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历史巧合──奥斯维辛「第一证人」的警示 (多图)
 
大纪元记者文华
 
2006-4-7
 
【人民报消息】3月27日,在中共沉默三周后首次否认苏家屯集中营的前一天,被称为奥斯维辛集中营“第一证人”的鲁道夫-弗尔巴(Rudolph Vrba)在加拿大去世,享年82岁。有评论称,他此时的去世是上苍在警示人类关注中国的苏家屯,让“奥斯维辛草案”悲剧不再重演。

* 18岁进了集中营

据报道,鲁道夫.弗尔巴于1924年出生在斯洛伐克西部的一个小镇。1941年10月,德国法西斯在波兰南部奥斯维辛市修建了奥斯维辛-比克瑙集中营(Auschwitz-Birkenau),1942年3月年仅18岁的弗尔巴也不幸被抓进了这里,随时都可能被送入毒气室。

1944年4 月,弗尔巴与难友维兹勒躲在一堆用来搭建棚屋的厚木板下面,他们悄悄在身上洒了些烟草叶子和汽油,以迷惑可能追踪而至的纳粹大狼犬。当木板被运出集中营大门的时候,纳粹看守曾经用手拖动木板进行检查,当时弗尔巴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看守最终未进一步搜查便予以放行。在躲过三天三夜的大搜捕后,他们成功的逃了出来。

作为当年逃离奥斯维辛仅有的5名犹太人之一,弗尔巴和维兹勒于1944年6月首次向盟军领导人披露了奥斯维辛集中营中的真相,让毒气室和焚尸炉等骇人听闻的纳粹杀人机器第一次为外界所知晓。

* 太残酷血腥 证词遭怀疑


2005年1月25日在纪念二战胜利60周年的
活动中,2000名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同
44个国家元首一起,回到波兰的奥斯维辛纪
念馆,为纪念碑扫雪点蜡。(Getty Images)
在集中营,弗尔巴由于年青而被选出来从事苦役,他当时的主要工作就是从刚到的火车上搬运下尸体,收集行李,并分类整理给贪婪的纳粹刽子手。于是他有机会在集中营四处走动,见证了那里发生的悲剧。

据悉,弗尔巴有着照相机般的惊人记忆,到1944年4月,他计算出有170万犹太人死在这些集中营了。从党卫军士兵口中,他得知将有数百万的匈牙利犹太人被运送到这里处死,于是冒着被抓后惨遭各种酷刑折磨的危险,他们逃出来通风报信。

“弗尔巴-维兹勒报告”(Vrba-Wetzler Report)是全世界揭露纳粹集中营罪行的第一份资料。外界评论他的功绩不仅在于他做了什么,而且在于他为什么这么做。史学家称,弗尔巴逃出集中营的动机不只是为了自己活命,他冒着自杀似的赌注逃出来,是为了告诉匈牙利的犹太人,等待他们的是纳粹党卫军的毒气室。

虽然他们的报警通告被后世称为“奥斯维辛草案”,但在当时却因人们怀疑其真实性,而在大规模匈牙利犹太人被流放之后才引起人们的重视。不久后,也就是1944年5月15日和7月7 日之间,又有43万7千匈牙利犹太人被送入了集中营,这些犹太人并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他们顺从的接受纳粹的安排而毫不反抗,躲藏或逃走,于是弗尔巴推测他们的警报被扣押了,被禁止传播了。

当时他们关于奥斯维辛集中营的警报被送到了斯洛伐克,匈牙利和瑞士的领导阶层,然后由于某些人的不相信而扣押了该消息的广泛传播,致使广大的匈牙利犹太人并不知晓此事。比如就连当时身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犹太人菲历克斯.富兰佛特都不相信此事。


