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方官方媒体大泄密 黑幕惊心 (多图)
 
2006-5-4
 



中山大学肝脏移植中心的医生正在处理被摘取下来的肝脏。

【人民报消息】自从追查国际公布了更多调查结果和沈阳老军医披露更多内幕后,中共军方参与和操控大陆盗取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的黑幕日益浮出水面。下面是一些中共军方及官方媒体的报道,从中共解放军211医院的秘密到长春离奇的摘心术;从一人做肝移植1000例到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亲自主刀,细心的读者不难从中发现很多綫索。

* 中共解放军211医院的秘密

据大纪元记者文华报道,由中共解放军报社主办的中共军网,于2005年2月刊登一篇题为:《211医院强化聘用护士保密观》的本报讯,报道全文如下:“沈阳军区211医院强化聘用护士的保密观念,有效地杜绝了失泄密现象发生。近日,沈阳军区转发了该院的经验。

经上级部门批准,211医院每年都从地方护校择优聘用一批毕业生充实到临床一綫。他们针对聘用护士缺乏系统保密教育的实际,坚持做到聘前严把政审关,由护理部初审,军务办、职工办联合复审,院办公会最后审核确定;上岗把好教育关,他们开展应知应会保密法规专题教育活动,强化每一名聘用护士的保密意识;解聘做好离岗关,对合同期满解聘的护士,由医院护理部和军务、保密办等集中对其进行离岗教育。近年来该院先后招聘223名地方护校毕业生来院工作,未发生泄密情况。”

大纪元一位读者投书说: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中共解放军211医院,他们怕泄露什么秘密哪?据调查,该院女院长贾丹兵2002年7月24日被授予专业技术少将军衔。

据明慧网报道,黑龙江省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经海外确认的就有364人被迫害致死,仅在哈尔滨市就有7家劳教所和监狱,里面至少关押了数万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哈尔滨市女子戒毒劳教所,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哈尔滨第三监狱,哈尔滨市梨明监狱等。在这些劳教所和监狱里,警察曾多次强迫抽取法轮功学员的血样。




中国军网上关于“211医院强化聘用护士保密观”的报道。

* 匹配只需数据比较,不用实际实验

近日记者就器官移植中的组织配型问题咨询了有关医学专家,被告知:在寻找与病人相匹配的器官供体时,幷不需要把受体和供体的血液组织混合在一起实际做匹配实验,而只需将两者已得的检验数据相比较分析就行了。

也就是说,假如某秘密集中营或劳教所,只要采集一次法轮功学员的血样,(一般几十毫升就够了),拿去做血型和组织鉴定分析后,把所得数据存在计算机里,再由某核心机构将数据收集汇总,就可得到一个全国性的器官调配库。当某地有病人需要移植时,把该病人的血样检测数据输入计算机,就可查到匹配的供体来源。

据追查国际调查,大陆医院公开承认,他们的器官就是通过这样的渠道买来的,劳教所卖一个法轮功学员器官,可挣好几万元钱,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能“变废为宝”,哪个劳教所不趋之若鹜呢?假如某天一位法轮功学员突然被“释放”了,或称被“转移”到别的劳教所和监狱里,很可能他是被匹配选中而被秘密摘取器官谋杀了。

* 长春离奇的摘心术

长春城市晚报2006年3月4日报道了一则离奇的百里“摘心”术。2月27日,浙江28岁的谢抱时在弟弟的陪同下,乘飞机来到长春的吉林大学第二医院,他在飞机上一直靠吸氧维持。入院后,吉大二院检查发现谢抱时患上了“终末期扩张性心肌病”,唯一方案就是心脏移植,于是在谢入院的第二天,也即2月28日,医院就“神奇般”的找到了匹配的心脏,并当即决定做心脏移植手术。

报道中没有解释心脏的来源,只是说,2月28日早上10点多,吉大二院肾病内科主任苗里宁,乘救护车赶往距长春50公里外的地方去取供体心脏,10分钟就摘下一名男子的心脏,放在专门的心脏保护液中,然后以180公里的时速赶回吉大二院,3小时后,那名男子的心脏就在谢抱时的体内跳动起来了。

尽管该院院长赵吉光自豪的宣布,“我院日前成功地完成了长春市首例心脏移植手术,也是吉林省首例由本省医生主刀的心脏移植手术”,但一位长春读者却在来信中忧心的问道:按医学常识,假如把当天全世界100个死亡的人全找来,也只有1个人的心脏组织可能匹配上供移植使用,为什么他们在一天之内,把车开到50公里外的某个地方,那个心脏就“自愿”的捐出来了呢?




