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论共产党!胡喝令停 噢…不是没权(多图)
 
林立
 
2006-4-12
 

胡锦涛没有责任吗?(动向)

【人民报消息】对于改革,现在中共里有三种声音,不管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出于什么样的目地,都是在共产党一党专政下讨论问题,这和西方民主国家的多党论政根本不同。

人家那是你这个党执政不行就下台,另一党再上去干,干的好继续干,干的不好也得下台,再换别人来干。咱这儿不行,虽然几千年换了多少朝多少代了,但到共产党这儿,就绝对不许换。共产党口口声声要“历史唯物主义”,但到它自己这里就彻底的唯心了。

明知道自己快完蛋了,高官家属子女都移居海外了,但就要死顶。中共前国防部长迟浩田说的更明确:为了共产党能活,中国老百姓死一半人口也是值得的。据中国科学院、国家发改委最新一项调研报告披露,至2005年底,中国大陆人口,实际数为15亿2千万至15亿3千万。也就是说,用7亿6千万老百姓的命换取共产党的执政权。一想就知道顶着「为人民服务」、「以民为本」的中国共产党是不是应该立即结束生命。

独裁体制内的噪音

争鸣杂志4月刊报导,自2004年以来,中共有关国企、医疗、教育改革的讨论,已在一系列的会议上演变为一场场有关全局性、方向性改革的争论。卷入争议漩涡的有高官、老干部和经济界、学术界人士,到今年,争议扩大了范围,网络上出现了有关改革的大论战。

就改革方向问题的争论,党内、理论、学界分为三派,一派认为改革是失败的,改革导致工人下岗、上学贵、看病贵和住房贵,引起了民众的强烈不满,改革的若干政策、措施,脱离国情、违背社会主义制度。另一派认为改革方向是正确的,在改革过程中有过失,付出代价是必然的,是支流,随着改革的深化,问题会解决的。还有一派认为改革经济没有和政治改革以及执政党自身建设改革相结合,所以派生出政治上、经济上的危机。

前两派都没有碰「政治改革」「执政党自身建设改革」的敏感问题,而是就事论事,第三种说法虽然还是在中共独裁体制内发出噪音,但中共连一声咳嗽都经不住,怎么能受的了横炮呢?面对党内外有关改革的争议,惊恐的当局先后三次下令“休战”。

共产党改革成果


煤矿工人浑身写满赞美“三个
代表”的真言!(人民报资料)
共产党改革成果所有人都看的见的,越革老百姓越穷,党官们越肥。

据官方有水份的报导,这些年来,三千多万职工下岗、将近四亿农民丧失土地、金融机构坏帐十多年徘徊在百分之三十五以上;每年有二千多亿资产外流。贫富两极分化严重,社会矛盾日益尖锐。

这还是有水份的报导,不搀水的实际情况是怎样的?那些,中共用老百姓的钱雇用了网络警察封锁了老百姓!

据社科院、国务院研究室的一份资料表明:八二年至八六年,社会支持改革者,占百分之九十二以上;2004年,社会支持改革者,下跌到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二十五的危机程度。这次改革争议,是由香港郎咸平教授提出国企改革不当、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而引起的。据官方民调结果,郎咸平的意见获得百分之九十网民的支持,而反对郎咸平观点的网民只占百分之五。

这个民调结果让中共恐慌,因为经济改革失败是因为独裁专政引起的,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先解决中共下台问题。

高压“休战”


在中共手心里,争执不下,毫无用处。(争鸣)
去年11月中旬,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在国务院研究室召开的改革与发展研讨会上警告:「要防止把讨论社会化、政治化,以致影响整个部署」。经济问题不和政治体制挂钩,当然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今年1月初,吴仪在中办、国办召开的改革深化务虚会议上,传达了“伟光正”对改革争议的若干指示,其中有两条,一是改革是中央既定方针,经实践检验是正确的,党内不存在原则上的分歧和大的争议;二是要警惕人为搞宗派活动,在一些部门已有这样情况。

农历新年后,曾庆红出面在与社科院、中央党校、国务院研究中心及在经济、金融界、大学担任领导职务的理论工作者的茶聚会上严厉警告不许把经济改革问题和政治改革连到一起。曾庆红说:「就改革的方向、政策、措施等有不同看法,是正常的,不要提升到政治层面,不要提升到改革派和反改革派」,也就是说即使是在中共一党专政下谈政治层面的东西也是绝对不允许的。在中共看来谈「政治」就是谈摧垮中共,「政治」二字已经使中共谈虎色变。

