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 (28)──帶血的美鈔把西方拖向深淵
 
大紀元記者趙子法
 
2006-4-20
 
【人民報消息】“在蘇家屯事件上,美國是赤裸裸的放縱了自己的墮落。我更願意談到的是法輪功的事件上,在法輪功的事件上,哪個西方國家沒有墮落?所以中共不僅僅是把中國民族引向墮落的深淵,它正用大把大把帶血的美鈔,把象美國這樣的西方國家也拖入到更墮落的深淵。”——這是19日,仍在長江遊輪上的高智晟在評論美國國務院就蘇家屯事件的發言以及中共美元外交時的談話。

高智晟和馬文都從4月17日開始的長江之旅,依然有不低於20名特務的跟蹤。該遊輪在沿途一些港口停留八次,遊客可以下船旅遊。18日,下船旅遊過的馬文都因為忍耐不住貼身跟蹤特務們的體臭,從19日開始,他和高智晟一樣停留在輪船上。這艘遊輪將在 21日抵達宜昌。此後,按照計劃,高智晟一行將繼續乘坐輪船奔赴上海。

遊輪上的特務不低於20名

18日,該遊輪在四川省萬州港口停泊時,馬文都下船旅遊。高智晟說:“我不想下去,我想看看書。”他低低的笑了起來說:“哎呀,我們的左右房間,我們的兩邊,全部都是特務。老馬下去,跟了八個人,你說荒唐不荒唐?它留下對付我的也決不會低於這個數目。

記者:“開始你們沒有發現特務?

高智晟:“因為我們是坐旅遊公司的車上輪船,他們肯定是不坐這個車,他們是提前安排好的,因為他們絕對不會在船開了之後再上船。”

高智晟和馬文都是乘坐六個人一個房間的三等艙。記者:“你們的房間沒有發現特務嗎?”

高智晟幽默的回答:“我們的房間沒有,也就是沒有親近的時候了。”

“我就是覺得荒唐!我們只是在輪船上旅遊,他們都要派20個人,太荒唐!”高智晟稍微停頓後繼續說:“我們處處都能看到他們的心虛。剛才輪船停下來,我到碼頭去買一份《參考消息》,嘩——的跟過來一群。他們的下意識動作從來跟普通人不同,你一回頭,他們刷——的全部把手機放到耳朵上,百分之百的,從北京到全國各地都是這樣。你只一回頭,他們就刷——的把手機放到耳朵上,事實上,他們根本沒有打電話。”

記者:“動作都一樣,這是不是他們上課教的?”

高智晟:“不知道,反正動作百分之百都一樣。”

“我要動,十幾個、二十幾個都動,我不動,他們都不動。他們倒是希望我動,我要是動,他們也可以瀏覽一下兩岸的風光啊。老馬走得時候,他們跟了八個人,興高采烈。老馬回來跟我講的,還有個女特務,他們高興的眉飛色舞。”

馬文都手機話費天價:一分鐘22元

高智晟即往持有的手機13910000145在他從陜北回來後,發現該手機當月費用竟高達3000元。高智晟表示自己在老家的時間因為有老家的固定電話,這個手機極少開機,怎麼算也不會打到這個價錢。“我不會付這個費用。”高智晟斬釘截鐵的表示。

此外,高智晟持有幾個包括民眾悄悄塞給他的手機卡。但是有的手機卡僅僅在使用了幾次,還應該有許多存額時,卻怎麼也打不通了。

另據和高智晟律師相識的北京人士透露,“我一再提醒過高律師說,你不要再使用摩托羅拉的手機了,聽說這個手機最能被監控的,可是高律師他當時就是不相信。”

目前,高智晟和馬文都每人各一部手機可以接聽電話。18日,高智晟談到:“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昨天,老馬他的電話一分鐘扣費22元,就是平均一分鐘扣費22 元,有這麼高的費用嗎?凡是外國電話打進來的,一分鐘最低16塊錢左右,最低了!把老馬嚇的渾身發抖。他準備跳江,我幾次給攔截下。”

記者:“還有讀者讓我轉告您,小心特務把您扔到江裏呢。”

高智晟呵呵的笑了,“我水性還可以,他把我扔到江裏,我還能遊一陣。”

