僅僅是「武鬥」死人嗎?武鬥死的人只是非常少非常少的一部份,而中共公布的那三種人,例如薄熙來們有多少條人命?全國被逼死的有多少人?文革中文革後槍斃的人又有多少?

這是中共永遠不肯也不敢解密的秘密。所以薄熙來在當遼寧省長時,在活體摘除器官和SARS爆發時,才敢不斷欠下人命,還不止一條兩條。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