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副主席致高智晟公开信 (图)
 
作者: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
 
2006-6-4
 
【人民报消息】今年5月20至24日我在北京会见了两名曾经遭受牢狱之灾的法轮功学员。会见之后他们就失踪了。你就此事公开发表了文章,对此我深表感谢。由于安全原因我未能与你亲自会面。现在我得知我是第一个会见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西方政治家,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呼吁更多的西方政要都来这样做。

据悉,失踪的牛金平先生和他的女儿在被监视居住,曹东先生仍然失踪。我现在正在督促中共保证他们的安全。安排我们会面的美国公民斯蒂夫。基格拉提先生在中国被非法逮捕、审讯和驱逐出境。中共的这些行径在当今的世界上是没有立足之地的。

十年前,为了准备欧洲议会外事委员会的报告,我曾经访问过中国大陆和西藏。中国与欧洲之间的贸易增长固然令人欣慰,但其的民主却依然让我深感遗憾。我鼓励 “双边贸易依然,但同时政治方面也应依然。”贸易繁荣的同时,政治上的发展依然是坚冰一块。欧盟与中国的人权对话从那时起,仍然是如隔靴搔痒,毫无收获。

欧盟新的民主和人权方法将于2007年开始实施,作为该项目的欧洲议会的报告人,我此次中国之行是检查其如何能在中国实施。我曾会见了欧盟的外交官,学术界人士,非政府组织和个人。

我的调查结论如下:中共政权依然是凶暴残忍、任意妄为和变态偏执的体系。但我相信,中国人民的固有的智慧以及自律,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法制的健全,一定会使中国走向民主的未来。

中共政权下被监禁者的悲惨处境早就被世人所知。但是直到近几个月来,中共对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虐待这一暴行才被透露出来,即挑选合适的法轮功学员作为 “反向匹配”的器官和组织移植的“供体”,并导致他们死亡。这是典型的群体灭绝罪,正如《防止和惩处群体灭绝罪公约》第二条定义的:

“整体或者局部地蓄意毁灭一个国家的、种族的、人种的或者宗教的群体所犯下的以下的任何一个罪行,如:杀死这个群体的成员;严重摧残这个人群的成员的身心健康;以完全或部分消灭这个群体为目的的,蓄意对这个群体强加的生活环境;”

和你一样,我是一名基督徒,在此教育的环境中长大。我在北京、香港和台湾接触过法轮功学员,并随之在6月1日参观了一个在赫尔辛基的描述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遇的画展, 从而看出法轮功并不是政治运动。如果一定要定义的话,法轮功是一种发源于佛家的修炼,我曾碰到的每一个信仰者通过一套类似太极的炼习而感到身心受益。

我在北京见到的法轮功学员讲述了他们和他们的妻子被关押的经历,尤其是他们遭受的残酷虐待,包括不准睡觉、各种羞辱、惩罚手段和一次性长达20小时的殴打。这一切都是为了迫使他们诋毁法轮功。有一位学员告诉我他知道有30名同修被活活打死。他们知道贩卖器官:一位学员亲眼看到过他的朋友和同修器官被摘除后的尸体。

自从1999年法轮功被中共政权打压后,包括建立用于镇压的专门的610 办公室,法轮功一直在持续揭露被迫害的事实和中共的罪行。结果有声称1000万的中国人退出了中共及其相关组织。

作为一名英国保守党成员,我曾积极推动和目睹了千百万欧洲人民摆脱共产专制获得自由,并对此如释重负。我敦促所有的中共党员都来真正认识在中共名义下犯下的罪行──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天安门大屠杀等等──导致高达8千多万中国人死亡。

现在看来,中共政权苟延残喘的时间很有限了。大规模的经济困扰、公开化的行政腐败、乡村广泛的不满、宗教信仰人群越来越多的勇气以及年轻人突破网络封锁的能力,这些都是变动的前兆。

中国人民有朋友,而中共政权则没有朋友。我蔑视共产党,希望象欧洲结束一党专政的过程一样,中国也能和平的转变。

同时,像其他自由世界的政治家一样,我警告那些应该为此群体灭绝罪后果负责的人。

在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周年纪念之际,我敦促欧洲议会的同僚们和全球自由选举出的议会都来系统地关注你勇敢地披露出来的这场(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我还呼吁所有在中国的欧盟大使馆,对像你一样的人权捍卫者提供支持和必要的庇护。未来会对我们所有人作出公正的评价。

2006年6月4日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