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特别报导:不能在等待中让罪恶加剧
 
2006-4-5
 
【人民报消息】大规模的群体虐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发生过。德国纳粹在迫害犹太人时,把犹太人的老老少少作为人体工厂。在当时,西方社会,包括美国都没有重视起来,罪恶拖了2、3年,说是在等证据。可就在等证据的这段时间,又多了250万犹太人被杀害。

关于苏家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从目前证人提供的情况、国际追查调查报告以及中国大陆官方医院等器官移植的广告内容和读者提供的线索中,显示大规模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存在,证据确凿。后续的指证显示苏家屯不是仅有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同样的设施在中国8个省市存在。

证人透露这几年一直逃避灭口

大纪元根据目前及时报导,意识到这样惨烈的群体灭绝不仅仅是一个新闻,而是规模庞大的国家性犯罪。是历史上最大规模、最惨烈的群体灭绝,是反人类的罪恶。这已经超出媒体的范畴,是全民指证,制止罪恶的问题。大纪元及时报导这件事的目的是拯救还没有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

证人提供的不同的线索就像一个苹果,从不同的角度都可以看到一个面,而不是全貌。证人反复强调:目前揭露的事实只是冰山一角。有些读者发现难以理解或者有些细节有待继续调查,这都正常。

证人透露在这几年中一直在逃避灭口。直到来到美国后,才一步步从恐惧中走出来。所以指证的过程也是摆脱恐惧的过程,回忆深受刺激伤害的过程。更多的事实内容会不断出现。

报导中因为涉及到做案者极度隐秘黑暗,可能有些细节方面会有偏差。而对这么惨烈的杀人,我们希望不是抱着审视或者挑剔的态度,世界不能在等待证据全面曝光中让罪恶加剧,即使这件事有1%的可能性,都值得全球慎重对待和全力以赴调查处理。

不能在等待证据中让罪恶加剧

4月3日加拿大资深外交官、中国问题专家布莱恩-麦克亚当在演讲中说,中共意料之中的否定了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的存在。他说,如果在古狗引擎上搜索“中国否认”可以得到210万条记录。麦克亚当举例说:掌权后,中共否认的事实包括饿死2000万到4300万百姓的大饥荒、多年否认的劳教制度、天安门大屠杀、 SARS、禽流感、死刑犯器官移植等。麦克亚当说,第一个否认大屠杀的是纳粹。

麦克亚当说,遗忘过去会使历史重演。“上周(3月27日), 82岁的鲁道夫-弗尔巴(Rudolph Vrba)在温哥华去世。1944年4月,弗尔巴引起公众注意,他和阿尔弗雷德-海茨勒(Alfred Weltzler)是率先从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逃出的犹太人,并向联军讲述了奥斯维辛发生着大屠杀。”

麦克亚当说,作为第一目击证人,他们二人写出了一份关于死亡集中营的令人震惊的、详尽的报告,但是,许多人不相信,报告中的消息被压制。结果导致1944年5月15日和7月7日之间,又有43万7千犹太人被送入集中营。

直到开始大批转移匈牙利犹太人,他们的警告才在“奥斯维辛草案”中为人所知。他们敲响的警钟挽救了十万人的生命,他们并因此获得了广泛声誉。

麦克亚当斯认为,世界不能在等待证据中让罪恶加剧,加拿大政府须立刻要求调查。

以下是大纪元针对一些公众普遍提出的问题向证人进一步取证后的陈述:

用于摘取器官目的而被关押在苏家屯集中营内的法轮功学员大量遭到虐杀。大纪元得到的消息,目前中国不只是苏家屯地区有这类集中营。

一、根据证人说从2001年开始在苏家屯陆续关押了大约5至6千名法轮功学员。首先关在后院简易平房(给建筑工程实施的民工用的那种),后来这个简易平房拆除。由于当时人数太多,被转移了。医院部分员工分析医院有地下室。但很少人可以进入。员工估计这些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到地下室。

6千的人数出自于医院里做后勤的工作人员根据医院供给采买量做的估计。这位工作人员发现采买量远远超出现有的公开病人和人数。而且这5、6千人是进进出出的流动数据,需要的时候可能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证人提出关押法轮功学员不需多大的空间,因为每位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没有个人空间。人挤人,可能出去上个厕所回来就没地方了。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编号的,叫号的。

这位工作人员估算的人数是根据一般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不是1天3餐的正常消耗量,而是一天2餐或者1餐。情况很恶劣。

二、苏家屯地区有地下防御设施,中共媒体曾经公开披露这些设施。苏家屯附近的医院也做器官移植。以下医院都做过对法轮功学员或活体器官摘除:

沈阳市第六人民医院(又称沈阳市传染病院)
辽宁中医学院附属医院
······

三、目前在中国不合级别的医院内进行器官移植很普遍。大纪元近日报道了一个广东卫视2004年的节目。一位从香港去广州做器官移植的病人被告知去一间乡镇二级医院燕岭医院做肾脏移植手术。中山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告诉病人去燕岭医院做手术,因为肾源在那里。而医生会从中山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派出。病人做完移植手术后很快死亡。病人家属发现燕岭医院不合格做肾脏移植手术,而且做手术的医生是外科整形医生,没有泌尿外科经验。

