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线索:“天灭中共”是中共自己求来的
 
张目
 
2006-5-28
 
【人民报消息】越来越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中共不仅动用各级地方医院,而且动用军队和武警医院在协同杀人。

天津市一中心医院建立了一个「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赚了大钱还不算,又在主楼后盖起了一座华北地区最大的人体器官移植中心,拥有800多张床位,已经竣工,正在安装设备已打出广告,正准备投入使用。

这个移植中心的主任是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沈中阳,2001年底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剧之时,他正式参加武警总医院工作。武警总医院在江泽民授意下成立的“武警总医院移植中心”,沈中阳在此担任中心主任。

中共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1999年7月以后,尤其是2000年至2002年之间,竟然动用了国家财力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光对长春第三看守所就投入5000多万元建设费用。去年罗干还要求再批50亿元继续修建、扩建劳教所、监狱。

下面是一些调查线索,中共不但迫害法轮功学员,也迫害老百姓。一股盗窃器官的邪风在整个中国蔓延。

武汉法院、看守所向医院出售犯人器官

武汉市同济医院、陆军总医院与公安看守所勾结,出卖健康死刑犯人器官谋利。看守所提前化验死刑犯人的血液,检查身体,确定犯人是健康的,法院向医院出售犯人器官,每个供体获利3万元,看守所获利5000元,医院则向病人出卖健康器官并进行移植手术。医院获利最丰,移植一个器官费用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演员傅彪两次肝移植手术就是在陆军总医院进行的,共花费13万元。

武汉同济医院共获健康死刑犯人供体243人,陆军总医院83人。为了多获供体,同济医院还成立了追踪获取供体的“公关队伍”。

4月下旬合肥市在搞突击换肾

4 月下旬合肥市得到8个肾脏,供换肾的医院使用,分配给安徽省武警总队医院2个、安医大附院1个,其余分配给安徽省立医院等其他一些医院,具体不详。问其肾脏来源,据换肾病人说是最近合肥市枪毙了5个犯人,是从犯人身上取来的。5个犯人被取了8个肾脏!每个犯人的肾脏都是好的吗?真实情况不明。就是从死囚犯身上取,也是违法的。该病人是4月28日换的肾。这些迹象表明大陆在搞突击换肾。

中共“五一”处决死刑犯,欲盖弥彰

今年三月份苏家屯事件曝光后,共产恶党秘密转移了法轮功学员。几乎全国各大医院都在向外宣称:四月份会迅速增加大部份活体器官,要求需要者赶快前来,快者一两天就能完成器官配型。为了掩盖迫害罪恶,恶党宣称“五一”前将处决一大批死刑犯。

一位知情人说:我曾在吉林省长春市石碑岭砖厂工作几年,长春市枪毙死囚的刑场也在这里,且是唯一的刑场。据我所知,死刑犯数量总是有限,就长春市而言,按惯例都在“五一”的前一两天处决犯人,一般为12─13人左右,除老弱病外,可用的健康器官最多2─3人,数量极为有限。

全国各大医院所言四月份,会增加大量的人体器官供体,决不会是死刑犯的器官。

成都华西医院催病人换肝

家住新津教师公寓一位姓秦的工程师,是一个肝病患者,在成都华西医院治疗未好,医生建议换肝。家属商量换肝要花很多钱,还未见得能活多长时间,结果未换。在今年四月份院方多次催病人换肝,病人未去。最近几天,这位病人的肚子都腹水了,院方还在催病人换肝。

2005年:沈阳市政府权力部门“特批”患者一个月内廉价换肾

在2005 年沈阳市第八医院有一名叫王丹的患者,患有白血病,作透析花了不少钱,家里很困难。好长时间医治不好。后来单位职工捐钱,经过某些部门出面沈阳市卫生局“特批”,不到一个月肾脏配型就成了,并马上在沈阳医大医院做手术。换一个肾只要5万元。她不知道肾源捐献者是谁。

一个市级卫生局已有权廉价处理,可见他们知道哪里可以找到免费索取的活体肾源。

2004年:上海交大附属医院20几天找到肝源

一位患者在2004年查出患肝癌,去上海治疗。经多个医院专家检查,认为不能手术,只能移植。到2004年10月下旬就住进上海交大附属医院(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准备换肝。二十几天就有了肝源,主刀医生是徐学明。此患者回来说在那儿换肝的人很多。

人只有一个肝脏,取一个肝等于是杀一个人,很多人换肝等于是要杀同样数量的人。现在中共统治下的医院已经成为魔鬼医院,白衣天使成了红眼杀手。

2003年的九牛一毛

**三大客车把年轻法轮功学员从辽宁抚顺转往黑龙江哈尔滨

据知情人透露,在2003年,曾有三辆大客车从辽宁抚顺开往黑龙江哈尔滨,里面都是法轮功学员,而且都是30多岁以下,男女都有。记得是开往哈尔滨的一个监狱。但事实上抚顺市被非法判刑的所有法轮功学员总数也没有这么多。看来他们是外地在抚顺周转。

最近对医院的调查显示,有一个医院的护士长说:“供体都是年轻的,老的我们还不要呢!”

