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廣專訪首揭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記者(圖)
 
2006-4-10
 

這位中國記者是第一個站出來揭露中共勞教所
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人。(DJY)
【人民報消息】中共勞教所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引起了國界社會的廣泛關注,有許多國際媒體都做了相關報導,第一個站出來揭露中共勞教所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人是一位中國記者,這位記者化名金鐘,最近接受了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的採訪,就他對瀋陽蘇家屯中西醫血栓醫院摘取數千名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臺記者谷莉採訪報導,中共從死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買賣,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法國《費加羅報》四月三號報導說,中共的醫院從劊子手那裏獲得人體器官。《費加羅報》引述中共武漢同濟醫院一名叫陳忠華的外科醫生說,百分之九十九的器官來自死囚犯,他摘取器官的時候,死囚犯還有體溫。這位武漢外科醫生對香港《南華早報》表示,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在大陸很普遍,大家都閉上眼睛,不在乎這樣做是否違反了人倫道德。

聯結收聽

《費加羅報》說,上個月世界衛生組織把中國說成是「外國人可以去購買死囚器官的國家」。法國《觀點》周刊三月二十三號報導說,中國是器官移植天堂,去年有數百名外國人去中國換腎,他們來自美國、澳大利亞、日本、英國和以色列,外國人的價碼比中共人貴十倍,換一個腎大約需要四萬到五萬歐元。

美國《華盛頓時報》和新加坡的英文報紙《新聞報》最近相繼刊出一名中國記者的敘述,這位最近剛逃到美洲的記者,化名叫金鐘。他表示,幾年以前他在調查薩斯病的時候,發現瀋陽蘇家屯中西醫血栓醫院關押著數千名法輪功信徒,並且摘取他們的器官進行販賣。

《路透社》三月三十號發自日內瓦的消息說,聯合國反酷刑專員諾沃克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他正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展開調查,一旦證實這個說法嚴肅可信,他將正式向中共政府提出此案。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在三月二十八號否認瀋陽蘇家屯存在一個關押法輪功和販賣人體器官的醫院集中營。《法新社》三月三十一號發自華盛頓的消息說,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表示,美國希望中共政府能夠對此展開調查,而不是簡單的否認。

那位化名為金鐘的記者不久前通過電話,接受了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的採訪,出於安全原因,他要求把他的聲音作技術變音處理,下面是採訪的錄音:

記者:你是最初怎麼樣發現蘇家屯這個地方的?

金鐘:這個很偶然的。因為在中國作採訪調查的時候,你不是可以找得到很多的機會去做的,往往就是在麻將館啊、洗澡的地方或吃飯飯桌上談到一些問題,那當時是從遼寧省的一些高層幹部那裏,跟他們交往當中,很偶然的得到這個消息。

記者:蘇家屯那個血栓醫院去過嗎?

金鐘:我去過那個醫院。

記者:當時是什麼使你心裡頭髮生了懷疑,要去調查這個醫院呢?

金鐘:因為我不僅僅是從遼寧省衛生廳、衛生局這幾個方面,而且從很多別的方面感覺到這個醫院是相當相當的可疑。因為這裏面關押著很大量的人這個消息,就是連附近的居民都是很了解這個情況,而且進去以後呢,因為持續時間很長啊,持續好幾年了,又沒有感到有什麼人從裡面被釋放出來的痕跡。

還有一點呢,它的正門呢只是個醫院,但是從後面去的話呢,它整個戒嚴比較的嚴密,任何人去一下都能感覺得到的。現在網上也出現了很多那個後面的照片,我感覺他們很厲害,能拍到這些照片,因為基本上我當時去作採訪工作的時候,這是不太可能的一件事情,我根本沒辦法接近那個後院,那有便衣警察攔著你,不讓你去,那倒底是不是保安或便衣警察,我現在還得不到確切的一個證實。

記者:那麼你從什麼渠道裡獲知,在這個醫院裡有盜賣人體器官,甚至有活人被摘掉器官,這個您是從哪裏得知的呢?

金鐘:從當事者,主刀醫生那兒。

記者:你跟主刀醫生有過接觸是吧?

金鐘:對。因為現在又有一個主刀醫生的太太,她肯定也是蘇家屯的工作者,她也站出來作證了。

記者:你只接觸過一個醫生還是接觸過幾個醫生呢?

金鐘:我接觸過兩三個人,但是這兩三個人有些是直接的參與,有些是間接的參與。

記者:那麼您能不能給我轉述一下,你接觸的主刀的醫生他跟你說的一句原話?

金鐘:主刀醫生他曾經跟我說過的原話?他曾經跟我說過的一句話是吧?

記者:對。就是他怎麼樣摘取人的器官,而且是活體的器官?

金鐘:他當時是怎麼跟我說這個原話的,我感覺到他是這麼一個意思,他就說:我們摘取了很多器官,把器官摘走了以後呢,這人還沒有死,不是死人。就這麼幾句。但是具體他當時是怎麼樣一個說法,這個話我也是很難一下子引述出來,但是這一點我是很震驚,當我聽到這個消息--人還沒有死。

記者:我看網上有六千人在這個醫院裡頭,您認為六千這個數字可信嗎?