記者:“還有的讀者希望我們轉告您,買那種耳塞子睡覺等。”

“哈哈哈,就是!”高智晟表示感謝讀者的關心。他說:“這兩天,兩岸的風光看不盡,很難靜下心寫東西,今天試著寫,也寫不成,就不寫了,有些書看一看。”

渾身臭味的特務們貼身跟蹤 馬文都不再下船旅遊

19日晚間,船行至小三峽一帶。而馬文都不再下船旅遊。高智晟說:“因為他們是貼身跟蹤,幾乎貼到你身上,而特務身上的味道特別難聞,就好像多少天沒有洗澡的那種味道。所以老馬他不再下去旅遊了。”

高智晟的夫人和女兒依然被當局跟蹤騷擾

北京方面,當局對高智晟的夫人耿和以及他們13歲的女兒的跟蹤依舊,耿和透露說,在居民樓的房頭停著的大黑車上,即使晚上也有四五名特務守在裏面。

記者:在美國抱怨美中貿易逆差2000億美金和人民幣匯率太低後,胡錦濤這次訪美帶來了160億的訂單;在微軟的蓋茲家裏,他設宴招待胡錦濤和100多位企業界巨頭;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說他們在蘇家屯沒有看到被不正常使用的證據。高律師,您怎麼看這些問題?

高智晟:“美國人顯然不會認為蘇家屯就是如此簡單的真相澄清過程,顯然是眼前的利益蒙蔽了他們的眼睛和昧了他們的良心。這樣的問題今天無需去爭吵,總有一天真相會大白。因為蘇家屯事件它僅僅是一個符號,象蘇家屯這樣的事件在中國是存在的。活體器官移植、大規模的虐殺以及我的調查報告當中體現的隨意剝奪人的自由、隨意剝奪人的建康、隨意剝奪人的生命的行為,它同樣是反人類罪,同樣是針對人類文明的犯罪。所以,這樣的事情它不是有朝一日真相大白,是今天它已經真相大白。但是,美國人是回避這樣問題的,因為他們更多會把眼睛盯上訂單。

核心的說法就兩個字——利益,再精確的說就一個字——錢啊,所謂見利忘義!

未來人們在清算中共暴政的時候,當然也會在道德上清算象今天美國這樣的無恥。不要回避對他們的指責,不能讓他們在獲得大把大把帶著中國人血的美鈔的時候,占盡了道德上的便宜。

記者:您認為胡錦濤這次到美國訪問,中共抱有什麼目地?

高智晟:中共它自己非常清楚,它在全球、全人類的眼裏,都是反文明、反人類的勢力。你別看它在中國張牙舞爪,它在國際、尤其是主流社會裏面,它是弱勢群體。尤其中共它非法存在的乏力現狀,它自己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它每每的在象美國這樣的國家訪問一次,雖然不能解決它的合法性問題,但是至少還是讓它感覺到還是有人認可它的存在的,而且,它的存在是極其有價值的。比方說,在一個合法的美國政府那裏——文明的政府,至少是一個西方國家的政府,是承認它的存在的。

記者:法輪功真相調查團已經向中共大使館申請簽證了。

高智晟:它們不會批准的。它們不但不會批准,而且會邀請象美國這樣國家的媒體來調查的。因為它知道,只要有利,美國的媒體,他們一定也是會順著中共的意思來。它們絕不會批准法輪功或者敢說真話的媒體來調查、來報導的。它們甚至膽怯於象我這樣的個體去調查,它們現在24小時守著我是做什麼?不就是擔心我去調查嗎。

記者:您認為國際社會應該如何做?

高智晟:我幾乎不想在這樣的問題上去教國際社會怎麼做。為什麼我們要教國際社會該怎麼做呢?為什麼他們在和中國算計利益的時候是如此精明,在對道義的價值上,對人命的價值上,他們就會變得如此的一竅不通呢?

在蘇家屯事件上,美國是赤裸裸的放縱了自己的墮落。我更願意談到的是法輪功的事件上,在法輪功的事件上,哪個西方國家沒有墮落?

所以中共不僅僅是把中國民族引向墮落的深淵,它正用大把大把帶血的美鈔,把象美國這樣的西方國家也拖入到更墮落的深淵。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