**送个地方,判你十年,没有名没有姓

辽宁省公安厅本溪教养院所谓的“转化团代队”,有个40多岁,叫郭铁鹰的,2003年他曾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综合楼恶狠狠对一名法轮功学员说:“你再继续……我给你送个地方,判你十年,没有名没有姓,只有号。”在这名法轮功学员被保外就医前几天,有的恶警说她:“你真是个幸运者”,表情怪异。

这位法轮功学员现在听到活体解剖摘除器官的消息后,才明白那个表情的真实内涵。

2002年:四川成都陆军总医院做肾移植 5天内8人肾移植手术

杨秀琼,女,40岁,新津县安西镇人,现家住新津城关,在2002年11月28日,在四川成都陆军总医院做肾移植手术。她手术前后五天时间内,有8人做肾移植手术。患者不准打听主刀医生姓名,院方只告诉是最好的医生做。她只知有个医生叫王亮。

2001年:怀柔恶警威胁将我送到大西北永远回不来

一位法轮功学员回忆说:

五年多前,我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怀柔看守所,因不报姓名,狱警曾威胁我“再不说姓名就把你送到大西北让你永远也回不了家”。现在我才知道,那不是一句说说而已的话,是真的。

2001年1月1日上午,我到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功喊冤,不到一上午的时间,警察就在那里抓了100多名学员弟子。

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都不说姓名和地址。因为当时我们知道恶党内部有红头文件,哪个地区发现有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其家属要被开除工作、罚款8000 至10000元,从单位领导到公安局、派出所全要受处分。恶党利用挑起群众斗群众这种手段来迫害大法弟子。所以为了不连累无辜,法轮功学员都不报姓名地址。

这天怀柔看守所关押了300多名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被编了号,我是196号。警察把年轻的关在一个屋子里,岁数大的关在一个地方,不论男女每个人都被脱光衣服检查,问以前有没有什么病,每个人都被照相和摁手印。在里面大法弟子每天都被恶警酷刑折磨,灌食的是两名军医。军队和武警应是保护人民的,却成了中共迫害人民的帮凶。

我被提审的时候警察曾说:“你说个假名我放你回家,你再不说姓名就把你送到大西北让你永远也回不了家。”当时只当是警察吓唬吓唬我的,根本没在意,直到现在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曝光后,才明白当时警察说的是真的。

我想起当时在怀柔看守所里,满屋子的墙上铺板上都写满了大法弟子哪天被关押,哪天被劳教和判刑,哪天被送走。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大法弟子根本无法和家人取得联系,无人知道他们在里面遭受怎样的折磨,最后都被送到那里去了。

2000年:武汉市戒毒中心曾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体检

武汉市戒毒中心2000年7~8月间由何队长、杨队长把当时在戒毒中心非法关押的20多名法轮功学员用两辆车都带到武汉市第一医院(利济路口,此医院为劳教所、看守所为在押或服刑人员定点医治的医院)参加集体体检身体。

当时检查了所有常规项目,包括肝,心,眼,五官,高血压,传染病,B超等。估计每个人体检费约为400元左右,对参加体检的法轮功学员过后并未收取任何费用,而若在劳教所即使一点小病的药费也要高出市面上几倍,其目地现在才明白。

调查线索:辽宁丹东某小院30具蹊跷尸体做成标本销往海外

据《北京晨报》辽宁专讯报道,丹东市振安区楼房镇小孤山村7组的一个院子内存有30具尸体一事属实。

接到举报后,丹东警方曾出警对此事进行调查。奇怪的是“在查实存放这些尸体属于商业行为后”,此案没有移交给商业部门,反而移交给丹东市“卫生”部门进行调查。对此事警察三缄其口。据报导,这些尸体运送到小孤山的时间大约是5月17日前后。

难道这些人是石头子儿里蹦出来的?没有爹妈、没有亲友?如果有,怎么可能任人随便买卖啊,政府也不干啊,火葬场是要赚钱的。

一小孩四川雅安市人民医院死后松果体被盗走

此事发生在四川雅安市:大概在十多年前,雅安市孔平乡有一个小孩,因病在雅安市人民医院住院,大概住了一个来月,小孩死了。死后院方帮助用白布把小孩裹起来,头也裹起来了,小孩送回家后,家人把小孩的白布取下来穿衣服,准备安葬,发现小孩后脑勺的头骨盖是合上去的,可以打开,原来松果体已被取走。

中共的流氓和残忍不是一时起意的,而是历史性的。这一切都由它的本质所决定,所以对中共抱有任何改良的想法都是自作多情、一厢情愿。血腥中共只允许别人被它改变,而它至死也不肯改变自己。所以“天灭中共”就是中共自己求来的。

注:资料来源明慧网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