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脫褲子放屁多費一道手續的新聞(多圖)
 
戚思
 
2006-5-25
 

在展覽中唯一不許拍照的
人塑標本:母子雙亡!
【人民報消息】前兩天看到一個消息,武漢市黃陂區蔡店鄉計生服務站的工作人員,將一太婆從廁所撿來的超生男嬰,當眾先往地上摔,再用腳踢,最後竟公然按在稻田地用水淹死。

報導說,5月15日下午5時左右,劉太婆聽到街坊說,鄉財政所後面的廁所裏有小孩子的哭聲。劉太婆趕忙循著哭聲找去,一個小孩在男廁所的便池裏,除頭部外全身都浸在糞便裏。劉太婆急忙將孩子撈起,簡單地清洗後,馬上抱到隔壁的診所,處理妥當後,劉太婆用包被將孩子包好,坐在門口給他餵水喝。這時,蔡店鄉計生辦的5個人出現在劉太婆家門口。計生辦的任某某一把從劉太婆懷中奪過孩子,摜在地上。據劉太婆的女兒說,當時摔得一聲悶響,孩子痛得四肢抽動,它們還不罷休,又上前踢了孩子一腳。之後,一夥人將小孩拎走,老遠還聽到孩子的哭聲。計生辦的人將孩子拿走後,放在水稻田裏淹死。

讀了這個消息,我的心在顫抖,是什麼原因使得這些人如此漠視生命,把殺人作為工作的一部分?難道就因為這是“政府”規定的政策,就沒有人敢管,沒有人想管,哪怕它違背天理?!

後來,我憤怒的對一位朋友說起共產黨的這件醜聞,他也覺得太殘忍了,但他接著又說“那沒辦法。”意思是說中共制定了什麼政策都得執行,都不能違背,因為它是“政府”啊,“政府”說什麼就得照著做。

一個人兩個人這樣想沒有關係,如果大家都這樣想,豈不助長了中共的邪氣!


殺死了多少孩子?!
還有一個駭人聽聞的消息,2002年10月9日,浙江省紹興市村民董鐵豐(音)的妻子懷孕九個月行將分娩之際,被送往新昌縣計劃生育指導站分娩。由於是第二胎沒有准生證明,當天凌晨1點40分左右,新昌縣城關計劃生育辦公室20多人衝進產房,將陪產的董鐵豐母親及岳母拖出產房,並按住在外等候的董鐵豐。當董鐵豐母子兩人極力掙脫衝進產房時,他們看到一名護士正在拔出刺進嬰後腦的剪刀,傷口很深,剪刀上粘滿了鮮血直至沒柄,嬰兒腦漿迸出!

這個毫無抵禦能力的小生命,還沒有睜開眼看看中共血腥政權統治的罪惡世界,還沒有來得及發出一聲啼哭,就被活生生的扼殺了。別忘記,是用剪刀刺出腦漿的方式!

中國怎麼啦?為何“白衣天使”到了中共統治下就被調教成殺人不眨眼的白狼?

記者打電話到負責手術的新昌縣計劃生育指導站了解情況,一名白狼型護士說:“這是開顱手術,一般嬰兒在引產時為了減少損傷就用這手術。”──腦漿迸出是為了“減少損傷”!

記者問:“要做引產手術不是也要得父母的同意?”護士說:“父母不同意引產,難道就讓他生下來嗎?”──這是共產黨的理論。連縣級醫院的護士都能毫不通融的、不折不扣的利用自己手中那點可憐的權力去執行中共的屠殺命令。共產黨就是這樣把人變成鬼的,大權力變大鬼,小權力變小鬼。

董鐵豐的母親當時在現場,她向記者說:“那小孩已經抱出來了。”嬰兒的親屬表示孩子已經出生,有關人員涉嫌謀殺。這些親屬在向社會公開事件始末時受到恐嚇,以致被迫逃亡。──這是一個是非、黑白、善惡、好壞顛倒的世界,逃亡的必然是受傷害者。

這種情況不會維持太長久,因為極少數劊子手當政,欺壓15億中國人,年復一年,大部份人在不同時期遭遇不同的災難,都被整的活不下去時,一年上百萬次的示威抗議就自然而然的發生了。有人注意到,中共統治不穩定時,就要下個什麼文件,樹立個什麼標兵,宣傳個社會上什麼人做的好事,反正是好的都往自己身上攬,給自己臉上再加厚一層脂粉。

下面就有個典型的例子。


嬰兒的存活是中共的胭脂。
江蘇法制報5月26日報導,5月9日5月9日早上7時30分許,徐州市商業機械廠門衛老王和老朱正在院內打掃衛生,突然聽到女廁所裏有嬰兒淒慘的哭聲。他們開始以為是有人帶孩子一起上廁所,但20多分鐘過後,他們還是聽到有孩子在哭,聽不到有大人的動靜。於是,他們站在女廁所外朝裏面喊人,卻不見有人應聲。

報導說,他倆小心翼翼地試探著走進去,不禁大吃一驚:廁所里根本就沒有人,而嬰兒的哭聲是從便槽裏發出的,可是便槽裏也不見有孩子。他們仔細觀察,便槽裏和北牆上有大量血跡,槽上有一隻手提塑料袋。兩人立即又跑到隔壁的男廁所裏,也不見有嬰兒,二人斷定這個嬰兒掉到便槽底下了。

據中共報導說,一場驚動了社會上聲名狼籍的「110」、「派出所」、「120」等單位的營救工作開始了,而且消防隊都加入了廁所的嬰兒保衛戰。結果是令人滿意的,經過兩個小時的搜救,砸槽破坑,在廁所下水道內終於將一名新生男嬰成功救出。

讓人匪夷所思的是,為何數千萬的嬰兒就因為沒有中共發的出生證都被處死,而這個註定不合法的嬰兒要從茅坑裏救出來呢?有人說這是善心所致。這我們相信,是老百姓自己自發做的。但按照中共的規矩,救出來沒有出生證還是要再處死的,何必脫褲子放屁多費一道手續?

不過為了中共的需要,這道手續不但要費,而且脫褲子的動作一定要加大再加大!

有人說,為了這事,平日裏老爺似的「110」等全肯麻利的出動,就顯的不那麼自然、不那麼真實了,太誇張那就是虛假。瞧,大照片就是好幾張,一看動機就不純。明眼人說:這不明擺著告訴咱們,救嬰兒事小救共產黨事大,最近中共又危機啦!

確實是這樣,最近中共最解不開套兒的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群體滅絕罪行。這個套兒中共用盡渾身解數也解不開,而且只能越掙扎越緊。現在中共想用從廁所裏掏出的嬰兒來為自己做美容,給自己延緩生命,那豈不是和坐著輪椅的江癩蛤蟆想跳探戈一樣可笑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