奥斯维辛-比克瑙集中营(Auschwitz-Birkenau)
屠杀了一百多万犹太人。图为博物馆中死者的鞋,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Getty Images)
后世历史学家评论说,假如当初人们相信了他们的报告,犹太人的命运就会大不相同,就不会再有那么几百万人惨遭屠杀了。但悲剧发生了,再悔恨又有何用呢?尽管如此,历史还是感激他俩,因为至少有十万人相信了他们的报告,及时逃走而保全了性命。

* 人想像不到魔鬼的邪恶

1945年1月27日,苏联军队解放了奥斯维辛集中营。二战结束后,弗尔巴多次作为关键证人前往德国,出席国际法庭对纳粹党卫军头目的审判。上世纪50年代,弗尔巴获得了化学博士学位,他先后曾在捷克,以色列,英国和加拿大从事药物研究工作。

在其个人回忆录《我无法原谅》中,弗尔巴详细描述了自己逃离集中营的经历。1985年,犹太裔法国导演克劳德.朗兹曼凭藉犹太人集中营幸存者的口述,制作了长达9小时30分的纪录片《浩劫》,而弗尔巴的口述在其中占了相当大的比例。2001年弗尔巴获世界人权奖。


奥斯维辛-比克瑙集中营(Auschwitz-Birkenau)
屠杀了一百多万犹太人。(Getty Images)
有学者评论说,当时人们不愿正视这件事,主要原因有几方面原因。一是希特勒用谎言欺骗了全世界。尽管有所耳闻,当1945年盟军士兵进入纳粹集中营,看见堆积如山的尸体,看见形如骷髅的幸存者时,他们还是震惊得目瞪口呆,后来许多人不得不接受心理治疗。

二是人们的自私心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不是犹太人,所以对他人遭受的苦难就漠不关心。三是人们是在用人类的正常思维去推测魔鬼的行动准则。历史证明,法西斯恶魔想征服的是整个世界,只是它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 重复的历史在昭示着什么
关于苏家屯集中营的真实性,美国天主教大学聂森教授曾把质疑的人分为几类:一是因为善良不希望悲剧真的发生了;二是他麻木的楞在那,满脑子的问号,但他并没有真的去想弄明白;三是接受共产党灌输的变异观念比较多的人,他是那种驼鸟似的主观否定。

中国问题专家贺宾评论说,人们把苏家屯事件称之为“惊天黑幕”,主要是因为人们不了解中共的本质,不了解近七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群体灭绝的全过程。

已故教皇保罗二世曾多次警示世人:人类在20世纪面临着两个魔鬼的挑战:一是法西斯纳粹,二是共产主义。据《共产主义罪行白皮书》披露,人类在共产体制下的非正常死亡人数比两次世界大战的总死亡人数还多一倍多。


清明飞雪,千古奇冤,人神共愤。4月5日纽约法轮功
学员市府门前集会,抗议中共设集中营虐杀中国同胞。
其实,对集中营的否认历来也没停止过。据国际媒体报道,从1970年开始,新纳粹主义者Ernst Zundel就一直出书赞美希特勒并否认纳粹大屠杀,直到今年2月9日,他才在曼海姆法庭接受审讯,罪名为“煽动种族仇恨和诽谤死者”。因为二战后,在德国、意大利、法国和奥地利等欧洲国家,宣扬纳粹主义和否认纳粹大屠杀都被认定为犯罪行为。在1985年对Ernst Zundel的审理中,弗尔巴曾亲自出庭作证。

有学者指出,历史是惊人的相似。从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到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从当年纳粹100%的经济增长率到今日中共经济的高速发展;从西方国家的妥协政策导致的二战烟火殃及全球,到今日西方为金钱利益把道义放在一边;从当年集中营第一个证人遭怀疑和延误,到今日对苏家屯的质疑观望,历史在重复的提醒着人们:60年前发出的“Never Again永不重蹈覆辙”的誓言犹在耳边,而新的罪恶又在我们身边悄然进行着。

曝光罪恶,遏止虐杀,这是历史给予人类的启示。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