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暫時還不會把遲浩田扔出去(多圖)
 
青晴
 
2006-5-16
 

遲浩田當不了中共的遮羞布。
【人民報消息】今年5月第二個星期日14日是母親節。

新華網5月13日大早上起來(07:34:55)推出了一篇意料之中的文章《遲浩田:懷念我平凡卻又偉大的母親》。

通過這篇回憶錄裡說的「我斷斷續續地讀到高小」,我們確切知道中共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部長遲浩田是個連小學都沒上完全的大老粗,所以可以斷定這篇文章不是出自他本人之手。這在中共高層裡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這文章要真是沒假他人之手倒奇怪了。

文章讀完後,感覺這文章就好象一個人剛灌完腸,腸子裡的東西都被清出去了,大夫來了說忘記化驗大便,讓他必須拉出屎來,沒有怎麼辦啊,只好求助蹲在旁邊茅坑的人支援一下。

遲浩田談母親就處於這麼一種狀態。說他是擠牙膏或大便乾燥拉不出來都不準確,那畢竟還有東西可以擠可以拉呀,遲浩田的回憶文章純粹是胡編瞎造。

問題是,中共裡那麼多在位不在位的元老、軍頭,哪個人母親的故事打掃打掃都可以拿麻袋裝,為什麼偏偏要讓遲浩田寫回憶文章呢?因為「需要」,共產黨做什麼事情都是「黨」的需要。黨不需要,毛澤東當年的小秘張玉鳳的回憶錄都不許出版。

遲浩田有剩餘價值

看來,中共要通過這篇文章美化遲浩田。

要美化前國防部長遲浩田的原因是,他的兩篇講話《戰爭正在向我們走來》和《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實在太血腥,引起世界矚目。沒有軍事觀察家認為這兩篇講話僅僅是代表他本人的意思。

這一點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趙啟正講的最明白,他說,「所有學員都必須熟悉一個概念:新聞發言人不是人,而是一種制度。因為新聞發言人發表的並不是他們個人的思想,而是代表政府的立場。」「新聞發言人不是自然人,他應該是一個制度人。在他的背後,有一套制度作為支撐。從這個意義上說,新聞發言人其實是「授權的代言人」,政府在賦予發言人權利的同時,他必須承擔責任。」

也就是說,雖然遲浩田代表的是中共政權、中共軍隊在說話,但他必須承擔責任。這樣我們就明白了,朱成虎在發表核訛詐的講話造成軒然大波後,為何被處分了,是他給黨造成了名譽上的損失,雖然那話是黨叫他說的。

母親節,中共假借遲浩田懷念母親的名義給他包裝很濃很濃的「人情味」,這說明目前階段中共不會把遲浩田扔出去,他還有剩餘價值。

有媽的遲浩田要殺死幾億人的媽

如果沒有看過遲浩田回憶母親這篇文章,僅僅看到他的那兩篇講話,我會感到他非常殘忍。當我看到這篇回憶文章時,我更感到中共把人訓練成鬼,而且以當鬼為榮。


遲浩田重申不放棄武力攻臺。
母親節,遲浩田回憶道:「「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隨部隊南征北戰,已幾年沒有與家裡聯繫了。行軍途中,戰斗間隙,媽媽送我的那一幕時常浮現在我眼前。」這話和其他人沒有任何區別。

但作為國防部長,遲浩田在那兩篇講話中說:「我今天很激動,因為我們委託新浪網做的大型網上問卷調查說明,我們的下一代大有希望,我們黨的事業後繼有人。在回答「你會向婦孺和戰俘開槍嗎?」這個問題時,有超過80%的人做了肯定回答,大大超出了我們的預料。」「令我們非常欣慰的是,他們沒有交白卷,反而,他們交了八十多分的優秀成績。這是我們黨幾十年來宣傳教育的優秀成果。」有媽的遲浩田要殺死別人的媽。

遲浩田和前國防部長

1947年一次戰役中,遲浩田的左小腿被打斷了,他回憶道:「由於失血過多,人近昏迷。在生死邊緣的我,真想和小時候一樣依偎在媽媽的懷裡盡享幸福。這個時候外面謠言四起,傳我已經犧牲了。轉到萊陽後,巧遇鄰村學友,我便迫不及待地讓他給家裡帶了口信:「我還活著。」家人知道我沒有死的確切消息後,媽媽並沒有完全從擔心中解脫出來,她老人家已知道從沒離開過家的孩子,現在正忍受著戰火摧殘的痛苦,忍受著傷痛的煎熬。」

從這段回憶中的「迫不及待」幾個字中,我們看到遲是如何怕母親傷心的。但中共國防部長在他那兩篇講話中說:「如果這些未來的戰士連非戰斗人員都敢大開殺戒,對於戰斗人員自然會百倍殺戮」。

「非戰斗人員」就是無辜百姓的代名詞,其中自然也包括別人的母親。難道遲浩田的媽是媽,別人的媽就可以象豬狗一樣被隨意宰殺嗎?

這讓我想起另一件事,3月6日早晨,高智晟在母親去世周年忌日,遭到國安便衣粗話辱罵。在自家門前有六、七個特務把他圍在中間,喊:「一二三,X你媽。一二三,X你媽。」大約七分多鐘。高律師說:「我們更痛心於這些年輕人,他們自己也有母親呀,你最起碼應當對母親有應有的尊重啊!不能因為她是高智晟的母親你們就可以這樣做。」


遲浩田的題詞真朦人哪!
遲在兩篇講話中還說:「我講到這裏,難免有人會問:那麼我們在美國的幾百萬同胞怎麼辦?他們說,我們不是反對中國人殺中國人嗎?這些同志很迂腐,太不講究實際了。我們如果堅持中國人不殺中國人,我們能解放中國嗎?」

這又讓我聯想到一件事,在偏遠的農村的高家大院內,數量多至40個左右的特務竟然三班輪換監控高智晟和馬文都。高智晟說:「剛才我在外面洗碗的時候,聽到一個特務跟他的家人打電話,關照他的家人吃藥、讓他的家人喝一些蛋白補品……。但是他們卻在別人的家門口持續的攪擾著他人的正常生活。我不知道,別人到他們家門口做這樣的事,他們會有什麼感想?」

據和遲浩田家有來往的人講,他只有一個獨女,寶貝的不行。為了形像好,那個胖女兒一直在吃減肥藥。如果別的中國人要無緣無故殺他女兒,他會怎樣做呢?

中共的國防部長與中共小特務沒有任何區別,本質上完全一樣。只不過遲浩田權力更大,造孽更多而已。

遲在那兩篇講話中還有更加恐怖的言論,有人看了他母親節的回憶錄一定會非常困惑,一個人怎麼可以自私到如此程度,只關心自己家人,而別人的生命只是為了替他們換取「好日子」而存在!

其實一點都不奇怪,中共從一開始就以屠殺人民起家,再掠奪有產階級的財產,消滅掉他們的生命後,自己就從流氓無產者變成了一擲萬金的富豪。

中共最近有些麻煩,一個是美國召開反恐大會唯獨不叫中共參加,所以中共要加強對外的輿論化妝;第二、近期傳出軍隊參與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行動,所以掩蓋血腥,露出溫柔是當務之急。

不過,中共真選錯了對象,選誰不好,偏偏選中有兩篇血腥大作的遲浩田。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