金鐘:不能夠說百分之百,但是從我當時得到的數據,和現在各方面證人和物證都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情況下呢,我覺得這個數據基本上是可靠的。因為這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拿出來的數據,因為現在有很多證人哪,拿出的物證和人證,他們的證據也證明我當時得到這個數據基本上是正確的。還有一個呢,現在我估計沒有這麼多了。

記者:您說這個六千人是在幾年以前的情況,是嗎?

金鐘:對對對。

記者:那麼這些人大部分都是什麼人呢?

金鐘:在我的調查當中呢,感覺到就是說,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什麼呢?就是法輪功的學員,可能也有一些普通罪犯,但我現在收集證據這些東西啊,我認為大部分是法輪功的學員。

記者:聽說您看過那個焚屍爐,是這樣嗎?

金鐘:對,是的。

記者:您就這個問題調查過,談談您調查的結果?

金鐘:這個焚屍爐是在醫院的後邊,那現在在網上呢,有這個焚屍爐的照片可以去查一下;還有我們最近有了一段跟焚屍爐的鍋爐房裡面燒鍋爐的農民的對話紀錄,這個對話的紀錄就是說,裡邊的農民承認他們焚燒屍體,並且在屍體上得到了很多手錶、戒指這些首飾,他們把這些東西拿出來賣,有證據可以證明這一些。

記者:是不是你跟那個農民本人有過對話呢?

金鐘:我跟裡面那個燒鍋爐的農民是嗎?

記者:對。

金鐘:我跟他本人沒有什麼接觸。

記者:但是你是間接的聽說有這麼一回事。

金鐘:不是間接聽說,是我手裡有這個證據。

記者:那這個證據是什麼呢?

金鐘:怎麼說呢?比如說我們以收購手錶、戒指這種名目跟他們去聯繫,就說你們這裏有這個焚燒屍體的情況,你們能隨便得到不少手錶、戒指對不對?當然他們就承認的很乾脆,是那回事;但跟他們接觸的時候呢,他們也很害怕,他們害怕被抓。

記者:那他們從他們口裡頭得知這個是一天燒幾個呢?還是一天燒十幾個呢?

金鐘:這個他們不會說出來,他們也很害怕。我相信這個事他們上級領導也給他們作了一定的封口的工作吧,這個他們一般來說不會說吧。

記者:那據你所知這個摘取器官,摘掉以後,它有個線路,它轉到哪去了呢?它下家是誰呢?

金鐘:我不知道您對中國目前器官移植的情況了解不了解。在2004年,當時在中央電視臺有個節目當中就很明顯的提出這麼一個問題:在中國現在做腎移植的手術啊,小到連鄉鎮醫院都在做這個事情,所以這個摘取的流通渠道很廣泛,它就是被賣到各種各樣的地方去了,有的可能是被賣到國外去了。

在我感覺到比較有問題的就是,在瀋陽當地,被安排進醫院馬上就作移植手術,可能是些外地、外國人他們到瀋陽來,有可能在別的地方轉移在這裏作,我基本上感覺就是這個情況,因為在遼寧省有很多仲介公司就做這個。一般來說等一個內臟的話需要很長時間,幾個月時間,但是在它們那幾個仲介公司裡面,都不會讓你等兩三個月,他說兩三個月對於換腎臟器官的患者是個負擔,太漫長了,你隨來隨作,隨時來隨時作,基本上那個時間已經限制到兩到三個星期讓你康復出院。

記者:這個消息你是從醫院得來的呢?還是大家都知道呢?

金鐘:這個消息在網上很多,在瀋陽換腎的仲介公司也有很多很多,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這是誰都可以看得到的消息。在瀋陽、東北、大連,在很多地方,現在在中共很多地方這問題是很猖獗的,並不是我們現在光光看到的一個蘇家屯。

記者:那你現在出來了,你認為你最擔憂的是什麼呢?因為你現在不願意曝露身分對吧,你最擔心自己的是什麼呢?

金鐘:我最擔心的呢就是我帶了這個信息,不能夠得到國際社會的回應、媒體的承認,那我所付出所有的勞動,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

記者:您現在自己感覺到了生命安全受到威脅了嗎?

金鐘:我感覺到這一點,我的朋友在拼命的在努力的保護著我。

記者:那有什麼跡象嘛?

金鐘:曾經感覺到就是被相當嚴密的被監視跟蹤,我的手機經常會有一些恐嚇電話打進來。

記者:他們說什麼呢?

金鐘:說英文,說要殺你。

記者:那說英文的人那個口音像是中共人說英文還是當地人?

金鐘:這個就很難判斷。

……

以上是化名金鐘的記者,對法國國際廣播電臺《人與社會》節目談他對瀋陽蘇家屯中西醫血栓醫院的調查情況。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臺《人與社會》節目錄音整理,有刪減)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