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歷史巧合──奧斯維辛「第一證人」的警示 (多圖)
 
大紀元記者文華
 
2006-4-7
 
【人民報消息】3月27日,在中共沉默三週後首次否認蘇家屯集中營的前一天,被稱為奧斯維辛集中營“第一證人”的魯道夫-弗爾巴(Rudolph Vrba)在加拿大去世,享年82歲。有評論稱,他此時的去世是上蒼在警示人類關注中國的蘇家屯,讓“奧斯維辛草案”悲劇不再重演。

* 18歲進了集中營

據報導,魯道夫.弗爾巴於1924年出生在斯洛伐克西部的一個小鎮。1941年10月,德國法西斯在波蘭南部奧斯維辛市修建了奧斯維辛-比克瑙集中營(Auschwitz-Birkenau),1942年3月年僅18歲的弗爾巴也不幸被抓進了這裏,隨時都可能被送入毒氣室。

1944年4 月,弗爾巴與難友維茲勒躲在一堆用來搭建棚屋的厚木板下面,他們悄悄在身上灑了些煙草葉子和汽油,以迷惑可能追蹤而至的納粹大狼犬。當木板被運出集中營大門的時候,納粹看守曾經用手拖動木板進行檢查,當時弗爾巴以為自己死定了,可是看守最終未進一步搜查便予以放行。在躲過三天三夜的大搜捕後,他們成功的逃了出來。

作為當年逃離奧斯維辛僅有的5名猶太人之一,弗爾巴和維茲勒於1944年6月首次向盟軍領導人披露了奧斯維辛集中營中的真相,讓毒氣室和焚屍爐等駭人聽聞的納粹殺人機器第一次為外界所知曉。

* 太殘酷血腥 證詞遭懷疑


2005年1月25日在紀念二戰勝利60周年的
活動中,2000名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幸存者同
44個國家元首一起,回到波蘭的奧斯維辛紀
念館,為紀念碑掃雪點蠟。(Getty Images)
在集中營,弗爾巴由於年青而被選出來從事苦役,他當時的主要工作就是從剛到的火車上搬運下屍體,收集行李,並分類整理給貪婪的納粹劊子手。於是他有機會在集中營四處走動,見證了那裏發生的悲劇。

據悉,弗爾巴有著照相機般的驚人記憶,到1944年4月,他計算出有170萬猶太人死在這些集中營了。從黨衛軍士兵口中,他得知將有數百萬的匈牙利猶太人被運送到這裏處死,於是冒著被抓後慘遭各種酷刑折磨的危險,他們逃出來通風報信。

“弗爾巴-維茲勒報告”(Vrba-Wetzler Report)是全世界揭露納粹集中營罪行的第一份資料。外界評論他的功績不僅在於他做了什麼,而且在於他為什麼這麼做。史學家稱,弗爾巴逃出集中營的動機不只是為了自己活命,他冒著自殺似的賭註逃出來,是為了告訴匈牙利的猶太人,等待他們的是納粹黨衛軍的毒氣室。

雖然他們的報警通告被後世稱為“奧斯維辛草案”,但在當時卻因人們懷疑其真實性,而在大規模匈牙利猶太人被流放之後才引起人們的重視。不久後,也就是1944年5月15日和7月7 日之間,又有43萬7千匈牙利猶太人被送入了集中營,這些猶太人並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是什麼,他們順從的接受納粹的安排而毫不反抗,躲藏或逃走,於是弗爾巴推測他們的警報被扣押了,被禁止傳播了。

當時他們關於奧斯維辛集中營的警報被送到了斯洛伐克,匈牙利和瑞士的領導階層,然後由於某些人的不相信而扣押了該消息的廣泛傳播,致使廣大的匈牙利猶太人並不知曉此事。比如就連當時身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猶太人菲歷克斯.富蘭佛特都不相信此事。


