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特別報導:不能在等待中讓罪惡加劇
 
2006-4-5
 
【人民報消息】大規模的群體虐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發生過。德國納粹在迫害猶太人時,把猶太人的老老少少作為人體工廠。在當時,西方社會,包括美國都沒有重視起來,罪惡拖了2、3年,說是在等證據。可就在等證據的這段時間,又多了250萬猶太人被殺害。

關於蘇家屯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從目前證人提供的情況、國際追查調查報告以及中國大陸官方醫院等器官移植的廣告內容和讀者提供的線索中,顯示大規模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的事實存在,證據確鑿。後續的指證顯示蘇家屯不是僅有的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同樣的設施在中國8個省市存在。

證人透露這幾年一直逃避滅口

大紀元根據目前及時報導,意識到這樣慘烈的群體滅絕不僅僅是一個新聞,而是規模龐大的國家性犯罪。是歷史上最大規模、最慘烈的群體滅絕,是反人類的罪惡。這已經超出媒體的範疇,是全民指證,制止罪惡的問題。大紀元及時報導這件事的目的是拯救還沒有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人。

證人提供的不同的線索就像一個蘋果,從不同的角度都可以看到一個面,而不是全貌。證人反覆強調:目前揭露的事實只是冰山一角。有些讀者發現難以理解或者有些細節有待繼續調查,這都正常。

證人透露在這幾年中一直在逃避滅口。直到來到美國後,才一步步從恐懼中走出來。所以指證的過程也是擺脫恐懼的過程,回憶深受刺激傷害的過程。更多的事實內容會不斷出現。

報導中因為涉及到做案者極度隱密黑暗,可能有些細節方面會有偏差。而對這麼慘烈的殺人,我們希望不是抱著審視或者挑剔的態度,世界不能在等待證據全面曝光中讓罪惡加劇,即使這件事有1%的可能性,都值得全球慎重對待和全力以赴調查處理。

不能在等待證據中讓罪惡加劇

4月3日加拿大資深外交官、中國問題專家布萊恩-麥克亞當在演講中說,中共意料之中的否定了蘇家屯秘密集中營的存在。他說,如果在古狗引擎上搜索“中國否認”可以得到210萬條記錄。麥克亞當舉例說:掌權後,中共否認的事實包括餓死2000萬到4300萬百姓的大饑荒、多年否認的勞教制度、天安門大屠殺、 SARS、禽流感、死刑犯器官移植等。麥克亞當說,第一個否認大屠殺的是納粹。

麥克亞當說,遺忘過去會使歷史重演。“上周(3月27日), 82歲的魯道夫-弗爾巴(Rudolph Vrba)在溫哥華去世。1944年4月,弗爾巴引起公眾注意,他和阿爾弗雷德-海茨勒(Alfred Weltzler)是率先從波蘭的奧斯維辛集中營逃出的猶太人,並向聯軍講述了奧斯維辛發生著大屠殺。”

麥克亞當說,作為第一目擊證人,他們二人寫出了一份關於死亡集中營的令人震驚的、詳盡的報告,但是,許多人不相信,報告中的消息被壓制。結果導致1944年5月15日和7月7日之間,又有43萬7千猶太人被送入集中營。

直到開始大批轉移匈牙利猶太人,他們的警告才在“奧斯維辛草案”中為人所知。他們敲響的警鐘挽救了十萬人的生命,他們並因此獲得了廣泛聲譽。

麥克亞當斯認為,世界不能在等待證據中讓罪惡加劇,加拿大政府須立刻要求調查。

以下是大紀元針對一些公眾普遍提出的問題向證人進一步取證後的陳述:

