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政要北京考察,中共害怕什麼?
 
作者:李致清
 
2006-6-3
 
【人民報消息】2006年5月底,歐洲議會副主席麥克米蘭-史考特先生在北京考察,與許多歐盟國家的外交官、中國非政府組織代表,還有兩名法輪功學員會面。會面之後,法輪功學員曹東失蹤,據報已遭到中共當局抓捕;另一名法輪功學員牛進平則被當局嚴密監控,麥克米蘭不得不要求與中共駐歐盟大使召開緊急會議。

不可思議的是,因為幫助麥克米蘭與法輪功學員會面,美國商人斯蒂夫-齊格里奧提先生會見結束後不久遭到了黑幫式的綁架,並被拘留訊問24小時,之後被強行遣返。在斯蒂夫用手機向朋友發出“我被抓了”的短信後,中共當局相關部門竟然向美國駐北京大使館謊稱:他們不知此事,不知道斯蒂夫這個人。

中共為什麼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韙,因為一個簡單的會面而拘捕法輪功學員,綁架遣返一位外國人士呢?他們到底害怕什麼呢?

據報導,麥克米蘭聆聽了法輪功學員的證詞一個小時左右。兩名法輪功學員都曾經遭中共關押。其中一位法輪功學員曹東(36歲)被關押了四年,他的妻子楊小晶現在仍被關押。他在獄中和其他一同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殘酷虐待。

另一位與麥克米蘭-史考特會面的法輪功學員是52歲的牛進平,他曾被關押二年,其間得知被打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超過30人。他的妻子張連英原為光大集團處級幹部,註冊會計師,現仍在北京的拘留所,被迫害得面部變形,難辨長相,精神恍惚,生命危急。

近七年來,明慧網已經核實了近三千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中共卻一直對外宣稱對法輪功學員實行的是所謂“春風化雨”的“教育”政策,一口否認有迫害存在,甚至詆毀法輪功學員對中共江澤民集團及其幫兇的犯罪指控。這一切,都是靠著高強度的消息封鎖和對被害群體的直接詆毀而完成的。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成了中共的最高機密。這次歐洲議會副主席作為一名政要,親自見證了受害者的經歷。他作為第三者的證詞,將幫助還原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當真相浮現於世,不管如何精緻、詭辯的謊言,都會瞬間崩潰。這也許就是麥克米蘭面見法輪功學員後中共慌不擇路、在外界對迫害真相已有相當了解的情況下,依舊採取報復抓捕的原因吧。當然,對於中共來說,這也是其面臨末日的本性表現。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麥克米蘭說,中國的人權情況是“極其駭人”的。的確,對於任何了解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來說,這個結論是必然的。這也許可以幫助我們解釋為什麼中共如此害怕中國民眾了解法輪功真相,如此害怕國際社會調查迫害真相。法輪功真相,已經成了中共的扼命鎖。

在過去的七年裏,中共一貫下死力氣封鎖和掩蓋真相,也一直在用最殘酷的手段抓捕和迫害走向社會講真相、向國際社會曝光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們。

2002 年3月,當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被插播《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迫害法輪功的發起者江澤民立即下達了 “殺無赦”密令。隨後吉林公安非法抓捕了5000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並下達了對上街傳播法輪功真相的學員的開槍令。在大抓捕中,至少6人被打死,另有 15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其中包括目前為止已為人們所知的插播先驅者劉成軍和他的同伴雷明、梁振興。很難想象,一個通過和平方式來捍衛知情權的行動,會遭到如此慘烈的迫害。

在明慧網記載的被證實的近3000件迫害致死案例中,有大量法輪功學員是因為講清真相而被奪走了生命。這種凶殘,只有用迫害本身的荒謬和迫害者對真相曝光的恐懼才能解釋。

同樣,在中共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被曝光之後,中共的做法是一方面矢口否認,一方面加速器官移植毀滅罪證,另一方面則一再拒絕給國際真相調查團成員發放入境簽證。如果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真的是子虛烏有,又為何不敢光明正大的讓國際社會調查,洗刷自己的“清白”呢?中共到底在害怕什麼呢?

一再否認迫害的存在,一再掩蓋迫害的真相,一再拒絕真相的調查,一再詆毀法輪功的講真相,一再血腥報復,是中共處理法輪功問題的套路,也是中共賴以維持迫害、保持生路的手段。但中共心裏恐怕也非常清楚,無論怎樣否認,掩蓋,拒絕,詆毀,真相總有大白的一天。所以它目前的心態就是能熬一天算一天,能熬一年算一年,能騙多久算多久。

七年來,法輪功學員們堅忍持久的講真相直接打破了中共最怕人知道的禁區,法輪功遭受迫害的真相已廣為國際社會所了解,這次歐洲議會政要與法輪功學員的會面,從某種意義上說,是世界正義力量對法輪功講真相給與關注和支持的一個表現。不久前,加拿大一些政要和知名律師也已組成了針對活體摘取器官事實的獨立調查團,開始了搜集證據的努力。

烏雲遮不住天,法網終有收緊之日。中共真正的恐懼,其實還在後頭。但願那些參與迫害的人,能從中共的種種反應中看清端倪,做出一個正確的抉擇。善惡一念,未來不同,放下屠刀,配合國際社會的真相調查,才是自我救贖的開始。

(明慧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