目前在中国,器官移植手术在各医院很普遍,包括乡镇医院。沈阳不少医院表示有活体肾源。其中几家医院证实器官来源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详情请参阅大纪元新闻网报道:
追查国际:沈阳存在庞大活人器官库
关于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2)
http://www.epochtimes.com/gb/6/3/31/n1273024.htm

在沈阳沈河区惠工街的中国国际移植网络中心(China International Transplantation Network Assistance Center)在英文网页上公布: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做移植只需要一个星期。最多只需要一个月。在美国肾移植需要等待合适器官的平均时间是2年。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其网页上显示移植案例从2001年起大幅度增加。一些医学专家认爲,由于类似肾脏等人体器官储藏困难,通常在24小时到48小时之间,以上事实显示,若要在这样短的时间完成病人和器官的配型,在沈阳地区至少有一个相当庞大基数的活人器官库。

三、证人说其前夫在参与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后,有的时候一天做大约3个手术。血栓医院附件还有其它医院参与做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手术,证人估计三年里虐杀了4千多人。另外,因爲法轮功学员的生命被中共称“打死算白死”,一些没有资格做器官摘除的医生,或不够资历的医生,或从别的医院来的医生也会到血栓医院来作摘除手术。证人说在医院里常看到不认识的外来医生。

四、接受器官的客户来自日本等东南亚国家。也有澳大利亚和美国的。有些病人直接到沈阳做手术。摘除的器官除肾脏外,包括皮肤、骨髓、眼角膜。皮肤、眼角膜等可以长期保存。

从最近日本和马来西亚卫生部的官员向中国政府表示关注他们的公民到中国做器官移植后很快死亡的案例。医生认为很可能有些移植的器官并没有严格按照国际标准操作。移植的器官中可能有过期的器官。

农村的法轮功学员是主要目标

五、证人指证苏家屯医院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从大北监狱和中国其它劳教所转来的。他们专门挑选农村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在社会上没有背景,而且老实容易被骗。这里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来自全国各地。证人说送进医院被关押等待做器官摘除手术的法轮功学员就没有活着出来。2004年证人离开医院时已经有4千多人被杀。估计当时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减至2千。

根据后续指证,苏家屯不是只有血栓医院一家做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手术,沈阳还有其他医院做这类非法手术,被摘除器官者也有来自血栓医院。同样的设施在中国8个省市存在(追查国际报告)。沈阳老军医指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

2001年7月之后北京附近有70万法轮功学员上访

六、根据明慧网报道,1999年7·20那一天在沈阳市政府门口请愿的法轮功学员就是1万人。同时,1999年7·20到2001年的7.20这段时间内,约有7百万法轮功学员赴京上访。2001年7月前后随后的几个月里,汇集北京城区的上访学员人数,最多时超过30万,而当时北京城近郊区长期以来都维持大约70万为法轮功上访请愿的人。

根据1998年上海电视台报道,当时全中国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迫害开始后大量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为避免亲人朋友公司被中共“株连”,法轮功学员通常都不报名字。

证人说关押在苏家屯的法轮功学员都是编号的,没有名字。

七、R先生经过大量调查,通过与主刀医生和医院工作人员的谈话中得知,被活体摘除器官的都是法轮功学员。主刀医生的太太说,每位主刀医生都知道受害者是法轮功学员。当医生表示这些人是活的,这不是杀人吗?卫生局领导说,法轮功学员,打死算白死。这是帮国家清理。这些人没有人认领。

为什么现在才有消息出来?

八、这是一场国家性的犯罪。证人表示,参与的人涉及部门组织,如卫生系统、监狱、武警、劳教所和器官经纪人。医生也是特别挑选的,多数是烈士孤儿或者是与集团关系密切的人。进去做过的医生如果不愿再做都面临灭口的危险。

血栓医院的工作人员、主刀医生的太太表示,她的丈夫(主刀医生)决定不做时,遭到多次电话恐吓,并曾经被暗杀。有曾经参与的医生不愿再做后就“永远消失了”。参与的人因爲担心被灭口或者被揭发,多次改名或者持有多囯护照随时准备离开中国。有的主刀医生离开中国时做了整形手术。

在中国,别说报道出这样的消息,知情者甚至会被灭口。R先生(证人之一)带着这个消息去见过日本几大媒体很多次,对方表示相信,但是考虑到这几年日中两国的关系,这个报道我们没法做。

以下曾经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焦点新闻,披露出中国大陆器官移植的黑幕和混乱的现状:

录像:广东卫视证实大陆医院违规换肾

换肾手术泛滥 港人中山医换肾魂归燕岭医院

附: http://www.dajiyuan.com/gb/6/3/22/n1262175.htm

全民举证,终结罪恶

60年前若有敢于支持正义的人走出来为犹太人说话的话,可能就少死许多人,至少减少被迫害的范围。对于那些本将被害死的人,这样的努力非常有意义。相反,如果我们今天姑息、麻木,继续等证据,那就必将造成和60年前同样悲剧的翻版。

全民举证,终结罪恶。这是我们每个人当前的使命和责任。

我们还有一颗尚且跳动的人心,还有一丝不愿随中共兽变的人意。就凭着我们是人类的一族,还有着或多或少的人义,我们就站出来、写出来、讲出来,举证中共邪恶,举证这场镇压善良的滔天罪恶,拼出中共的罪行总图。

惊醒那些尚在糊涂麻木中的精神虚弱利益短视的人群,为人类赎回业已被中共邪魔夺走并遭肆意践踏的尊严。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