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方官方媒體大泄密 黑幕驚心 (多圖)
 
2006-5-4
 



中山大學肝臟移植中心的醫生正在處理被摘取下來的肝臟。

【人民報消息】自從追查國際公布了更多調查結果和瀋陽老軍醫披露更多內幕後,中共軍方參與和操控大陸盜取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的黑幕日益浮出水面。下面是一些中共軍方及官方媒體的報導,從中共解放軍211醫院的秘密到長春離奇的摘心術;從一人做肝移植1000例到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親自主刀,細心的讀者不難從中發現很多綫索。

* 中共解放軍211醫院的秘密

據大紀元記者文華報導,由中共解放軍報社主辦的中共軍網,於2005年2月刊登一篇題為:《211醫院強化聘用護士保密觀》的本報訊,報導全文如下:“瀋陽軍區211醫院強化聘用護士的保密觀念,有效地杜絕了失泄密現象發生。近日,瀋陽軍區轉發了該院的經驗。

經上級部門批准,211醫院每年都從地方護校擇優聘用一批畢業生充實到臨床一綫。他們針對聘用護士缺乏系統保密教育的實際,堅持做到聘前嚴把政審關,由護理部初審,軍務辦、職工辦聯合複審,院辦公會最後審核確定;上崗把好教育關,他們開展應知應會保密法規專題教育活動,強化每一名聘用護士的保密意識;解聘做好離崗關,對合同期滿解聘的護士,由醫院護理部和軍務、保密辦等集中對其進行離崗教育。近年來該院先後招聘223名地方護校畢業生來院工作,未發生泄密情況。”

大紀元一位讀者投書說:位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的中共解放軍211醫院,他們怕泄露什麼秘密哪?據調查,該院女院長賈丹兵2002年7月24日被授予專業技術少將軍銜。

據明慧網報導,黑龍江省是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經海外確認的就有364人被迫害致死,僅在哈爾濱市就有7家勞教所和監獄,裏面至少關押了數萬名法輪功學員。他們是: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哈爾濱市女子戒毒勞教所,黑龍江省女子勞教所,黑龍江省哈爾濱女子監獄,哈爾濱第三監獄,哈爾濱市梨明監獄等。在這些勞教所和監獄裏,警察曾多次強迫抽取法輪功學員的血樣。




中國軍網上關於“211醫院強化聘用護士保密觀”的報導。

* 匹配只需數據比較,不用實際實驗

近日記者就器官移植中的組織配型問題咨詢了有關醫學專家,被告知:在尋找與病人相匹配的器官供體時,幷不需要把受體和供體的血液組織混合在一起實際做匹配實驗,而只需將兩者已得的檢驗數據相比較分析就行了。

也就是說,假如某秘密集中營或勞教所,只要採集一次法輪功學員的血樣,(一般幾十毫升就夠了),拿去做血型和組織鑒定分析後,把所得數據存在計算機裏,再由某核心機構將數據收集匯總,就可得到一個全國性的器官調配庫。當某地有病人需要移植時,把該病人的血樣檢測數據輸入計算機,就可查到匹配的供體來源。

據追查國際調查,大陸醫院公開承認,他們的器官就是通過這樣的渠道買來的,勞教所賣一個法輪功學員器官,可掙好幾萬元錢,在江澤民“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能“變廢為寶”,哪個勞教所不趨之若鶩呢?假如某天一位法輪功學員突然被“釋放”了,或稱被“轉移”到別的勞教所和監獄裏,很可能他是被匹配選中而被秘密摘取器官謀殺了。

* 長春離奇的摘心術

長春城市晚報2006年3月4日報導了一則離奇的百裏“摘心”術。2月27日,浙江28歲的謝抱時在弟弟的陪同下,乘飛機來到長春的吉林大學第二醫院,他在飛機上一直靠吸氧維持。入院後,吉大二院檢查發現謝抱時患上了“終末期擴張性心肌病”,唯一方案就是心臟移植,於是在謝入院的第二天,也即2月28日,醫院就“神奇般”的找到了匹配的心臟,並當即決定做心臟移植手術。

報導中沒有解釋心臟的來源,只是說,2月28日早上10點多,吉大二院腎病內科主任苗裏寧,乘救護車趕往距長春50公里外的地方去取供體心臟,10分鐘就摘下一名男子的心臟,放在專門的心臟保護液中,然後以180公里的時速趕回吉大二院,3小時後,那名男子的心臟就在謝抱時的體內跳動起來了。

儘管該院院長趙吉光自豪的宣布,“我院日前成功地完成了長春市首例心臟移植手術,也是吉林省首例由本省醫生主刀的心臟移植手術”,但一位長春讀者卻在來信中憂心的問道:按醫學常識,假如把當天全世界100個死亡的人全找來,也只有1個人的心臟組織可能匹配上供移植使用,為什麼他們在一天之內,把車開到50公里外的某個地方,那個心臟就“自願”的捐出來了呢?




