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國會質問的網絡四巨頭 將被中國人民踢走(多圖)
 
2006-2-19
 

此次聽證會的發起人國會眾議院國際關係委員會副主席克里斯.
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議員

【人民報消息】中共獨裁流氓政權嚴密封鎖一切真實信息,剝奪大陸人民的知情權。作為世界最大的互聯網巨頭公司:Microsoft(微軟)、Yahoo(雅虎)、Google(古狗)、Cisco(思科),不但不幫助迫切需要真象的大陸人民突破中共的防火牆封鎖,而且為了經濟利益還出賣良心和正義,配合和支持中共剝奪人民知情權的罪惡,甘做中共流氓政權迫害大陸百姓的幫兇。目前這四大巨頭公司正被美國國會嚴厲質問,面對它們的所作所為,四公司代表左顧右盼,支支吾吾,不肯承認它們自願迎合、配合中共迫害中國人民的做法是錯誤的。議員預言這四大公司將來是“首批被中國人民踢出去的人”。因為,當中共被推翻時,大陸人民不會忘記這些公司曾經在最需要的時候背叛過他們。

據大紀元記者衛君宇華盛頓DC報導,2月15日,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和非洲-國際人權-亞太國際運作分委員會聯合舉行聽證,以“互聯網在中國:是自由的管道,還是壓制的工具?”為題,聽取了三方美國國務院、互聯網四巨頭(Microsoft-微軟、Yahoo-雅虎、Google-古狗、Cisco-思科)和非政府代表,對互聯網在中國的現狀,以及美大公司在其中所扮演角色的陳辭和答問。

按現場一位路透社記者的說法:“媒體(對此聽證)的興趣實在是太大了。”座無虛席的聽眾席上,新聞記者占了一半以上的位置。全長六個多小時的聽證在國會內全程實況轉播。

聽證會主席、新澤西州共和黨黨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開場致辭中說,互聯網打開了中國的商機,但也成了中共政權惡意壓制人民的工具,悲哀的是美國的大公司亦助紂為虐,有時令人不禁想到當年:IBM的精準技術幫助納粹德國將群體滅絕猶太人自動化。


座無虛席的聽眾席上,一半以上是新聞記者。

美國會質詢網絡四巨頭之一:義與利間該如何?

四網絡巨頭在中國

史密斯在開場時提到,Yahoo 提供給中共安全部門的信息直接導致了師濤和李志的10年與8年監獄;思科占據了中國路由器轉換器等市場60%的份額,年營業額5億美金,給中共政權提供了用來監控網路的警察系統;微軟近日刪除了《紐約時報》駐北京研究員安替(Michael Anti)載有批評中共政府內容的博客網;涉及到所謂敏感內容時,古狗中國(google.cn)所顯示的結果完全不同。

來自加州的民主黨議員湯姆.蘭托斯(Tom Lantos)認為這四家公司是“真正最好的企業”,“在一個開放民主的國度,在美國憲法保障的自由下,這些公司繁榮發達,它們的創始人積累了巨大的財富、巨大的影響力、巨大的聲望,但是顯然卻鮮有其社會責任感。它們本該發展新技術來突破中共令人厭惡的網絡封鎖,相反地,它們卻自願成為中共封網的特種部隊。”

這些公司在證詞中都聲稱它們對自由通訊的遵崇。蘭托斯說“國會希望這些公司真能拿出點骨氣來,願意站起來面對一個極權政府的非份無理要求。”

蘭托斯說:“北京如此懼怕異議者,把他們投入監牢,已經夠糟糕的了,令人難以理解的是,一個美國公司卻甘願充當中共壓制的工具。”


美國國會眾議院人權委員會主席湯姆.蘭托斯議員2月15日下午
連續嚴厲質問作證席上的四大網絡公司的代表。

一半的“真相”等於謊言

史密斯說“輸入被禁關鍵詞如‘民主’,‘中國酷刑’,‘法輪功’,古狗中國(goole.cn) 搜尋器保證將你帶到一個由欺騙、誤導信息和大謊言構成的虛幻世界。”

史密斯並當場演示,在 google.com 和google.cn(古狗中國) 圖片搜尋中鍵入相同的詞“Tiananmen ”,前者所顯示的是王維林在六四坦克前等照片,而後者所顯示的則是天安門廣場上的風景和“一對微笑的外國夫婦。”

若在古狗中國鍵入“法輪功”,不但任何關於法輪功的正面信息被刪的幹乾淨凈,而且會出現一系列中國官方網站上詆毀、妖魔化法輪功的文章,正如《失去新中國 - 美商在中國的理想與背叛》的作者伊森.葛特曼所描述的“你會受到一擊,中共政權的一個網站會出現在面前。”

針對古狗的辯護“有一些信息總比沒有信息好”的說法,史密斯認為在被過濾刪改的前提下,“顯示有限信息等於有意誤導。一半的真相非但不是真相,而且是個謊言,謊言還不如什麼都沒有。就此,很難說古狗‘不作惡’(Do No Evil),它已成了邪惡的幫兇。”


代表古狗公司出席聽證會的傳播和公共事務部副總裁埃利奧特.
施拉格(Elliot Schrage)

美國會質詢網絡巨頭之二:最根本的區別

遵從所在國的法律?

