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菊自殺未遂的內幕(多圖)
 
姜青
 
2006-5-21
 

黃菊跟著江澤民幹了很多壞事
【人民報消息】黃菊和周恩來,一個胰腺癌,一個前列腺癌,兩個人在臨死前都遭受難以言表的痛苦。原因是這兩種癌症到最後的時刻,都是劇痛不已,止痛劑用多了,不但有副作用,而且幾乎沒有什麼實質的作用。

周恩來,這個給中國人民帶來巨大災難的偽君子,因為和江青騎馬時調情,從馬上摔下,一個胳膊終身殘廢。他決沒有想到,在他生命最後的時刻,江青多次大鬧病房,不讓醫生給他應有的治療,致使周被已經擴散的癌症折磨得死去活來,在醫院中瘦得體重只有61斤,死時瘦成一把骨頭,鬍子、頭髮很長。

江青受審後,這些事情才披露出來。有人說,表面上看是江青幹的,實際上周幹的壞事罄竹難書,所以總得找個人來整治他,如果不是“江青”,也會用其他什麼人。總之老天爺決不能便宜了這小子。

當面是人背後是鬼的周恩來

周恩來當面是人背後是鬼。大家最熟悉的周恩來的故事有幾個,其中一個是孫維世之死。一個是顧順章滅門血案。

周恩來和孫炳文是一個戰壕的戰友,孫炳文臨死把女兒孫維世托付給周,其女兒被周恩來認作幹女兒,看起來周很講義氣啊。文革後有人披露,孫維世在文革挨整,在她的逮捕書上簽字同意的竟是周恩來。孫維世的家人在她死後發現她頭上被釘進了一根長釘子。

因為顧順章背叛了共產黨,於是屠殺他全家的任務就由周恩來親自帶隊,康生(趙容)也直接參與。闖進顧家時,顧順章十幾個家人和親友正在打麻將,其中周恩來的救命恩人斯勵也在場。斯勵是周恩來在黃埔軍校的學生,他的哥哥是國民黨將領,斯勵在“四一二”清黨中借著哥哥的特殊地位曾將周從國民黨手裏救出,但正因為他認得周恩來,所以周索性把恩人一起殺掉。

中共對黃菊和任長霞的處理不同


黃菊此時要為彼時的瘋狂付出代價!
黃菊所處的時代不同了,儘管中共拼命封鎖互聯網,但中共內部、尤其是高層內幕還是醜聞臭味到處散發,擋都擋不住。黃菊緊拍江澤民馬屁,借著江給他的權力幹了天大的壞事,連女兒婆家都見共產黨黑錢眼開的跟著一塊兒幹了不可饒恕的大壞事。中共通過黃菊的關係把壞水兒流到美國去了,占領了舊金山的英文輿論領地,占領了舊金山唐人街數條街面,並借華裔選票達到威脅控制舊金山市政府的要員。

黃菊的女婿方以偉還居然放肆的在1月12日的《亞洲人周刊》(Asian Week)封面上,把反對中共立場的舊金山市參事戴立的額頭印上“滾出去”(Butt out)的字眼。三天以後的1月15日黃菊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從此以後他就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了。

所以,像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長任長霞那樣坐在最安全的地方又是唯一被撞死的死法還不行,因為她再怎麼壞,也就是個縣公安局長,而黃菊不同,他是中共最高決策層政治局常委。所以,中共對待他們兩人的處理方法有所不同,但要達到的目地都是一個:維護和鞏固共產黨的獨裁統治。

中共為何樹立任長霞

對待任長霞,中共是採取大肆歌頌的態度,一直炒到樹立成全國「榜樣」的火候,因為當地警察對她的所作所為最清楚,他們都知道是被「報應」了,再派迫害無辜的任務,誰都不去了。據公安內部反映,採訪的反饋使中共非常緊張,底下警察不敢幹壞事了,那上面再制定什麼邪惡的決定又有什麼用呢?所以中央高層才決定把她炒成「光輝形像」。


任長霞用這種姿勢辦案!
新華網確實有些張任長霞生前藝術照,那是因為她惡事做的太多,受到過流氓公安部長周永康的接見(有照片為證),所以有機會和條件存留些專業攝影記者的“作品”,而真實的任長霞是個什麼樣呢?新華網刊登出一張來,一個女人審案時竟然雙手插腰,一副潑婦樣,誰看了都會知道,這個案子不會在理智的思考中做出判決。當地一位冤民鄭二妮寫訴狀說:任長霞當公安局長「登封無晴日」。

黃菊自殺未遂的原因

而政治局常委黃菊的情況就有所不同了,大壞有大壞的處置方法,要車禍瞬時間撞死豈不便宜了他?為了警示高層的那些作惡者,給他們一個機會,所以他所遭的罪是「生不如死」── 晚期胰腺癌。

醫學雜誌上說,胰腺癌危害性大,特點是治療費高,患者痛苦大。對於黃菊來說,反正是老百姓買單,治療費高不高他不在意,但“痛苦大”可就是別人替代不了,非身體力行了。

醫學雜誌上還說,「患者超過40歲者占40%,發病隱襲,發病時多為晚期,手術切除率低,且該病晚期對患者具有很強的摧殘性,患者極為痛苦,生存質量極差,徹底喪失勞動能力。」這也就是中共為何過一階段就要出一篇報導說黃菊又下什麼指示了。

黃菊的晚期胰腺癌發現時是嚴重腰背疼痛,病變已經累及腹腔神經叢,而且照片上看到他的消瘦也是典型的病變特徵之一。最糟糕的是「手術常難以切除」。但為了讓他保留一口氣,中共下命令給他多次手術切除。

據看護他的醫護人員家屬透露,黃菊整天慘叫不斷,並且央求大夫讓他安樂死。主治醫生哪裏有膽兒私自決定讓他「安樂」。於是幾次向中央請示,一般病人到了這個時候,家屬不忍看到病人遭受如此的痛苦,都要求順其自然。黃菊比他們多做了幾次手術,罪遭的更大,臨要咽氣又搶救過來,搶救過來又面臨咽氣,是否請中央考慮,也讓他「順其自然」。


因為黨的生存需要,黃菊欲死不能!
中央回覆:黃菊身為政治局常委,他的去世會引起人心波動,為了不讓“反華勢力”抓任何口實,要盡量延長他的生命。

黃菊知道了中央的指示後大哭,他說:「當初就不是我要當常委的,是江澤民非讓我當。現在我沒法賣命了,誰也不來看我了,最後還決定要我這樣為黨繼續做貢獻!我不要活了,讓我死吧,求求你們,讓我快點死吧……」

主治醫生請辭,說自己壓力太大,快得神經病了,要求換人。黃菊趁醫護人員不備,努力自殺但技術不純熟未遂。

由於影響太壞,中央決定把黃菊轉到一個不被人關注的醫院去,並指示加強監護,盡一切努力維持黃菊的生命。醫院領導指示,黃菊在誰當班時自殺,不但開除,而且法律制裁。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黃菊快嗚呼了(圖)
中共收拾海軍司令副司令的深層內幕(多圖)
咋的啦?副總理也被中共甩出一個(多圖)
今日江家奴!黃菊病危通知似雪片(多圖)
黃菊哭爹喊媽生不如死 新華網取消這張圖片(多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