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波克拉底誓言在兌現
 
作者:李天笑
 
2006-4-6
 
【人民報消息】蘇家屯暴行曝光後使人感到不寒而慄的,除了手段的殘酷外,還有一種系統性的冷酷,反映在中共官員、警察、醫生、直至許多民眾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然後焚屍滅跡的參與和事後的冷漠中。這表現出中國人善惡觀念的普遍喪失。善惡觀念的喪失一旦進入救人與殺人僅一念之差的醫學領域就製造出驚天駭人的血案。
  
然而,這個可怕的事實卻使人類悄悄臨近了一個更為可怕的久遠的醫學誓言的兌現。2400年以前,大約和孔子同一個時代,古希臘最負盛名的醫生,西方醫學奠基人及被後人尊稱為西方「醫學之父」的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 460─377BC.)提出了「希波克拉底誓言」。

「希波克拉底誓言」要求所有行醫的人在天地和諸神面前發誓,要將神賜給人的醫術用於為病人治病:醫生要為病人的福利著想;要恪守醫生的職責;要清清白白行醫,不受賄賂,不勾引異性,不泄露看到或聽到的不應外傳的隱私,杜絕一切墮落害人行為;對授業之師,要敬若父母;對待老師的兒子,要像對待自己的兒子一樣悉心教導。如果違背誓言,將接受天地諸神最嚴厲的懲罰!
  
在人類而言,「希波克拉底誓言」總共只有五百多個字(按中文計),但是產生的影響卻非常深遠。至今,幾乎所有發達國家醫學院的學生,入學的第一課就要學「希波克拉底誓言」,而且要求正式宣誓。在許多醫學院校的畢業典禮上要再次宣讀這一誓言。

「希波克拉底誓言」甚至遠遠超出了醫學倫理學的範圍。在其它領域裡,如律師、證券商、會計師、審計師、評估師、推銷員,等等,都拿「希波克拉底誓言」作為行業道德的要求。幾千年來,學過「希波克拉底誓言」的不下幾億人,使這個誓言成為人類歷史上影響最大的文件之一。
  
各行各業的職業者無不敬畏和遵守這一誓言,因為他被視為人與神的契約。此外,誓言喚起職業者內心神聖的良知,激起職業者對社會公眾的責任感,奠定人類道德和倫理的底線,樹立起對人的生命、權利與尊嚴的尊崇感。正因為如此,二戰後,世界醫學聯合會根據「希波克拉底誓言」制定了國際醫務人員道德規範。1948年《日內瓦宣言》和1949年《醫學倫理學法典》都貫穿了「希波克拉底誓言」的精神。「希波克拉底誓言」是《世界衛生組織》衡量國際醫務道德規則的基礎。換句話說,神用醫學規定了對人的生命的尊重。
  
而蘇家屯暴行中對人的生命的踐踏和對人的尊嚴的蔑視是對神的褻瀆。神通過醫學規定了人類的道德和人權價值置於一切之上,而蘇家屯暴行恰恰毫無顧忌的用暴利和屠殺向神挑戰。蘇家屯暴行的參與者包括醫生,用中共所謂的「革命人道主義」徹底撕毀了與神的契約。

什麼是「革命人道主義」?一是你不革命,就沒有人道主義。中共把法輪功定為「階級敵人」之後,就可以把法輪功學員當原料、產品和實驗品處理了,就沒有任何法律、道德和人性上的約束可言了。二是可以用革一部份人的命,來對另一部份人實行所謂人道主義 。醫學和醫治手段在中共手裡成了酷刑和群體滅絕的過程。
  
對神的不敬和善惡觀的喪失不是偶然的。共產黨用暴政徹底摧毀和替代了中國人對神的敬畏。約翰.密爾(John S.Mill)指出,專制使人變成犬儒(狗般的唯懦)。評論家胡平認為,在共產專制下,恐懼是通向犬儒的橋樑,人們處於被愚弄被壓迫的境地,從憤世嫉俗變為玩世不恭,對一切美好的價值失去信心,尤其是在試圖反抗又遭到嚴重的挫折之後。
  