四公司代表都講到了他們需要遵守中國的地方法律法規。對此史密斯議員說道:“遵從違犯最基本人權的法律,與腐敗而殘酷的秘密警察合夥,這樣的事情該不該做?!為了進入中國市場和獲取利潤,以上四大公司犧牲了它們產品的道義價值和作為企業公民的責任。”


從左至右依次為思科、古狗、微軟和雅虎公司代表

蘭托斯議員亦對此說法不以為然:“古狗經常引用它參照德國禁止新納粹宣傳的法律來為自己辯護,這種無價值觀的藉口令人作嘔。德國是個政治民主的國家,其自由民選的領導人禁止幾十年前導致奧斯維辛集中營的仇恨宣傳。偽稱這和中國的(封網)情形類似的辯詞實在是令人不齒。”要知道“中國是有個橡皮圖章似的人大,中共政權嚴厲而無條件的壓制言論與宗教自由。”“在對藏人和法輪功成員的打壓中可以看出這個政權根本無視道德。”

來自愛荷華的共和黨議員、美國會亞太委員會主席詹姆斯.里奇(James Leach)說,依照官方消息,中共“已經集合了世界上最包羅萬象、最完備的互聯網管控系統,其實中共的做法已違背了中國憲法,因為該憲法 35 條就明確保證中國公民有言論和出版自由。”

里奇認為“許多美國大公司在中國所謂遵循法律的限制是自加的,並未和中共當局商量過。”恐怕是“自我審查”,出自自願,甚至都沒有和中共當局進一步交涉和抗辯。


來自愛荷華的共和黨議員、美國會亞太委員會主席詹姆斯.裏
奇(James Leach)

最根本的區別

來自明州的眾議員貝蒂.麥考勒(Betty McCollum)引述中國國務院一位陸姓官員曾對她的當面陳辭:“布什政府在愛國者法案中,也允許FBI對居民的電子郵件等進行監控。”對此,美國國務院負責國際通訊和信息政策的大衛.格羅斯(David Gross)說長期以來,不少人在利用這個觀點,但他認為是有一個根本性的區別是人們不應忘記的,那就是要看:做出決定的是誰?決定是怎樣做出來的。

格羅斯認為若決定是在民主的政府下作出來的,它會將信息的自由流通作為首先考慮;然而一個非民主的政府,它考慮的更多是權力,對信息自由的限制是它們第一考慮的。所以看來情形類似,其實根本不同。

來自加州的民主黨議員布萊德.舒而曼(Brad Sherman)亦有同感,他說:“說是遵循(中共的)法律,但北京和華盛頓有著本質的區別,一個是民主政府,另一個是獨裁政權。”

勞改基金會主席吳弘達在作證的一開始,就提請所有人在考慮問題時注意到最根本一點:他們所面對、打交道的是一個共產極權政府,這一點幾十年來從未改變過。


二十幾位來自美國兩大政黨的國會眾議員出席這次聽證

美國會質詢網絡四巨頭之三:誰在變色?

為著誰的利益

當佛州民主黨議員羅伯特.威克斯勒(Robert Wexler)說美國政府和國會該為這些大公司的行為負責時,加州民主黨議員戴納.羅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 認為此說法從根本上有大毛病,因為正是這些大公司遊說美國政府和國會通過給中國的永久最惠國待遇,進入WTO,他們根本就是始作俑者和終得利者。政府和國會是該負責任,但責任應是收緊而非放寬對這些大公司的限制。


聽證會現場的觀眾

問到對於師濤案的看法時,雅虎高級主管麥克爾.卡拉翰(Michael Callahan)沒有正面作答,只
是表示“譴責任何因自由表達和自由信息交流而遭受的懲罰。”

內布羅斯卡州議員傑夫.佛騰貝瑞(Jeff Fortenberry)認為:師濤案對美國互聯網界所造成的傷害非常嚴重。他認為美國大公司不應只顧遵守外國政府的法律,而違犯了美國憲法所賦予的正義與人權的標準。

