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對嘲笑無所畏懼
 
作者:歐陽非
 
2006-4-8
 
【人民報消息】2006年4月4日,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發起成立“赴中國大陸調查蘇家屯集中營及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委員會”,標誌著法輪功學員開始了主動出擊的歷史性行動。

七年來,中共對法輪功進行了滅絕人性的迫害,但是,其“一言堂”的宣傳卻把慘絕人寰描述成“春風化雨”。為了舒緩國際壓力,中共更是上演著一出出秀,讓海外記者去參觀、採訪預先安排好的勞教所,借別人的嘴來欺騙外部世界。彷彿沾滿無辜者鮮血的中共反倒成了被人冤枉的受害者,白臉和黑臉,婊子和牌坊,流氓都讓它耍盡了。

在2001年5月中共邀請包括美聯社記者在內的中西方媒體去參觀臭名昭著的瀋陽“馬三家勞教所”;2001年6月,邀請來自香港、澳門和臺灣的記者前往北京大興縣“團河勞教所”進行參觀採訪;2002年4月邀請包括紐約時報記者在內的中西方媒體去採訪“天安門自焚偽案”中的“王進東”。蘇家屯集中營活體摘取器官的惡行被曝光之後,經過3個星期的證據銷毀和轉移,中共又故伎重演,邀請外界去調查,至少有香港的一家媒體已經前往。

雖然記者們也知道這種採訪是中共的做秀,整個過程都是在中共的預先安排和監控之下,場地、證人早被處理好,去了根本就不會得到實質的東西,但是,海外媒體對這些所謂的參觀、調查的報導在客觀上卻重覆了中共的說辭,迎合了中共的宣傳口徑,或多或少成為了中共的傳聲筒,成為中共玩弄世界的一枚枚棋子。

這種遊戲,暴露著中共的陰險,卻客觀上有效的為中共一次次找到了臺階。當人們讀到那些報導中說“團河勞教所”裏面是一幅“輕柔的音樂,芳香的空氣,還有溫順的小鹿在玫瑰花園裏穿梭,小雞小兔也成群結隊地走來走去”[1]的畫面時,雖然記者都抑制不住的要調侃中共表演得有些過了頭,但是,那些見不得人的罪惡、撕心裂肺的痛苦、非人的酷刑和喪盡天良的強姦下的呻吟卻在這種哪怕是對共產黨的嘲笑中被輕描淡寫的忽略了。

中共不怕你去嘲笑它、諷刺它,但是,它害怕把它的真正罪惡曝光天下。

自99 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在大陸,中共是到處追捕通緝法輪功學員,關進勞教所,抓到洗腦班,打入集中營。而在海外,中共卻時時處處躲著法輪功。就連開個所謂的僑社“揭批會”,都不敢讓一個法輪功學員參加。中共領導人出訪,為了躲避一條法輪功的橫幅,酒店正門都不敢出入。中共同西方國家的人權對話,更是關起門來,任由中共耍流氓和金錢交易,毫無改善人權的實質效果。

中共的罪惡必須被調查,被清算。對迫害法輪功真相的調查,離開了遭受巨大痛苦和損失的法輪功團體的直接參與,離開了法輪功學員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各種卑鄙手法和造謠誹謗的深刻了解,離開了法輪功學員幾年來掌握的大量第一手迫害資料和人證物證,離開了法輪功學員要掀開這場捂得發臭的曠日持久的殘酷迫害的整個蓋子的巨大毅力和決心,一切的調查都將顯得蒼白無力,甚至一如既往的成為中共用來糊弄世界的工具。

想象一下,如果中共再次安排採訪“天安門自焚騙局”中的“王進東”,也許會有下面一齣戲:王進東說,“政府”沒有摘他的腎,正相反,“政府”多麼關心他的健康,共產黨象母親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把黨的腎無私的移植給了他。多麼荒唐的戲中共都是演的出來的。