用於摘取器官目的而被關押在蘇家屯集中營內的法輪功學員大量遭到虐殺。大紀元得到的消息,目前中國不只是蘇家屯地區有這類集中營。

一、根據證人說從2001年開始在蘇家屯陸續關押了大約5至6千名法輪功學員。首先關在後院簡易平房(給建築工程實施的民工用的那種),後來這個簡易平房拆除。由於當時人數太多,被轉移了。醫院部分員工分析醫院有地下室。但很少人可以進入。員工估計這些法輪功學員被轉移到地下室。

6千的人數出自於醫院裏做後勤的工作人員根據醫院供給采買量做的估計。這位工作人員發現采買量遠遠超出現有的公開病人和人數。而且這5、6千人是進進出出的流動數據,需要的時候可能轉移到別的地方去了。證人提出關押法輪功學員不需多大的空間,因為每位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沒有個人空間。人擠人,可能出去上個廁所回來就沒地方了。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是編號的,叫號的。

這位工作人員估算的人數是根據一般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不是1天3餐的正常消耗量,而是一天2餐或者1餐。情況很惡劣。

二、蘇家屯地區有地下防禦設施,中共媒體曾經公開披露這些設施。蘇家屯附近的醫院也做器官移植。以下醫院都做過對法輪功學員或活體器官摘除:

瀋陽市第六人民醫院(又稱瀋陽市傳染病院)
遼寧中醫學院附屬醫院
······

三、目前在中國不合級別的醫院內進行器官移植很普遍。大紀元近日報導了一個廣東衛視2004年的節目。一位從香港去廣州做器官移植的病人被告知去一間鄉鎮二級醫院燕嶺醫院做腎臟移植手術。中山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醫生告訴病人去燕嶺醫院做手術,因為腎源在那裏。而醫生會從中山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派出。病人做完移植手術後很快死亡。病人家屬發現燕嶺醫院不合格做腎臟移植手術,而且做手術的醫生是外科整形醫生,沒有泌尿外科經驗。

目前在中國,器官移植手術在各醫院很普遍,包括鄉鎮醫院。瀋陽不少醫院表示有活體腎源。其中幾家醫院證實器官來源是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詳情請參閱大紀元新聞網報導:
追查國際:瀋陽存在龐大活人器官庫
關於蘇家屯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2)
http://www.epochtimes.com/gb/6/3/31/n1273024.htm

在瀋陽沈河區惠工街的中國國際移植網絡中心(China International Transplantation Network Assistance Center)在英文網頁上公布:找到一個合適的器官做移植只需要一個星期。最多只需要一個月。在美國腎移植需要等待合適器官的平均時間是2年。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在其網頁上顯示移植案例從2001年起大幅度增加。一些醫學專家認爲,由於類似腎臟等人體器官儲藏困難,通常在24小時到48小時之間,以上事實顯示,若要在這樣短的時間完成病人和器官的配型,在瀋陽地區至少有一個相當龐大基數的活人器官庫。

三、證人說其前夫在參與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後,有的時候一天做大約3個手術。血栓醫院附件還有其它醫院參與做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手術,證人估計三年裏虐殺了4千多人。另外,因爲法輪功學員的生命被中共稱“打死算白死”,一些沒有資格做器官摘除的醫生,或不夠資歷的醫生,或從別的醫院來的醫生也會到血栓醫院來作摘除手術。證人說在醫院裏常看到不認識的外來醫生。

四、接受器官的客戶來自日本等東南亞國家。也有澳大利亞和美國的。有些病人直接到瀋陽做手術。摘除的器官除腎臟外,包括皮膚、骨髓、眼角膜。皮膚、眼角膜等可以長期保存。

從最近日本和馬來西亞衛生部的官員向中國政府表示關注他們的公民到中國做器官移植後很快死亡的案例。醫生認為很可能有些移植的器官並沒有嚴格按照國際標準操作。移植的器官中可能有過期的器官。

農村的法輪功學員是主要目標

五、證人指證蘇家屯醫院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是從大北監獄和中國其它勞教所轉來的。他們專門挑選農村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在社會上沒有背景,而且老實容易被騙。這裏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來自全國各地。證人說送進醫院被關押等待做器官摘除手術的法輪功學員就沒有活著出來。2004年證人離開醫院時已經有4千多人被殺。估計當時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減至2千。