雅虎高級主管卡拉翰裝傻充楞說,當時並不知道將師濤的信息交給中共安全部門有何後果。

幾位非政府組織的代表均對此表示質疑,認為Yahoo應該知道那並非一般的詢問,尤其涉及到用戶的隱私,常識也會提醒他們去問一下對方究竟為何調查。

當被問到中共秘密警察到底有多少次要求查看Yahoo用戶的私人信息時,卡拉翰稱Yahoo是保存有這樣的記錄,但具體其在中國的運作他不甚清楚。當史密斯進一步追問美國國會能否得到那些記錄時,卡拉翰無恥的說“根據中共的法律,Yahoo不能提供。”

幾大公司一直提到中共血腥政權的“合法要求”(Lawful Request)來為自己辯護。史密斯不解發問:當他們(指中共安全部門)所依據的法律和自己國家的憲法都衝突時,你們怎樣說那是“合法的要求”?作為一個美國公司,你如何是在為美國的利益而服務時?四大公司的代表均無言以對。

史密斯認為最起碼應該做到的是:“我們必須站在受壓迫者一邊,而不是站在壓迫者的一邊。”


思科的代表、副總裁兼首席法律顧問馬克.桑德勒(Mark Chandler)

誰在改變誰?

當遊說、促動美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時,美大公司曾說高科技會使得中國更自由,蘭托斯議員說:“這些公司說它們會改變中國,但是中國已經改變了它們!”“今天我傳達給這些大公司的信息很簡單:你們在中國令人生厭的行為是可恥的。我只是搞不懂你們的領導者晚上怎麼睡得著!”

羅拉巴克議員在聽證會上指出:“有人說中國處在過渡階段,是的,但是過渡的方向錯了。”他說世界上依然有對自由的挑戰,譬如恐怖主義分子對平民的襲擊、或有獨裁政權,但任何這些都無法和中共政權的高壓相比擬,因為“(中共)向自己的人民宣戰。”

美國會質詢網絡四巨頭之四:假如明天來臨

巨頭們的說法

微軟謊稱它們拿下的博客等大都是色情網站,對此中國人權的代表嚴正指出:“大部份被過濾的內容都是關於政治異見”,真正色情的只是極少部份。哈佛大學博克曼中心的研究也證實了這一點。

對“古狗中國”給出的不同版本的搜尋結果,古狗傳播和公共事務部副總裁埃利奧特.施拉格(Elliot Schrage)感到“驕傲”,他認為這清楚的讓世界意識到:世界和中國看到的同一Google有多麼不同。

史密斯議員問思科的代表馬克.昌得勒(Mark Chandler):“你們提供的警察網絡系統給了他們多大的追蹤能力,去抓捕法輪功學員,要知道幾百人因此而被酷刑折磨致死。”昌得勒說思科重點提供服務性網路信息,如醫護人員找到救護車。

同時參與證的吳弘達認為那不是“救護車”,而是“巡邏警車”。吳弘達當場展示出幾本小冊子,表明思科和中國警察的合作如何密切,他說思科在全球培訓了40,000人員並頒發證書,其中很大部份受訓人員在中國,而在中國受訓的幾乎都來自中共公安系統。“思科中國”的副總裁張志華曾經表示“非常高興與思科合作來增強公安系統。”

吳弘達還展示了2002思科在上海的一份中文宣傳小冊子,其第2頁寫道:“思科能幫助您更有效地加強警察力量。”他說連青海、雲南等邊遠省份也有思科提供的全省監視系統。


中國異議人士吳弘達在聽證會上作證

對思科關於對中國與其它國家出口產品一視同仁的說法,吳援引美國公共法(Public Law)101-246 第902款中第四條“禁止出口關於犯罪控制和檢測的儀器(給中共)”,認為思科的做法已然違背了美國的法律。據查在1989年“六四”後,美國國會特別附加這一條款,強調在某些方面,中共政權並不能與其它國家一視同仁。

微軟等都無恥的援引中共社會科學院的數據作為民意,來表示五成以上的中國人很滿意網絡現狀,說人們可以自由的批評“政府”。史密斯議員則稱他作了一些深入的調查,發現“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是共產黨中央委員,一個優秀的共產黨員,微軟把他們的數據當作權威來引用並放入聽證證詞,對此史密斯很是不解:“你們真的相信這類調查能代表民意嗎?”