過去,有人說酷刑和強姦是基層執法人員的素質問題,那麼,到今天,當蘇家屯幾千名法輪功學員的活體器官摘取被曝光出來後,人們不得不相信,這絕不是幾個警察的素質問題所能為的,而是一個巨大的集團犯罪,是中共從上到下的系統性犯罪。

一個強姦犯是不配去挑選誰來調查的,一個殺人犯是不配去指定誰來審判他。中共更不配決定誰去調查它。

現在是我們海外的法輪功學員要求進入大陸調查整個真相的時候了。在國際監督之下,包括海外法輪功在內的各方聯合起來赴大陸調查,必將對中共產生巨大衝擊。中共將知道它已經失去了一個用所謂邀請海外媒體去做秀欺騙世界的救命道具。

中共會讓法輪功去嗎?

不相信這場迫害的人,他們是多麼希望中共讓調查團去啊。倒是了解迫害真相的人們,心裏總是想著“中共怎麼會讓法輪功去調查呢?”

中共就是希望大家都想“反正不會讓你去的”,從而,大家都不敢、不願、不去想要爭取赴大陸調查的事了。

中共最喜歡的就是人們的這種思維方式,自動的把自己放到有利於壞人的角度去思考,從而得出一個使壞人滿意的結論,符合壞人的理和做法。就如同人們想“我要是共產黨,我也要鎮壓學生”,“我要是江澤民,也要迫害法輪功”一樣,因為首先把自己放到了中共的角度去想問題,於是,對迫害法輪功就聽之任之了。

法輪功沒有去組織調查團赴大陸調查真相,誰最高興?中共!誰最沒有壓力?中共!

對中共最難堪的事情,莫過於它幹了壞事一面否認,一面又做出邀請外界去調查的姿態時,而又不敢真正讓當事人去調查了。那些把摘取活體器官血案斥為“廢話” “謊言”“荒唐離奇”的中共外交發言人們,面對法輪功的一個樸實的基本的調查訴求,他們還能有什麼藉口去搪塞西方記者們呢?

人們一直在推動西方政府,希望他們能在會見中共領導的時候,提及法輪功甚至蘇家屯,呼籲西方政府要求中共去調查,或者希望西方政府去做調查。這些,無疑都是非常重要的步驟,是調動國際社會力量對中共施加壓力的必不可少的途徑。

面對西方的質詢,中共會如何反應?不外乎是或者回避,或者否認,或者倒打一耙。殺手鐧就是邀請西方政府親自去做所謂的被安排好了的參觀調查。這樣的話,西方政府回應了民意,中共也覺得找到了臺階。然而,這對於停止這場迫害還遠遠不夠。

作為受迫害的主體和當事人,法輪功學員不能僅僅寄希望於別人,要主動出擊,要求偕同其他國際媒體和機構同赴大陸調查真相。我們要國際社會廣泛參與和支持這樣的訴求。實際上,對於西方政要和國際機構而言,支持一個現存的調查團,會更加具有可操作性。對於厭倦了中共做秀的西方媒體記者,他們也會樂見有法輪功一起,去做更深入、獨立的真相調查。

由法輪功團體為主導的赴大陸調查團,第一,讓不相信迫害的人,從中共對赴大陸調查團的阻撓中看到中共的做賊心虛,看到迫害的真實存在;第二,對大陸受中共迫害的民眾和有意維護正義的有識之士,形成有力的呼應和激勵。第三,為國際社會制止這場迫害,提供了一個方便有力、訴求更加具體的實體;第四,不給中共利用媒體耍流氓的機會,曝光中共兩面三刀、掩飾真相的卑劣行徑;第五,為全民反迫害提供中共的罪惡證據,加速終結這場人類歷史上最可怕的悲劇。

當調查結果公開之時,面對幾年來法輪功學員遭受的人所不能想象的迫害,整個人類,連中共自己的官員,都會驚訝得目瞪口呆。


(原題目:中共不怕嘲笑,害怕罪惡曝光天下── 說說法輪功組團“赴大陸調查”的意義)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