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紅猛壓七大山 胡警告成了出逃令(多圖)
 
林立
 
2006-3-29
 

貪官層層盤剝
【人民報消息】誰也不能說中共的高官都說假話,其實他們堆在一起的時候是說真話的。

據動向雜誌3月刊報導,近期,國辦的《簡報》、新華社的《內參》都報導:地方黨政高級幹部坦承,他們什麼主義都不信,就是信金錢和權力。

高官眼裡的三民主義和資本主義

這些地方高官有時也天真的可愛,被共產黨洗腦洗到認為,搞三民主義、資本主義社會制度,就是想幹麼幹麼,想去紅燈區就去紅燈區,想去搶銀行就去搶銀行,而且想死還不那麼容易呢,判了死刑就養起來……。

所以,他們聲稱:“乾脆再開放,搞三民主義、資本主義社會制度,可能一切就能解決了,祖國也能統一了”。他們認為搞這兩個主義,全世界統一到金錢和權力之中了,就沒有矛盾了。呵呵……

有的幹部在沒有老百姓在場時也能說真話:三個代表、保先等學習,都是形式、都是作假,有多少人會信是真的?恐怕不到百分之五。

政治局常委說話假大空

農曆新年期間,被中國共產黨的陽光雨露澆灌出來的政治局四常委胡錦濤、曾慶紅、吳官正等到地方視察時,都對省級黨政領導幹部提出了兩個可笑的問題:

一、為什麼人民群眾和黨的關係會緊張?

這個問題表面上看很好解決,只要地方官員廉政了,不包二奶了,不貪污腐敗了,人民群眾和黨的關係就不會緊張了。但是,反貪書記黃金高被酷刑逼供,冤判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力終身,這是什麼問題?前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的處境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趙紫陽至死都沒有解除軟禁?所以要回答“為什麼人民群眾和黨的關係會緊張”這個問題,首先要搞明白“中共是什麼東西”,現在解決這個問題很容易了,那就是看《九評共產黨》,上面說的清清楚楚的。


中共是壓在人民頭上的大山
二、為什麼改革開放以來,人民群眾在政治上、生活上都得到了空前提高,但是,各種訴求卻很激烈,而大多又是合理的?

誰說人民群眾在政治上、生活上都得到了空前提高?這個所謂的“空前提高”太抽象了,老百姓坐在家裏絕食維護自己應有的權益都被抓,政治地位到底從哪兒提高到哪兒了?高智晟律師就因為給胡溫上書了三封信,就要把他置於死地,斷絕他的一切生存空間,中共就是用這些表現形式“空前提高”高律師的政治、生活地位嗎?

共產黨的官員從上到下都知道,不說假話辦不了大事,不大貪大送禮就晉升不了。

中央書記處壓向高官七座大山

中共是個非常奇怪的矛盾體,它怕下面的官員團結一心會與它作對,又怕它們拉幫結派成了氣候,自己對付不了;它怕下面官員廉政做好官,要彈劾自己下臺,又怕他們壞的出圈兒自己控制不了。

最近問題太嚴重了,中央書記處草擬了黨政幹部七個「決不准」,並已下達:(一)決不准在班子內搞幫派、小山頭活動;(二)決不准對中央方針、政策、決策搞陽奉陰違;(三)決不准未經授權、批准,以各種名義在境外、外國發表文章;(四)決不准以任何形式泄露、披露黨、政、國家、軍隊列為機密、秘密的資料;(五)決不准公開發表同中央決議、決策相違背的言論,(六)決不准傳播政治謠言;(七)決不准放縱家屬子女在社會上謀取政治、經濟上的利益。

不准就不准,還加一個「決」字,可見問題有多嚴重。不過曾慶紅把持的中央書記處臭名在外,他再加幾個「決」字,問題也「絕」不了。

這個政權是中共下的崽子


法律在中共眼裏是孫子。(人民報資料)
偉光正的特點是,永遠正確,想想看中共從最高層到最低層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永遠正確,那麼會發生什麼事情?

胡錦濤說:中央一直思考如何調整好。他又說:幹部隊伍素質和培養問題已經是“國家前途”和“黨的生命”攸關的問題。其實胡錦濤始終沒有搞明白,這個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國家”,它不過是中共給暴力奪取的政權起個名字罷了,正因為這個政權是中共下的崽子,所以黨報歷來都說:“黨和國家領導人……”。

中共必亡,胡要陪葬

今年年初,由中紀委、監察部、總參保衛局、公安部等成立了兩個工作部門:一個部門,專責調查在職廳級以上高幹,在境外、外國資產的情況;一個部門,專責調查在職廳級以上高幹持有外國護照的情況。

成立這兩個工作部門的消息一出來,中共實質上已經垮了臺。到現在胡錦濤還重覆前兩年的亡黨危機論,真讓人感到扼腕──為何明知中共必亡,非要陪葬獨裁?為何天要救胡,胡卻不願自拔?!

胡錦濤決對想不到,他那一次比一次嚴重的警告竟變成了大大小小官員們的出逃令。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