當被問到監控者是否擔心用戶意識到其存在時,加州大學伯克利新聞研究生院中國互聯網項目主任蕭強認為:當局的目地就是要讓人意識到網絡監控的無所不在,通過“恐嚇”,讓人們不敢上網接觸敏感信息,譬如在中國你一鍵入有些所謂敏感詞,就會有個警察頭像從屏幕上跳出來警告你,是夠嚇人的。


微軟代表助理法律總監(左)傑克.克魯摩茲(Jack Krumhltz)

感到羞恥嗎?

當蘭托斯議員問四位代表是否為其公司在中國的所為感到“羞恥”時,雅虎的卡拉翰竟然說“不感到羞恥,也不感到驕傲”;思科的昌得勒堅稱提供給中共的產品無異於他們提供給其它國家的。古狗的施拉格沒有答案,微軟的代表Jack Krumholtz也表示“沒有觀點。”

當蘭托斯議員問到幾個公司有無對受害人的家人提供幫助、或調查他們是否需要幫助時,幾位先是顧左右而言它,在蘭托斯的一再追問下,答案都是“沒有。”

首批被中國人民踢出去的人

加州民主黨議員羅拉巴克認為這些大公司的作為不僅“可恥”,而且“難以理喻”,他說:“假如有一天中國成為一個民主的國家,那些今天為民主而苦苦奮鬥的勇敢人們,一旦他們明天終於推翻了壓迫者,這些公司將成為首批被他們踢出中國的人,因為人們不會忘記這些公司曾經在最需要的時候背叛過他們!”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民主黨議員羅拉巴克

美國會質詢網絡四巨頭之五:希望

將不會等閑視之

美國國務院經濟與商務國際通訊信息政策司協調人大衛.格羅斯(David A Gross),在證詞中提到,“(中共)限制信息傳播和用互聯網來壓制異議,不但美國非常關切,而且亦不符合中國人民的利益。”其間他引用2003年聯合國峰會日內瓦宣言:“任何人有自由陳述和表達意見的權利,此權利包括不受任何干擾持有觀點,以及無遠弗界通過任何媒介尋求、接受和散播信息與想法的自由。”

他說中共政權2005年9月制定的限制言論與出版自由的法規“打擊面非常廣,(按此法規)幾乎任何不說(中共)領導人好話的網上言論都是有罪的。”

格羅斯說美國政府對此不會等閑視之。為確保網絡對自由的強大支持,美國國務卿萊斯日前宣布:美國務院於2月14日組建了全球互聯網自由特別小組(GIFTF),此小組將集合美國務院跨部門的各路英才,共同捍衛網絡自由。


美國國務院負責國際傳播和信息政策的副助理國務卿大衛.格羅
斯和美國國務院亞太事務部高級顧問James Keith在作證前宣誓

“網絡長城”上的洞

雅虎的卡拉翰在作證中提到:“中共政權機構也承認‘網路是封不住的’。”

來自印第安納州的共和黨議員丹.伯頓(Dan Burton)對最後一個共產集權的崩潰很有信心,他說:“前蘇聯在西方的影響下解體了,柏林牆也倒了,在當年那是個緩慢的過程。今天,在互聯網的影響下,事情的發展要快的多。”


雅虎高級主管邁克爾.卡拉翰(Michael Callahan)

羅拉巴克議員指出,像美國公民、法輪功學員李淵這樣的人,他們在幫助中國人民突破美國公司幫助設置的防火牆,他們設計了自己的工具破網。雖然李淵遭恐怖襲擊,但他自己表示毫不畏懼,將繼續做下去,對此羅拉巴克在聽證中說:“李先生,你是衛護自由的英雄(掌聲)。”“選擇與象李先生這樣的英雄以及中國人民站在一邊,還是與壓制人民的中共政權站在一邊,由你們(這些大公司)自己選擇。”


全球大紀元技術總監、法輪功學員李淵博士被美國加利福尼亞州
民主黨議員羅拉巴克(右下)譽為“美國的自由英雄”,李淵博
士多次起立向抱以熱烈掌聲的現場國會議員和所有與會者致謝。

舒而曼議員認為通過代理服務技術如動態網和無界,人們已開始繞過封鎖了解真相,“需要在這堵牆上打開洞,如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人正在做的一樣。”

在聽證會的最後,史密斯議員提出了一些人們所關切的具體問題,要求四公司代表們給予答覆。來自新澤西的民主黨議員唐納.佩因(Donald Payne)對幾大公司代表說:美國國會對此事非常嚴肅,希望他們能與美國政府、國會合作,想出下一步的更好解決方案。史密斯議員說他和佩因議員要共同向國會提交一份名為《全球網上自由法案》的提案,希望所有人、包括四大公司的代表能共同行動,衛護自由暢通的互聯網。

(圖片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