奧斯維辛-比克瑙集中營(Auschwitz-Birkenau)
屠殺了一百多萬猶太人。圖為博物館中死者的鞋,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Getty Images)
後世歷史學家評論說,假如當初人們相信了他們的報告,猶太人的命運就會大不相同,就不會再有那麼幾百萬人慘遭屠殺了。但悲劇發生了,再悔恨又有何用呢?儘管如此,歷史還是感激他倆,因為至少有十萬人相信了他們的報告,及時逃走而保全了性命。

* 人想像不到魔鬼的邪惡

1945年1月27日,蘇聯軍隊解放了奧斯維辛集中營。二戰結束後,弗爾巴多次作為關鍵證人前往德國,出席國際法庭對納粹黨衛軍頭目的審判。上世紀50年代,弗爾巴獲得了化學博士學位,他先後曾在捷克,以色列,英國和加拿大從事藥物研究工作。

在其個人回憶錄《我無法原諒》中,弗爾巴詳細描述了自己逃離集中營的經歷。1985年,猶太裔法國導演克勞德.朗茲曼憑藉猶太人集中營幸存者的口述,製作了長達9小時30分的紀錄片《浩劫》,而弗爾巴的口述在其中占了相當大的比例。2001年弗爾巴獲世界人權獎。


奧斯維辛-比克瑙集中營(Auschwitz-Birkenau)
屠殺了一百多萬猶太人。(Getty Images)
有學者評論說,當時人們不願正視這件事,主要原因有幾方面原因。一是希特勒用謊言欺騙了全世界。儘管有所耳聞,當1945年盟軍士兵進入納粹集中營,看見堆積如山的屍體,看見形如骷髏的幸存者時,他們還是震驚得目瞪口呆,後來許多人不得不接受心理治療。

二是人們的自私心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我不是猶太人,所以對他人遭受的苦難就漠不關心。三是人們是在用人類的正常思維去推測魔鬼的行動準則。歷史證明,法西斯惡魔想征服的是整個世界,只是它是一步一步走過來的。

* 重覆的歷史在昭示著什麼
關於蘇家屯集中營的真實性,美國天主教大學聶森教授曾把質疑的人分為幾類:一是因為善良不希望悲劇真的發生了;二是他麻木的楞在那,滿腦子的問號,但他並沒有真的去想弄明白;三是接受共產黨灌輸的變異觀念比較多的人,他是那種駝鳥似的主觀否定。

中國問題專家賀賓評論說,人們把蘇家屯事件稱之為“驚天黑幕”,主要是因為人們不了解中共的本質,不了解近七年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群體滅絕的全過程。

已故教皇保羅二世曾多次警示世人:人類在20世紀面臨著兩個魔鬼的挑戰:一是法西斯納粹,二是共產主義。據《共產主義罪行白皮書》披露,人類在共產體制下的非正常死亡人數比兩次世界大戰的總死亡人數還多一倍多。


清明飛雪,千古奇冤,人神共憤。4月5日紐約法輪功
學員市府門前集會,抗議中共設集中營虐殺中國同胞。
其實,對集中營的否認歷來也沒停止過。據國際媒體報導,從1970年開始,新納粹主義者Ernst Zundel就一直出書讚美希特勒並否認納粹大屠殺,直到今年2月9日,他才在曼海姆法庭接受審訊,罪名為“煽動種族仇恨和誹謗死者”。因為二戰後,在德國、意大利、法國和奧地利等歐洲國家,宣揚納粹主義和否認納粹大屠殺都被認定為犯罪行為。在1985年對Ernst Zundel的審理中,弗爾巴曾親自出庭作證。

有學者指出,歷史是驚人的相似。從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到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從當年納粹100%的經濟增長率到今日中共經濟的高速發展;從西方國家的妥協政策導致的二戰煙火殃及全球,到今日西方為金錢利益把道義放在一邊;從當年集中營第一個證人遭懷疑和延誤,到今日對蘇家屯的質疑觀望,歷史在重覆的提醒著人們:60年前發出的“Never Again永不重蹈覆轍”的誓言猶在耳邊,而新的罪惡又在我們身邊悄然進行著。

曝光罪惡,遏止虐殺,這是歷史給予人類的啟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