中共窃喜──视线和主题被转移

最让中共窃喜的是,近期部份人士已从分歧、争议变质为帮派性斗争、名利争夺战,拉帮结私,串通传媒高层,利用报刊、会议、讲坛,甚至党员组织生活会对异见进行攻击,甚至把所掌握的对方在经济上、生活上的负面东西抖出来作炮弹,迫对方投降。他们到底干什么来的反倒忘了。

于是,中共罪人反倒成了调停人。曾庆红恐吓说:「这样争论下去要添乱,这是在斗气,斗个人名利得失。有的借题搞帮派,互揭对方老底,最后都会身败名裂。争议已经变了质,必须相互克制。」

噢,原来胡锦涛有权

最后,胡锦涛下令“休战”,态度非常明确。

三月五日,十届人大四次会议开幕当晚,胡锦涛会见各省市人大代表团正副团长(即各地党政一、二把手)时,讲道:对已有定论的路线、方针问题展开无休止的纷争是(对党)有害无益的。

胡还说:党内关于改革的争论已经过界、无限上纲上线,变成攻击、斗争,正在蔓延、升级。中央的立场是始终如一的。改革的方向不能动摇。

胡表明:中央不会就改革的方向和正确与否再表态。同时要求,省地方党政要正确掌握当前大方向、中心工作和任务,克服干扰。对个别的坚持挑起争论的,要调离领导岗位。

噢,原来胡锦涛有权!

胡锦涛在什么情况下有权

那么,有人困惑:胡锦涛什么时候有权,什么时候没权呢?

胡锦涛逐渐发现,当他哪怕谈一点点要树立法制的时候,他的权力就消失了,连讲话稿发到高官层都做不到;去年8月胡锦涛连发五令控军权,什么作用也不起,军队没人听他的。他的公开发言稿必须由别人写他来发声,胡简直就是个傀儡。

在权斗的实践过程中,胡锦涛慢慢体会到,自己可以不如此窝囊,完全可以掌握权力。什么时候有权呢,胡发现当他损害人民利益、民族利益、国家利益的时候,他才在中共里有权,可以一言九鼎。历史的看,这是违背胡的本意的。于是,胡锦涛就必须在良知道义与权力之间进行抉择:要末维持一言九鼎的权力,要末挺身而出,抛弃共产党另立新党,走一条看似艰难但光明的路。

近来有几件引起国际关注的大事在考验着胡锦涛。

一个是高智晟问题,自高智晟上书胡温三封信为法轮功鸣冤以来,已经有三个多月了,目前高智晟连租住栖身之处都遭到迫害。而且军队的介入不能不让人想到江泽民。

有内部人透露,高层也不是什么问题都不让讨论研究,对如何对付高智晟,就花了大力气。比如近期对他的跟踪和骚扰方式就是中国共产党决策层召集医学、心理学、生理学等各类专家,在对高律师的个性、健康状况等综合情况精心研究的基础上制定出的方案。专家们说,如果这套跟踪方案能够得到认真的执行,不出半年,就能让高律师得上一种致命的病,也可以让他的全家精神崩溃。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暴露的“成果”。(人民报)
第二个问题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罪行。一些大陆医院现在突然开始大批赶做器官移植手术,以销毁集中营人证为目地的大屠杀正在发生。记者打电话到各大医院移植中心了解情况,医生大都表示,到四月底以前会有大量供体,过了这个时间机会就少了。并有承认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器官。

医学、心理学、生理学等各类专家成了血腥独裁专政的帮凶;医生成了活体解剖无辜者的屠夫;以反对中共专制起家的名人在中共群体灭绝罪行被揭露时跳出来为其辩护,指称被屠杀群体给中共造谣,……胡锦涛一次次都没有发出声音。

去年,法轮功的横幅标语是「胡锦涛,神和人民留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胡锦涛还没有走向光明的迹象。时间决不等人!


(人民报首发)

相关文章:

她险遭开膛破肚的惊险过程(多图)
事态紧急!中共已开始大规模灭口行动 (图)
高智晟:再问胡锦涛 如此相逼为哪般?
高智晟:再问胡锦涛 如此相逼为哪般?

 
分享:
 
文章二维码: