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 (27)──有信仰的人越戰越勇
 
大紀元記者趙子法
 
2006-4-17
 
【人民報消息】17日,抵達重慶後,在高智晟和馬文都白天休息的招待所內外,依然有80多名的特務和許多警車。當晚,準備順長江旅遊的高智晟二人在80多名特務的「目送」下走入重慶港,一直上到遊輪上,二人沒有發現有特務跟蹤的跡象。

高智晟和馬文都的四天長江之旅,在遊輪的長鳴聲中,在重慶美麗的夜景中緩緩開始。

八點鐘,遊輪在長笛聲中開動。「重慶真美啊!」高智晟說:「包括我經常在北京上空感慨說這樣美的城市,如果不是在野蠻的暴政控制下,又將多美啊!」

「我們現在看到的重慶是非常美的。但是散落在這些美麗中間,常常有卑鄙和齷齪的行為。比方說今天對我和老馬的跟蹤,有多少人知道在這個美麗的城市中間,有這樣骯髒的不齒於人類的群體做著這樣骯髒的事呢。」

當天晚上,高智晟和馬文都二人在遊輪上吃了晚飯,馬文都感嘆萬千:「唯一的沒有人盯著的一頓飯!一個多月了,第一次順順當當吃個飯。以前的每一次都咽不下去。20多年的被特務跟蹤,從來沒有像這樣的跟蹤。」

高智晟說:「特務他站著離你不到一米,站著看你吃飯,這幾天老馬根本就吃不下去飯。我沒有問題,我能吃下去。可是,我不能對老馬沒有一點憐憫之心啊,這幾天就算我們個人休息幾天吧。」

馬文都慨嘆:「任何人,就是再有意志的人,這樣的跟蹤,三個月就能徹底摧毀你。」

「哥哥啊,這樣的經歷我已經五個月了。」高智晟哈哈大笑:「我現在越戰越勇。他不跟我的時候,我反而覺得有些寂寞。因為我已經完全把它視做為生活的一個狀態,我一有機會就和他們(特務)談笑,雖然他們不說話,逗的他們哄堂大笑。在接電話的時候,特務過來貼著我,我就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說,你看咱們兩個像不像姑表親?結果他們都轟然大笑,我說即使姑表親,也只能異性之間才能這麼親。他們和我『眉來眼去』。」

高智晟接著說:「這樣的跟蹤啊,常人是受不了的。我並非說我不是常人,但你要是沒有信仰的人,或者說你要是很在乎這種跟蹤的話,那真要命!你想我們昨天吃飯,他都不到一米啊,尤其是你上廁所,他都勾著看你。」

高智晟在甲板上散步,回顧身後,除了馬文都的影子,沒有看到特務。但高智晟依然很冷靜,他說:「在岸上的時候,中共需要上百人來圍堵我,一到船上他們就不管了?不可能,因為他們是公安部的統一行動。」

在甲板上,馬文都高興的唱著京劇。高智晟嘆息說:「哎呀,馬文都先生跟我不到一個月,被打了四次。很受尊敬的一個人,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被打了四次!這些都是禽獸行徑!別說我們語言激進,難道說比暴力更激進嗎?

我們毫不避諱我們要做的目地,我們就是要拋棄野蠻暴政。無論它說得如何好,我們就看它做的怎麼樣。如果它是野蠻暴政,我們就是要拋棄它。你別說我們又是什麼『顛覆國家政權』,如果你的政權是反人類、反文明的,要這樣的政權做什麼呢?

老馬這幾天也感慨說,一個政權,動用了如此龐大的資源對付一個個體,這是歷史上極其少見的。也恰恰證明了我們選擇的路是正確的。它有漫無邊際的暴力資源,我們有源源不斷的非暴力信仰力量,所以它幾十個、上百人圍著我,但是它對我無可奈何。

至於說我到各地它不讓其他任何人見我,這也是斗爭的一部分,這也恰恰的驗證了我們的方向是它最懼怕的。這樣的過程本身就是一個讓人們繼續了解真相,了解這個政權本質真相的一個過程。」

高智晟和馬文都將在四天后到達宜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