根據後續指證,蘇家屯不是只有血栓醫院一家做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手術,瀋陽還有其他醫院做這類非法手術,被摘除器官者也有來自血栓醫院。同樣的設施在中國8個省市存在(追查國際報告)。瀋陽老軍醫指證僅在吉林九臺地區的中國第五大法輪功集中關押地就有超過1.4萬人被集中關押。

2001年7月之後北京附近有70萬法輪功學員上訪

六、根據明慧網報導,1999年7·20那一天在瀋陽市政府門口請願的法輪功學員就是1萬人。同時,1999年7·20到2001年的7.20這段時間內,約有7百萬法輪功學員赴京上訪。2001年7月前後隨後的幾個月裏,匯集北京城區的上訪學員人數,最多時超過30萬,而當時北京城近郊區長期以來都維持大約70萬為法輪功上訪請願的人。

根據1998年上海電視臺報導,當時全中國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迫害開始後大量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為避免親人朋友公司被中共“株連”,法輪功學員通常都不報名字。

證人說關押在蘇家屯的法輪功學員都是編號的,沒有名字。

七、R先生經過大量調查,通過與主刀醫生和醫院工作人員的談話中得知,被活體摘除器官的都是法輪功學員。主刀醫生的太太說,每位主刀醫生都知道受害者是法輪功學員。當醫生表示這些人是活的,這不是殺人嗎?衛生局領導說,法輪功學員,打死算白死。這是幫國家清理。這些人沒有人認領。

為什麼現在才有消息出來?

八、這是一場國家性的犯罪。證人表示,參與的人涉及部門組織,如衛生系統、監獄、武警、勞教所和器官經紀人。醫生也是特別挑選的,多數是烈士孤兒或者是與集團關係密切的人。進去做過的醫生如果不願再做都面臨滅口的危險。

血栓醫院的工作人員、主刀醫生的太太表示,她的丈夫(主刀醫生)決定不做時,遭到多次電話恐嚇,並曾經被暗殺。有曾經參與的醫生不願再做後就“永遠消失了”。參與的人因爲擔心被滅口或者被揭發,多次改名或者持有多囯護照隨時準備離開中國。有的主刀醫生離開中國時做了整形手術。

在中國,別說報導出這樣的消息,知情者甚至會被滅口。R先生(證人之一)帶著這個消息去見過日本幾大媒體很多次,對方表示相信,但是考慮到這幾年日中兩國的關係,這個報導我們沒法做。

以下曾經在中央電視臺播出的焦點新聞,披露出中國大陸器官移植的黑幕和混亂的現狀:

錄像:廣東衛視證實大陸醫院違規換腎

換腎手術泛濫 港人中山醫換腎魂歸燕嶺醫院

附: http://www.dajiyuan.com/gb/6/3/22/n1262175.htm

全民舉證,終結罪惡

60年前若有敢於支持正義的人走出來為猶太人說話的話,可能就少死許多人,至少減少被迫害的範圍。對於那些本將被害死的人,這樣的努力非常有意義。相反,如果我們今天姑息、麻木,繼續等證據,那就必將造成和60年前同樣悲劇的翻版。

全民舉證,終結罪惡。這是我們每個人當前的使命和責任。

我們還有一顆尚且跳動的人心,還有一絲不願隨中共獸變的人意。就憑著我們是人類的一族,還有著或多或少的人義,我們就站出來、寫出來、講出來,舉證中共邪惡,舉證這場鎮壓善良的滔天罪惡,拼出中共的罪行總圖。

驚醒那些尚在糊塗麻木中的精神虛弱利益短視的人群,為人類贖回業已被中共邪魔奪走並遭肆意踐踏的尊嚴。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