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憑這 中共也完了(圖)
 
蕭愚
 
2006-5-17
 

原江西省贛州市公路局局長李國蔚。
【人民報消息】今天在新華網上看到一篇報導,題目是:看貪官藏錢有多「辛苦」。看後真是頗感慨!

文章說,「近日,原贛州市公路局局長李國蔚因受賄197萬元、367萬多元財產來源不明被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無期徒刑。令人稱奇的是,在查處過程中,辦案人員獲得一條信息:李國蔚家裡有一個煤氣罐,是李國蔚請人精心製作,專門用來窩藏贓款的。在這個煤氣罐底下的夾層裡,辦案人員起獲了大量贓款,而這個煤氣罐居然還能正常使用。除此之外,他還把大量錢財放進密碼箱後藏到垃圾堆裡。」

您是不是也覺得這個李國蔚的智慧也真是了得,招數很專業呀!不過還有一個畫面同時在俺的腦海裡出現,李國蔚和那些大貪官比還是太小氣!

再有些「本事」的貪官都是利用各種手段將錢都弄到國外去了,買房置地,存起來。最高級的貪官,是公私合營一把抓,不過兩手是有輕重的,不是「兩手抓,兩手都要硬」。象羅幹,前些日子,以公幹為名,跑到阿根廷,瞅不冷子,給自己把礦山買下了,為自己留條後路。

中共體制都是「官大一級壓死人」,不但是指權力,還包括財富。官大者路子就開闊,霸占財富,轉移財富的能力就強,這是黨官公認的。

比如前段時間有人就調查過,說中共部長級以上的幹部的子女沒有中國人,當然這些人都是以各種手段移民到國外的「外國人」或「準外國人」。可是再看江澤民,那就明顯不同了,讓自己的兒子擁有幾本護照,可以隨時來去自由,要緊的是,弄出個美國本地出產的孫子,那可是地道的美國人。這樣一來,名正言順的轉移、偷盜國家的金庫就成了順水推舟的容易。

報導中又說,「真是讓人瞠目結舌,貪官竟然把錢藏到了改裝後的煤氣罐裡,而這個煤氣罐還能正常使用。這怎麼看,都像是販毒分子慣用的手段。類似的事情我們在媒體上沒少看到,不法分子大動干戈,將車輛或船只改裝,在夾層裡攜帶毒品。或許這個李國蔚也是從中受到了啟發,覺得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靈機一動,將煤氣罐進行了改裝,指望瞞天過海。」

看看這個揭露出的販毒分子的作為,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曾經有個朋友說過,海軍是用軍艦走私,販毒的,都是專業的裝備,不但走私毒品,還將活著的法輪功人士通過中領館,走私到國外,進行活體移植,賣大價錢。這些誰敢查,誰又能查得出來?所以咱們看到的這些被中共抓住的貪官,都是後臺不夠硬,本事不夠橫的,或者是中共體制中權利斗爭的犧牲品,拍成電視,給咱們做的障眼法,騙咱們,說:別說共產黨腐敗,你看我們懲治腐敗是頗有成效的。


殺李真為保黨命。
共產黨前院後院圈養的都是貪官,都是共產黨用來作為穩定劑的必需品。要不那些被抓的貪官為啥都不服呢?河北省貪腐省長程維高的秘書李真,本是個本分人,自從當了程的秘書,耳濡目染程和他兒子女兒的貪污腐敗,日久天長出了貪心,但是和程維高比,還是小巫。可是結果怎麼樣,小巫成了死鬼,而大巫程維高照樣活得好好的。李真死前表露心跡:罪該當死,但是不服。因為比自己更貪更壞的傢伙還逍遙自在。

報導中還說,「看看近年來落馬的一些貪官,其藏錢手段是五花八門,令人『嘆為觀止』:將錢或存單放在花盆裡、席夢思內,埋在院子內的泥土裡、院外的垃圾山下,密封包裝後放在抽水馬桶裡,有的乾脆是隨身攜帶,如將存單放在特制的皮帶內等等。如原貴州省長順縣政協副主席、縣發展計劃局局長胡方瑜就是因為藏有巨額存單的皮帶連同褲子被小偷盜走後又扔掉才東窗事發。」

「這些貪官的業餘生活中或許還有一項重要內容,就是博覽古今中外的偵探、間諜故事,從中吸取『經驗』,制定多套方案並不斷翻新,思考如何藏錢才最為安全和隱蔽。」

最精闢的就是這些招數,看後令俺明白一個道理,貪官們「博覽古今中外的偵探、間諜故事,從中吸取『經驗』,制定多套方案並不斷翻新,」因為他們從共產黨那裏得到了精髓——共產黨靠搶、騙、殺人起家並維持政權的邪惡方式,古今中外也找不到超越者。貪官們再貪,也只是掌握了中共邪惡的毫厘而已。

人們都說,共產黨不完,天理不容。

於是,神授人寫,《九評共產黨》出世,把共產黨的老黑底抖落的徹徹底底。現在已經有一千萬人告別了共產黨,而且每天都有幾萬人在脫離這個罪惡的組織。

就憑這,中共心裡也明白,它完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