由於中共破壞了對神的敬畏,中國人變得忽冷忽熱,缺乏理性,變得對一切不在乎和玩世不恭。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教授1997年在《中國轉型》一書中,在分析了中國大陸進行的大型隨機民意調查結果後,發現了一個另人費解的政治文化現象:人們普遍認為共產專制政府對中國人民實行層層嚴厲控制,但高達72%的中國人卻體察不到、意識不到。

儘管城市居民和教育程度高的人群相對鄉村農民和教育程度低的人群更能感受政府的管治,但其感受程度仍普遍低於美國、英國、德國等發達國家的相應人群。由此,造成一種似乎矛盾的政治性格:一方面,中國人對政治冷漠,對自己的政治影響力普遍信心不足;另一方面,中國人對不同意見卻非常不容忍和容易衝動。黎安友教授對這種矛盾現象沒有給出答案。很清楚,中國人雙重人格中的政治冷漠和非理性的熱血衝動(如歷次政治運動中的盲動和民族主義情緒),中國人在憤世嫉俗變與玩世不恭之間、在理想主義和理想破滅之間的間隔性的擺動,正是中共破壞了對神的敬畏造成的。
  
縱觀共產黨五十多年的統治,已經製造出這種可怕的非理性的政治文化。共產黨文化的最根本點就是對神的褻瀆。很多人把這種蛻化變異了的民族特徵稱為黨文化。從蘇家屯暴行中折射出來的就是黨文化的一個罪惡特徵。黨文化把醫學變為有效快捷的屠殺手段,完全違背了「希波克拉底誓言」和神的賜給。
  
儘管共產黨與神毀約,儘管一個相對獨立於有形的共產黨之外的無形的黨文化形成後,不斷演變,乃至精緻化,成了共產黨的天然保護傘和安全閥門,成了解體共產黨中的最大障礙,但神不會毀約,也沒有任何障礙。「希波克拉底誓言」正在兌現。蘇家屯兇手必將受到諸神最嚴厲的懲罰!

希波克拉底誓言

  醫神阿波羅、埃斯克雷彼斯及天地諸神作證,我——希波克拉底發誓:

  我願以自身判斷力所及,遵守這一誓約。凡教給我醫術的人,我應像尊敬自己的父母一樣,尊敬他。作為終身尊重的對象及朋友,授給我醫術的恩師一旦發生危急情況,我一定接濟他。把恩師的兒女當成我希波克拉底的兄弟姐妹;如果恩師的兒女願意從醫,我一定無條件的傳授,更不收取任何費用。對於我所擁有的醫術,無論是能以口頭表達的還是可書寫的,都要傳授給我的兒女,傳授給恩師的兒女和發誓遵守本誓言的學生;除此三種情況外,不再傳給別人。

  我願在我的判斷力所及的範圍內,盡我的能力,遵守為病人謀利益的道德原則,並杜絕一切墮落及害人的行為。我不得將有害的藥品給予他人,也不指導他人服用有害藥品,更不答應他人使用有害藥物的請求。尤其不施行給婦女墮胎的手術。我志願以純潔與神聖的精神終身行醫。因我沒有治療結石病的專長,不宜承擔此項手術,有需要治療的,我就將他介紹給治療結石的專家。

  無論到了什麼地方,也無論需診治的病人是男是女、是自由民是奴婢,對他們我一視同仁,為他們謀幸福是我惟一的目地。我要檢點自己的行為舉止,不做各種害人的劣行,尤其不做誘姦女病人或病人眷屬的缺德事。在治病過程中,凡我所見所聞,不論與行醫業務有否直接關係,凡我認為要保密的事項堅決不予泄漏。

  我遵守以上誓言,目地在於讓醫神阿波羅、埃斯克雷彼斯及天地諸神賜給我生命與醫術上的無上光榮;一旦我違背了自己的誓言,請求天地諸神給我最嚴厲的懲罰!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