城市晚报报道的长春离奇的百里“摘心”案。

* 陈规划一人做了1000例肝移植

据广州日报和广东省器官移植研究中心网页介绍,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肝脏移植中心主任陈规划,近年来他一人就主持完成了1000余例临床肝脏移植手术,占全国肝移植手术量的1/10,仅2005年一年就完成了246例肝移植。

报道中记者写到:“2006年2月10日晚五时,接到医院肝移植中心的电话:今晚要进行四例肝移植手术,我匆匆前往,换好衣服,脖子上挂好数码相机,我走进了手术室。”

另一篇报道中提到了供体的一些信息:“2006年3月3日,新鲜的肝脏装在由坚硬的冰块包裹的提桶里,经过几小时的飞机航程,千万里的辗转,运进了中山三院肝移植科的手术室。”

有海外学者评论说,假如一个医生为了名利,他在救活一个人的同时却杀害了另一个无辜的人,这样的“白衣使者”只能说他是屠夫或魔鬼,因为他丧失了人类应有的起码道德。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肝脏移植中心主任陈规划。

* 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亲自操刀的肝移植

2005年10月03的乌鲁木齐晚报曾报道说:“2005年9月29日早上9点,前来参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庆祝活动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走进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外科手术室,为一名46岁的男性患者实施自体肝移植手术。21个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黄洁夫自豪地说:"自体肝移植的难度在全国是最大的,全国的肝脏外科多年来想实现这个突破,这次是在新疆完成了!"

自体肝移植是把肝癌患者的肝脏完整切下,在低温环境中将癌变部位切除,再把好的肝脏缝合后重新移入患者体内,从而达到完全根治肝癌。做这样的手术需要三个条件:一是必须要有转流设备确保患者在肝脏被切除后继续存活,二是必须有与患者匹配的异体肝脏备用,一旦自体肝移植失败,可以进行异体移植。三是主刀医生的技术。

报道称,黄洁夫说:"我从国外留学回来一直想做自体肝移植手术,一直碰不到合适的病例,要么是年纪太大,要么年纪太小,要么切下来以后,肝都碎掉了。今天在新疆遇到了"。于是黄洁夫马上电话联系了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该院三名医护人员带着转流设备火速赶到新疆,而新疆方面则迅速找到了匹配的活体备用肝脏,随时等待让人摘取。

尽管这次黄洁夫的手术在21小时后成功了,那位备用的活体肝还能在自身体内活下去了,但人们也许不会忘记,身为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曾公开对外表白,中国器官移植用的都是死刑犯的器官,大家更不会忘记,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否认中国利用死刑犯器官做移植手术,他俩谁没说假话,他们自己最清楚。

* 新疆奇台一夜多出几十个坟头

说到新疆,前不久媒体披露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炭山岭镇大湾口发现121个没有头盖骨的骷髅图片后,一位知情人举报说:“在新疆奇台县的某一墓地,一夜之间多出了几十个坟头,有人报了案,公安人员为了探知究竟,挖开其中一墓,结果挖出九颗人头,那几十个坟地里不知该埋了几百人。当地公安逐级上报该情况,当报到自治区军区时,得到的答复是你们知道就行了,不要再追查了,言外之意,军区是知道这几百人的死亡内幕的。”

* 厦门长庚医院将主营器官移植

据中国时报2006年5月1日报道,由台湾两大公司耗巨资在厦门新建的厦门长庚医院将在今年底建成使用,计划将器官移植列为重点发展方向。该医院规划为拥有4500个床位的综合型三级医院,这比目前厦门30家医院的总床位数6000少不了多少。

据厦门台商爆料说,以邻近厦门的福建省漳州一家三级医院为例,每年至少完成3000例肾脏移植手术,其中至少四分之一的换肾者来自台湾。如以肾脏行情价每人每例手术台币100-200万来计算,长庚医院重点做器官移植手术,前景必然很诱人。

但台湾卫生署日前公开表示,将对参与大陆任何形式器官移植的台湾医师,依医师法重罚,未来长庚医院的前景还有待时间决定。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