城市晚報報導的長春離奇的百裏“摘心”案。

* 陳規劃一人做了1000例肝移植

據廣州日報和廣東省器官移植研究中心網頁介紹,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肝臟移植中心主任陳規劃,近年來他一人就主持完成了1000余例臨床肝臟移植手術,占全國肝移植手術量的1/10,僅2005年一年就完成了246例肝移植。

報導中記者寫到:“2006年2月10日晚五時,接到醫院肝移植中心的電話:今晚要進行四例肝移植手術,我匆匆前往,換好衣服,脖子上掛好數碼相機,我走進了手術室。”

另一篇報導中提到了供體的一些信息:“2006年3月3日,新鮮的肝臟裝在由堅硬的冰塊包裹的提桶裏,經過幾小時的飛機航程,千萬里的輾轉,運進了中山三院肝移植科的手術室。”

有海外學者評論說,假如一個醫生為了名利,他在救活一個人的同時卻殺害了另一個無辜的人,這樣的“白衣使者”只能說他是屠夫或魔鬼,因為他喪失了人類應有的起碼道德。




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肝臟移植中心主任陳規劃。

* 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親自操刀的肝移植

2005年10月03的烏魯木齊晚報曾報導說:“2005年9月29日早上9點,前來參加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五十周年慶祝活動的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走進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外科手術室,為一名46歲的男性患者實施自體肝移植手術。21個小時後手術順利完成,黃潔夫自豪地說:"自體肝移植的難度在全國是最大的,全國的肝臟外科多年來想實現這個突破,這次是在新疆完成了!"

自體肝移植是把肝癌患者的肝臟完整切下,在低溫環境中將癌變部位切除,再把好的肝臟縫合後重新移入患者體內,從而達到完全根治肝癌。做這樣的手術需要三個條件:一是必須要有轉流設備確保患者在肝臟被切除後繼續存活,二是必須有與患者匹配的異體肝臟備用,一旦自體肝移植失敗,可以進行異體移植。三是主刀醫生的技術。

報導稱,黃潔夫說:"我從國外留學回來一直想做自體肝移植手術,一直碰不到合適的病例,要麼是年紀太大,要麼年紀太小,要麼切下來以後,肝都碎掉了。今天在新疆遇到了"。於是黃潔夫馬上電話聯繫了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該院三名醫護人員帶著轉流設備火速趕到新疆,而新疆方面則迅速找到了匹配的活體備用肝臟,隨時等待讓人摘取。

儘管這次黃潔夫的手術在21小時後成功了,那位備用的活體肝還能在自身體內活下去了,但人們也許不會忘記,身為衛生部副部長的黃潔夫曾公開對外表白,中國器官移植用的都是死刑犯的器官,大家更不會忘記,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否認中國利用死刑犯器官做移植手術,他倆誰沒說假話,他們自己最清楚。

* 新疆奇臺一夜多出幾十個墳頭

說到新疆,前不久媒體披露甘肅天祝藏族自治縣炭山嶺鎮大灣口發現121個沒有頭蓋骨的骷髏圖片後,一位知情人舉報說:“在新疆奇臺縣的某一墓地,一夜之間多出了幾十個墳頭,有人報了案,公安人員為了探知究竟,挖開其中一墓,結果挖出九顆人頭,那幾十個墳地裏不知該埋了幾百人。當地公安逐級上報該情況,當報到自治區軍區時,得到的答覆是你們知道就行了,不要再追查了,言外之意,軍區是知道這幾百人的死亡內幕的。”

* 廈門長庚醫院將主營器官移植

據中國時報2006年5月1日報導,由臺灣兩大公司耗巨資在廈門新建的廈門長庚醫院將在今年底建成使用,計劃將器官移植列為重點發展方向。該醫院規劃為擁有4500個床位的綜合型三級醫院,這比目前廈門30家醫院的總床位數6000少不了多少。

據廈門臺商爆料說,以鄰近廈門的福建省漳州一家三級醫院為例,每年至少完成3000例腎臟移植手術,其中至少四分之一的換腎者來自臺灣。如以腎臟行情價每人每例手術臺幣100-200萬來計算,長庚醫院重點做器官移植手術,前景必然很誘人。

但臺灣衛生署日前公開表示,將對參與大陸任何形式器官移植的臺灣醫師,依醫師法重罰,未來長庚醫院的前景還有待時間決定。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