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何苦在母親節蹧蹋他媽呢!(圖)
 
華昕
 
2006-5-18
 

多倫多旁的尼加拉大瀑布。
【人民報消息】從朋友那裏,我聽到這樣一個真實的故事。

那是2002年9月的事。遲浩田出訪加拿大。在多倫多旁邊的尼加拉大瀑布,駐多倫多總領事孫淑賢陪同,旁邊還有十、二十個便衣警戒。一位中年男子看到這些“貴賓”時,略略躊躇了幾秒鐘,就大步走向了這些西服革履的人們。

便衣中有人吃驚的瞪大了眼睛看著這個男子,應該是認出來了,因為他們打過交道。但是卻因出乎意料而顯得遲鈍,完全是不知所措。

遲與孫等人此時正俯依著激流岸邊的護欄,欣賞著大瀑布的壯觀之景。這位男子從他們身後邊走過。他有點猶豫,因為人家正在一覽風光,冒然上前,顯得失了身份。他從他們身後走過去七、八米,側過身來,余光中看到幾個便衣都在看向他這邊。可是如果現在不過去,那些陪同的人們反應過來,簇擁著遲向前一走,這機會可就失去了。可是他也不能真的停下來等啊,因為那樣還在猶豫遲疑的那些保鏢們、官員們可就真的反應過勁來。

有這麼個理,這念頭要是對了,心想事成。就在這短短的幾秒鐘裏,居然遲與孫等人轉過身來,那樣子是這裏看完了,該往前走了。

天賜良機,還等什麼?中年男子幾個大步走向前。“親愛的華人同胞,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數十萬修煉民眾被長期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精神病院。已經有成千的無辜善良人們被迫害致死。請您了解真相……。”

接下來的事情不難猜想……


孫淑賢被貶去非洲。
幾個月後,2001年8月剛當上總領事的孫淑賢,在2003年4月被貶到非洲小國去了,而且不是去當大使。遲浩田沒有去懺悔自己的罪惡,反倒埋怨惡毒攻擊法輪功的孫淑賢讓他聽到了他最怕聽到的聲音。

遲浩田作為江澤民當政時代的國防部長,用軍艦走私販毒不說,還把眾多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綁架到海外作為活體器官的供體,何其殘忍!

正因為此,在世界慶祝母親節時,新華網上刊登了遲浩田的文章《懷念我平凡卻又偉大的母親》,文章下了大功夫去渲染遲浩田有「人性」,開頭說:“轉眼我已年過古稀,真是時光如流水,母親已離去38個年頭了。這些年來,每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母親的身影便時常縈繞在眼前。尤其過了75歲生日後,腦海中更是波濤起伏,思緒萬千,思念母親之情經常如潮奔湧,無休止地叩打著我記憶的閘門。”

如果遲浩田的母親已離去38個年頭,還真的點點滴滴無休止的叩打著他的記憶,那麼證明他還沒有患老年癡呆症。既然如此,那麼這段充滿人情味兒的回憶就說不通了,哪裏有人越懷念母親越殺人的?除非他媽活著時是這麼教育他的!

近年,遲在內部發表講話稱,「中共要領導中國人民走向世界,把中共和全世界捆綁在一起」,「如果中共完了,就讓全世界都完了」。

這位前國防部長還說,如果歷史一定要我們選擇,「是保全幾億中國人的生命重要還是保全我們黨的生命重要?我們只能選擇後者。誰叫我們是中國人?誰叫我們是共產黨黨員?從我們入黨那第一天起,黨的生命就是高於一切!」

遲浩田說了真話,他「思緒萬千」的不是生他的母親,而是「中國共產黨」這個豺狼母親,那就對上碴口了,難怪遲浩田越「思念母親之情經常如潮奔湧」越是殺人毫不手軟,甚至連駐加拿大的總領事都不放過,把她流放了。

“母親”這個詞匯在人類語言中是聖潔的,當“母親”作為一個不特指某一個人時,是代表了人類生生不息的傳承與哺育之恩。在古代如果做出什麼大的壞事,或者表現出大逆不道,人們就說其“無父無母”。其實也就是說其不屬於人類,也就是說,被人類開除了。

既然遲浩田一直協助江澤民殺害自己的骨肉同胞,他就是中共的人了,就屬於“無父無母”那類東西了。既然如此,新華網何苦在母親節蹧蹋他媽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